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210章 被钓上来的鱼
    毛利兰的话就像是掷出了一颗炸弹,在现场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什么?夫人是凶手?!”

    “怎么可能...她,她不是刚刚才跟你们一起回家么?”

    众人齐齐色变,目光里满是不敢置信。

    就连柯南都不由为之震惊:

    小兰这么快就识破了真相?

    在那位‘关西的服部’还不知道蹲在哪找线索,而自己这个‘关东的工藤’也尚未破解谜题的时候,她竟然就已经找出了凶手!

    柯南同学的目光愈发显得复杂。

    不知不觉地,小兰竟是已经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走在他前面了。

    他既是感慨,又是失落,却又暗暗为之高兴。

    但毛利兰现在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她现在眼角噙着泪水,用一种感伤而愤怒的目光静静打量着人群之中,已然脸色变得煞白的池村夫人:

    “池村夫人,我已经看透你的杀人诡计了。”

    “你到我父亲的事务所来根本不是为了下达委托,而是为了利用我们作证人,给你营造一个不在场证明。”

    “我....”池村夫人努力地想组织语言自辫。

    但是,看着毛利兰那澄澈眼睛里闪烁着的纯洁泪光...

    不知怎的,她突然感到一阵自惭形秽,结结巴巴地憋了很久,竟是都做不出那抵赖狡辩的恶行。

    而毛利兰则是继续用她那微微颤抖的声音说道:

    “其实,所谓的‘密室杀人’根本就不存在,那是你设计出的一个假象。”

    “因为在我们造访池村家,打开这扇书房大门的时候...池村先生根本就还没死!”

    “他应该只是被你下了安眠药在那里睡觉,所以看着像是已经死去了一样。”

    “我想,只要提取池村勋先生的胃容物和心血去做毒理检测,一定可以检测到安眠药物的成分。”

    她说出的话引起一片哗然。

    这时候不仅是柯南,就算是迟钝的毛利小五郎,都已经听明白了女儿想要揭露的真相:

    “原来如此...”

    “死者根本就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被杀死的!”

    “因为小兰方才验尸的时候,我们都看见了,池村勋先生的尸体那时候才开始口唇变紫!”

    “这证明他是刚刚才死去,而不是之前推测的‘半个小时以内’。”

    “没错。”

    毛利兰哽咽着说出了答案:

    “从颈部动脉注入剧毒,毒物会以最快的速度扩散至全身,将受害者置于死地。”

    “所以即使凶手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杀人,我们也很难注意到。”

    “而因为凶手事先用安眠药让死者睡着,让他呈现出一动不动的姿态,所以...”

    “我们就会像凶手预想的那样,下意识地认为,死者在我们进房间之前就已经死了。”

    说这话时,毛利兰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因为她也被凶手骗过了。

    在看到一动不动的池村勋被轻轻一推就瘫倒在地的时候,她跟其他人一样,下意识地觉得他已经死了。

    而之后那位号称名侦探的服部平次上去验尸,给出已死的结论,她便也先入为主地跟着相信了。

    可事实是...那时候池村勋只是毒素剧烈发作,陷入假死。

    不然之后血液不会再继续流动,也就不会出现口唇发绀的情况了。

    分辨假死的方法林新一教过她,她本应该发现的。

    一想到这里,毛利兰就感觉自己似乎是犯下了什么天大的错误,神情显得有些恍惚。

    她沉默着不再说话,而剩下的结论不用她说,大家也能想明白:

    “人是刚刚才中毒窒息而死。”

    “而服部平次那小子上前验尸的时候,池村勋先生的脖子上就已经有了针孔。”

    “既然如此,那有机会用毒针刺入池村先生脖颈,给他注入剧毒的那个人...”

    毛利小五郎帮着情绪低落的女儿,完成了这场推理:

    “就只能是在服部之前,唯一接触过死者的你了——”

    “池村公江夫人!”

    池村夫人一阵沉默,眼神里充满慌乱:

    她的杀人诡计本不该这么被破解的。

    因为即使是凭借科学的验尸方法去推断死亡时间,也没办法将结果误差精确到半小时以内。

    这样一来,后续赶来的警方根本就没办法确认池村勋是在她回来之前死的,还是回来之后死的。

    而被她请来的毛利一家在被诡计蒙骗之后却可以充当人证,证明她回到家的时候,她丈夫已经死了。

    但万万没想到...

    在她请来当人证的毛利一家里,竟然有一个懂些知识的法医学生。

    池村夫人精心设计的杀人诡计不仅没能起到作用,反而还让自己瞬间暴露在了毛利兰面前。

    “看来...是我弄巧成拙了呢。”

    池村夫人长长地松了口气。

    这声音里满是释然,显然,她已经不打算再负隅顽抗下去。

    “妈妈...这真的是你做的?”池村贵善的眼里满是震惊:“你为什么要杀死父亲?!”

    “唉...”池村夫人沉沉一叹,脸上浮现出一抹回忆的神色。

    她似乎是在酝酿着情绪,要讲出什么复杂伤感的故事。

    而就在这时...

    在大家都在安静地等着池村夫人讲述过往故事的时候。

    楼梯口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伴随着一个亮到可以给黑人牙膏做代言的自信笑容,服部平次闪亮登场:

    “各位,我已经知道凶手到底是谁了!”

