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116章 嚣张的嫌疑犯(求首订~)(7更,欠3)
    警视厅,审讯室。

    包括柯南和小五郎在内,毛利一家都跟着林新一过来了。

    因为毛利小五郎摊上大事了:

    他跟踪的那个名为根岸正树的家伙,正好是这次案件的死者。

    毛利小五郎在周一、周二、周三,跟踪了根岸正树三天。

    而到了周四傍晚,根岸正树的尸体就被人在群马县赤鬼村的篝火堆里被发现。

    被发现时,他已经被烧成了一具面目全非的焦尸。

    但群马县的警察还是从现场附近遗留的死者个人物品和身份证件,很快锁定了死者的身份。

    “毛利老弟,你确定你周一到周三,都在监视根岸正树先生?”

    目暮警部这样语气凝重地问道。

    “没错,我那三天一直在跟踪根岸先生。”

    “关于这一点,我在跟踪时拍摄的照片可以证明。”

    毛利小五郎回答得非常认真。

    他也意识到,自己的证词意味着什么:

    尸体是周四发现的,而他直到周三还在跟踪根岸正树。

    他的证词成立,就意味着死者的死亡时间会被判定到周三晚上之后。

    “阿部丰先生,你周三到周五,真的都在九州岛旅行吗?”

    目暮警部转过头来,目光凝重地看向了一个穿着西服风衣,戴着金丝眼镜,正低头看着手表的中年人。

    他叫阿部丰,死者根岸正树的朋友,也是前几天豪爽地拿出50万,委托小五郎去跟踪死者的大老板。

    而最重要的是,经过调查,警方还发现这位阿部丰先生,还在死者生前,给死者买了赔偿金高达5亿日元的巨额保险。

    死者现在被人杀害,阿部丰很快就能拿到这5亿赔偿。

    本着获益最大嫌疑最大的原则,这位阿部丰先生,无疑成了众人眼中的最大容疑者。

    就连总是在嫌疑人里玩“排除法”的毛利小五郎和目暮警部,此刻也坚定地怀疑,阿部丰就是凶手。

    但问题就是...

    这位阿部丰先生,现在有铁一样的不在场证明: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我从周三早上就跟一起出发,坐飞机去九州岛旅行了。”

    “直到周五下午,我才从九州回到东京。”

    “这是我们公司的集体旅行,我作为公司社长,这三天里全程都有社员陪同,根本做不了假的。”

    阿部丰神色平静地说出了自己的不正常证明。

    然后,他又毫不退缩地迎上目暮警部的目光,讥诮着反问道:

    “毛利先生一直跟踪根岸到周三晚上,说明根岸直到周三晚上都还活着。”

    “而我周三早上就已经坐飞机去旅行了,周五才回来——”

    “想想就知道,人根本不可能是我杀的吧?”

    “你...”目暮警部被噎得说不出话。

    他只能硬着头皮质问道:

    “那你为什么要给根岸先生上5亿日元的巨额保险?这难道不可疑吗?”

    “不要乱猜。”

    “我跟根岸正树是多年的好友,这只是我跟他私下里的赌约。”

    “当时,我们一起喝酒,他跟我说...”

    “我们都42岁了,都老了,要不要赌赌看谁先死?”

    “我答应了这个赌约,然后就互相给对方上了保险。”

    阿部丰眯着眼睛,说话时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不信的话,你可以去查——”

    “根岸也给我上了5亿赔偿的保险,受益人就是他。”

    理由很奇怪,但却能自圆其说。

    目暮警部一时语塞,只得继续问道:

    “那你又为什么要委托侦探去跟踪根岸先生?”

    “很简单。”

    阿部丰的表情始终不露破绽:

    “因为前些天,根岸跟我说,他好像被什么坏人盯上了。”

    “我心里不放心,就委托侦探去偷偷跟踪保护他。”

    “没想到,唉...他竟然还是死了。”

    嘴上说着这种为亡友叹息的话,脸上却全是毫无诚意的假笑。

    这种假笑让人看得心里发冷,几乎所有人都能察觉到这个男人的阴险和毒辣。

    “那么,还有其他问题吗?”

    阿部丰抬起右手,再次看了看手上的机械表: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就先走了。”

    “虽然我只是小公司的社长,但也是很忙的呢。”

    审讯室里一阵沉默。

    所有人都觉得阿部丰是凶手,阿部丰自己似乎都不太想掩饰。

    但就是没人能拆穿他的不在场证明,能找到指向他的证据,能阻止他的离去。

    “再见了,各位。”

    “你们一定要帮忙抓到杀死根岸的凶手啊!”

