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193章 留在现场的凶手
    “利用跨越隔间顶部缝隙的‘体型限制’,来排除自身嫌疑么...”

    林新一仔细琢磨了一下,不由点头表示赞同:

    的确,被毛利兰这么一分析,凶手这明明可以把人勒死、却还要另行补刀的迷惑行为,似乎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毛利小姐,你分析得很对。”

    “这次你可帮到大忙了。”

    林新一发自内心地感叹道。

    毛利兰现在跟着他学会了科学勘察的技术,还有在名侦探身边耳濡目染锻炼出的想象力,渐渐地已经超越了菜鸟学生的角色,成为了他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

    就像这个案子,要不是有这位助手小姐帮忙分析,林新一恐怕还得费上一番功夫,才能理解凶手那花里胡哨的操作。

    “这都是林先生你发现的痕迹,我只是帮着胡乱猜测了一下而已。”

    毛利兰的态度仍旧是那么谦虚,但青涩的面庞上还是藏不住那种成就感带来的欣喜。

    作为热爱学习的好学生,她很受用来自老师的赞誉和肯定。

    而现在的毛利兰也已然熟悉了林新一办案的节奏,她很快收敛住心中小小的得意,不待老师发号施令,便主动说出了他的心思:

    “林先生,接下来我们只要保护好现场,等同事们赶到支援就行了吧?”

    “嗯。”林新一点了点头:

    现场能用肉眼看到的东西,他们都已经粗略地勘察过了。

    想做进一步的细致勘察,还得让鉴识课的同事把各式勘察设备带到现场才行。

    至于对死者社会关系的调查,那是搜查一课的活,用不着林新一和毛利兰费劲。

    “不过...”林新一想了一想,打开了刚刚验尸时从死者身上翻到的钱包。

    如他所料,钱包里并没有现金,可能是被想要伪造现场的凶手处理掉了。

    但钱包里还留着证件,上面写着死者的名字:

    “姬野弥生,23岁。”

    林新一拿上了证件,转头对毛利兰说道:

    “出去吧,我们去外面,见见咖啡厅里的那些客人。”

    “这...”毛利兰微微有些诧异:“林先生,你的意思是...”

    “凶手杀完人,可能还留在现场没走?”

    “说不定呢。”林新一的表情也有些古怪:

    杀完人还留在现场不走,显然是对自己的智谋自信过了头。

    但根据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的所见所闻,那些喜欢花里胡哨设计诡计的凶手,似乎都很喜欢留在现场装好人,等着跟警察当面对线。

    “这么说也对...”

    毛利兰讷讷地点了点头:

    她以前跟工藤碰到的犯人,好像都喜欢这么做。

    只不过是在林新一身边待得久了,才潜移默化地开始觉得这很奇怪。

    “总之,我们先去甄别一下。”

    “如果咖啡厅里的这些客人真有嫌疑人在,那就更好办了。”

    林新一这么说着,便转身向卫生间外走去。

    毛利兰也跟着脱下手套,准备跟着离开现场。

    而这时,她突然有些难受地捂住鼻子,肩膀不自然地剧烈耸动,好像是在酝酿一个威力不小的喷嚏。

    “啊——啊——”

    林新一眼疾手快,连忙把随身携带的纸巾递到助手小姐的面前。

    “啊嚏!”

    毛利兰匆忙接过纸巾,赶在火山爆发前及时捂住了口鼻。

    然后,她手忙脚乱地擦着鼻子,收拾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变回那个洁洁净净的美少女。

    再抬起头,看到将自己那狼狈模样尽收眼底的林新一,她不禁有些脸红地低声说道:“林先生...谢谢。”

    “不用谢。”林新一体贴地再递上一张纸巾:

    “下次你记得随身携带口罩,或者自己带着纸巾。”

    “不然要是在犯罪现场打喷嚏,又没有充足遮挡的话,可能会对勘察工作造成干扰。”

    毛利兰:“......”

    “明、明白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次主要是突然觉得鼻子很难受,以后我会注意的。”

    “嗯。”林新一点了点头:

    而说到这里,他也觉得鼻子里分泌物增多,好像有些痒痒的。

    “赶快出去吧。”

    “这卫生间里空气不好。”

    说着,林新一若有所思地嗅了嗅这卫生间里,那股血腥味、化学香精的浓郁橘子香味、还有一股轻微刺激性气味混杂在一起的难闻空气。

    他也不再在这里多待,而是带着毛利兰走出卫生间,来到咖啡厅。

    咖啡厅门口,妃英里正在帮着封锁现场。

    虽然她并没有什么警察证件可亮,但凭借着那股让人不敢直视的凌厉气质,妃英里还是很轻松地维持住了现场秩序,将案发时咖啡厅里的客人和员工一个不漏地截留在了现场。

    而林新一和毛利兰一走出卫生间,那些被留在这里的客人和员工就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警察先生,情况怎么样,我们大概什么时候能走?”

    “别着急,请再多配合我们一下。”

    林新一随口安抚了一下群众的情绪,便开门见山地对众人问道:

    “卫生间里的死者是一位女士,23岁,名为姬野弥生。”

    “请问在场的各位,你们有谁认识她吗?”