    “额...”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诡异。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毛利小五郎神色古怪地提醒道:

    “那个,其实...”

    “其实凶手用的,是一个非常精彩的密室杀人手法!”

    服部平次说得兴起,完全没注意到毛利小五郎那欲言又止的诡异表情。

    他刚刚跑到楼下把垃圾桶翻了个遍,没几分钟的功夫,就在他推理到的那个地方,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也就是说,这么复杂的密室手法,他只花几分钟就破解了。

    这种破案速度俨然超越了全球99.99%的同行,那位毛利小姐拿什么来比?

    一想到这,求胜心切的服部平次先生,心中就更是按捺不住地涌出一股快意:

    “虽然我只看了一会现场就被赶了出来。”

    “但即使是那么有限的时间,也足够我看破凶手用的密室杀人手法!”

    他的声音里带着小小的骄傲。

    而毛利兰却是听得一头雾水,连掉眼泪都给忘了:

    密室杀人?

    这个案子根本就不是密室杀人啊...

    他怎么还能破解出什么密室杀人手法?

    难道...是我刚刚的发现有错?池村夫人是在帮人顶罪?

    初出茅庐的毛利小姐不免有些心虚。

    抱着这种自我怀疑,她也不出声质疑服部平次,而是用很弱气的声音轻轻问道:

    “那,服部先生...你说说你的发现吧?”

    “哈哈...好!”

    服部平次还以为毛利兰是已经甘拜下风,在等着听自己的高论了。

    于是,他当即掏出自己刚刚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新鲜钓鱼线,展示在了众人面前:

    “书房只有两把钥匙,一把被外出的池村夫人随身携带,没办法被凶手利用到。”

    “而另一把钥匙则是在紧锁的书房里,在死者的口袋里。”

    “这就形成了一个密室,让人想不到凶手是怎么用毒针杀死池村勋先生,又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离开房间把门上锁的。”

    “但其实,只要用这渔线设计个小小的机关,就能实现这个密室杀人的伎俩。”

    说着,服部平次拿着那团渔线,详细地讲解了自己悟透的密室杀人术:

    “首先,在书房里用毒针杀死池村先生。”

    “然后,把钥匙拴在渔线上,把渔线跟池村先生的裤子口袋连接起来。”

    “再然后,走出书房,用钥匙锁上门。”

    “最后,拉扯渔线,利用渔线将钥匙从门缝底下,由门外缓缓送进门内。”

    “钥匙最终会卡在池村先生的裤子口袋里,而这时只要在门外用力拉扯渔线,渔线就会和钥匙分开。”

    “再把渔线完全抽走,钥匙就被留在了紧锁的书房里,形成了一间‘密室’!”

    他兴冲冲地,讲出了这个可能只有线线果实能力者才能实现的精彩密室手法。

    紧接着,服部平次又言之凿凿地说出了“凶手”的名字:

    “凶手实现密室的道具是渔线,而这团渔线,是我刚刚在和室的垃圾桶里找到的。”

    “池村利光先生...”

    “你刚刚跟我们碰面之后,是去了和室吧?!”

    服部平次将矛头对准了死者池村勋的父亲,池村利光老先生。

    他的目光无比锐利,似乎是想用这股气势压倒凶手。

    然而和以前不同,“凶手”并没有跪在音乐里痛苦认罪。

    而迎接服部大侦探的也不是那崇拜赞叹的目光,而是一阵死一样的寂静。

    “怎、怎么了...”

    服部平次终于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

    “我的推理有什么问题么?”

    “有啊...”

    看到这位号称和自己齐名、却在无形中把他的名声也顺便拉低的“关西服部”,一直旁观的柯南小朋友终于按捺不住地吐槽道:

    “这完全就是在纸上谈兵吧?”

    “这么复杂的机关...真的能成功吗?”

    “这不是能不能成功的问题。”

    毛利兰也忍不住衔接上了吐槽连击:

    “就算这个手法能成功...又有什么意义呢?”

    “用这种复杂的密室手法杀人,是能帮凶手制造不在场证明呢,还是能排除他的嫌疑呢?”

    “总不能,凶手费尽心思实现密室杀人,就是为了炫技吧?”

    她指出了最关键的一点:

    凶手设计密室总得有个原因,不然就是为了密室而密室。

    费那么大功夫用上密室杀人手法,却根本帮不到自己,那凶手难道是单纯地想在现实里演侦探剧?

    “额...”服部平次额间渗出滴滴冷汗。

    他刚刚太想要赢了,现在冷静下来一想,自己的推理好像是有那么很多问题。

    “可是...我明明就发现了制造密室用的渔线啊!”

    “难道凶手不是用的这个手法杀人么?”

    服部平次仍旧抱着一丝幻想,是证据给他提供了底气。

    “不是...”池村夫人给出了官方认证。

    “你凭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就是凶手。”

    服部平次:“???”

    “而且,在你出现之前,我就已经向毛利小姐认罪了。”

    池村夫人持续地给予服部大侦探致命重击:

    “那渔线是我故意扔在和室里,用来嫁祸给爸爸的。”

    “可没想到,这渔线根本没机会骗到毛利小姐,却把另一条鱼钓上来了。”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