    阿部丰拿起外套,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这样冷笑着对在场的调查人员们说道。

    “等等!”

    一直沉默旁听的林新一站了出来。

    他也不去理会那气焰嚣张的阿部丰,只是调头对目暮警部问道:

    “目暮警部,警视厅请市民‘协助调查’,最长可以多少时间。”

    “额...最长24小时。”

    “那就先关他24小时!”

    林新一这样斩钉截铁地说道:

    “24小时后,如果还是没有证据,再放人走。”

    “你?!”阿部丰的表情终于稍稍有了变化。

    他冷冷地瞪着林新一,语气有些怨毒:

    “‘无缘无故’就强行扣留市民配合调查,我事后会发起投诉的!”

    “呵呵。”

    林新一非常不屑地还了阿部丰一个冷笑:

    “投诉就投诉,反正我是临时工。”

    阿部丰:“......”

    “这责任我担了——”

    “都愣着干什么,把这混蛋给我扣住!”

    林新一大手一挥,不顾阿部丰那怨毒的目光,直接给警员们下了命令。

    警员们在微微发愣后一拥而上,而阿部丰却是很嚣张地打开了警员的手,语气不忿地说道:

    “不走就不走,我就在这留24小时又怎样?”

    “不过,既然是请市民'配合调查',总不能把人强制关到审讯室吧?”

    “我要去休息室,再给我准备晚餐、饮料,还有报纸和书籍。”

    就像是把警视厅当成了自己的家,阿部丰要求这要求哪,一点也不客气。

    包括目暮警部在内的警察们个个气得发抖:

    很明显,这混蛋是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走吧!”

    警员们忍气吞声地把阿部丰送到休息室看着,心里都憋着一股劲,想要挫一挫这个凶手的嚣张气焰。

    但他们的愤怒并不能改变现实。

    阿部丰走后,审讯室里的气氛依旧凝重无比。

    “林老弟,24小时,真的能找出什么有用的证据吗?”

    “除了死者的身份证件,群马县警在现场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证据。”

    “现在阿部丰又有那么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就算他杀人骗保的嫌疑很大,我们也不能指控他杀人啊!”

    目暮警部这样忧心忡忡地说道。

    “这...”林新一有些无奈:

    现场勘查是群马县的警察做的...谁知道群马县警的水平如何。

    万一群马县警的勘察能力也跟警视厅一样水,那句“现场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证据”,可就得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这样的话,要是实在找不到证据,他估计还得亲自带队去群马县进行现场复勘。

    侦破案件,还得先确定队友报告的可靠性...

    真是麻烦...

    林新一一阵头疼。

    而他的好学生毛利兰,则是迫不及待地提出了一个疑问:

    “死者真的是在周三晚上之后才死的吗?”

    “林新一先生教过我...应该有很多办法,可以直接从尸体上判断死亡时间的吧?”

    “如果能确认死者的真实死亡时间,其实是在周三早上、阿部丰离开东京之前,那阿部丰的不在场证明不就变得无效了吗?”

    “的确是这样...”

    目暮警部叹了口气,答道:

    “可群马县警的验尸官说,尸体烧焦得太厉害,他们没办法判断死亡时间。”

    “所以,现在我们只能依靠毛利老弟的证词,来推测死者的死亡时间了。”

    “这样啊...”毛利兰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

    的确,仔细想想,林新一教她的那些,利用尸斑、尸僵、尸温来判断死亡时间的常规办法...

    在一具烧焦的尸体上,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这样一来,大家就只能根据小五郎跟踪时拍下的照片,确认死者是在周三晚上之后才死的了。

    而阿部丰周三早上就离开东京,飞去九州岛了。

    “难道,他真的不是凶手?”

    目暮警部不禁产生了自我怀疑。

    “先别急着放弃怀疑。”

    林新一突然开口问道:

    “死者的尸体在哪,还在群马县?”

    “不,已经被移交到警视厅了。”

    “经过解剖了吗?”

    “没有,群马县警那里没有在编法医,所以才送到东京让我们接手。”

    “那好。”林新一蓦地站起身来,表情无比认真。

    “林新一先生...”

    毛利兰的眼里顿时闪过一丝期待:

    “难道,你能从烧焦的尸体上判断出死亡时间?”

    “不一定,看运气。”

    林新一非常坦然地回答道。

    从死后焚毁的尸体上判断真实死亡时间,一直是行业内的难题。

    他可不敢打包票,说自己一定能行。

    但既然还有那么一丝希望,他就得试上一试:

    “把验尸系从来没用过的设备都收拾好——”

    “准备解剖!”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