    “这...姬野弥生?”

    众人面面相觑,却是始终没人主动站出来。

    而林新一却是很不客气地补充道:

    “如果在场有人认识死者,我劝你还是主动站出来为好。”

    “毕竟,我们已经基本确认了...这个案子并非抢劫杀人,而是熟人作案!”

    话音刚落,听到林新一说“确认是熟人作案”...

    人群之中,某个魁梧的中年男人顿时心中一沉:

    该死...怎么这么快就被发现是熟人作案?

    自己伪造的现场,这么快就被看穿了吗?

    他的表情变得异常难看,只听林新一又继续说道:

    “所以,我们会把今天咖啡厅里在场的所有人的个人信息都记录下来。”

    “如果在之后的调查中,发现现在在场的某人其实和死者认识,并且在我问询的时候,没有主动站出来...”

    “那样的话,岂不是不打自招了吗?”

    空气一阵沉默。

    终于,沉默之中,那个高大魁梧的中年男人站了出来。

    “还真在现场?”

    林新一和毛利兰互相对视一眼,各自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喜。

    然后,林新一微微眯起眼睛,意味深长地问起那个壮汉:

    “你认识那位姬野弥生小姐?”

    那壮汉瑟瑟缩缩地点了点头,紧接着还没来得及说话,就露出一副和他那魁梧身材格格不入的病态,剧烈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

    一阵剧烈咳嗽之后,他才抬起头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

    “我叫殿山十三,职业是橄榄球队教练。”

    “而那个姬野弥生小姐...是,是我的情人。”

    殿山十三的眼神有些闪躲,但最终却还是犹犹豫豫地讲出了真相——

    不讲也没办法。

    警方都已经发现是熟人作案了,他们迟早会查到的。

    要是现在不说,等之后被查到了,那就像林新一说的那样,是不打自招了。

    “哦,情人?”

    林新一的语气变得更加微妙:

    男女之间不正常的情人关系,可是最容易闹出激烈矛盾,成为杀人诱因的。

    这下好了,嫌疑人有了,就连作案动机都找到了。

    “既然她是你的情人,那我第一次问的时候,你干嘛不站出来?”

    林新一这样步步紧逼地问道。

    “我...”殿山十三一直犹豫,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我不是害怕...这时候站出来,会被怀疑是杀人凶手么?”

    “而且我和姬野的婚外恋情不好见光,我要是出来配合调查,这事就肯定瞒不住家里人了。”

    他编了个还算充分的理由。

    紧接着,不待林新一质疑,殿山十三就自顾自地辩解道:

    “今天我和姬野约在咖啡厅里见面,她去卫生间里上厕所,我也跟着去卫生间洗了个手。”

    他知道警察可能在厕所发现自己的脚印,所以干脆承认自己去过卫生间。

    而他到底具体是哪个时间去的,又在里面呆了多久...

    殿山十三相信,那些只顾着喝咖啡聊天的客人,还有忙着工作的员工,应该是不会注意到的。

    所以,接着那编造出来的故事,他继续说道:

    “但是,姬野可不是我杀的啊!”

    “我只是自己先从卫生间里出来,让她自己留在那里面吸烟而已。”

    “可是没想到,没过多久,姬野竟然在卫生间里死了。”

    “这、这我也没想到啊!”

    殿山十三编着编着,倒还编出底气来了:

    他相信,即使伪造现场的小动作被看穿了...

    自己设计的那个小小的诡计,也依旧可以帮自己摆脱嫌疑。

    而殿山十三心里这么想着,好像还真让林新一放松了几分警惕一样:

    “放心,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如果你真的不是凶手,警方也不会冤枉了你。”

    林新一把语气稍稍放缓,用词非常谨慎。

    但一旁的毛利小姐却是收到了老师递来的暗示目光。

    她马上露出一副冷峻严厉的表情,一唱一和地扮演起了坏警察:

    “殿山十三先生,我劝你不要再负隅顽抗下去了!”

    “你现在是不是在想——”

    “因为马桶隔间上面的缝隙狭窄,只有身形偏弱的人可以通过。”

    “所以利用这一点,你就可以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

    毛利兰一语道破殿山十三的小心思,打得他措手不及。

    而就在他那愈显苍白的脸色之中,毛利兰干脆把他用来制造密室的杀人诡计,完完整整地描述了一遍。

    “你根本不是在隔间里杀的人,而是从外面将死者扔进了这隔间里。”

    “这种小伎俩,根本就骗不过我们东京警察的眼睛!”

    此刻的毛利兰就像是那聚光灯下意气风发的名侦探。

    就像工藤新一之前对她形容的那样,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将犯人一步步逼到绝境。

    “这、这...”

    精心设计的诡计被轻易拆穿,殿山十三就再无可以让自己洗清嫌疑的底牌可打。

    他的脸色一阵青红变幻,额上渗出层层冷汗。

    最后,在毛利兰那逼视的目光下,殿山十三长长一叹:

    “这说的好像很像回事。”

    “可是...”

    他腆起一张铁青的大脸:“证据呢?”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