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218章 林新一的酒名
    这婚礼现场的配置可以用奢华来形容。

    虽然这婚礼宴会其实是在一家大教堂举办的,但在那位新郎高杉先生的钞能力下,却几乎把一个五星级酒店的自助餐厅给搬到现场来了。

    而在这“餐厅”边上,还附加一个酒品齐全、服务周到的小酒吧。

    那一排排靠墙摆放的酒柜里陈列着无数精酿,这些美酒鳞次栉比地摆放在透明玻璃后面,每一瓶酒上都打着柔和而绚烂的灯光。

    贝尔摩德挽着林新一的胳膊走到那吧台前,若有所思地打量起那一墙琳琅满目的酒品。

    吧台后面,身着礼服的侍者神色恭敬地迎上前来:“美丽的小姐,请问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谢谢。”贝尔摩德轻轻摘下礼帽,露出一抹动人的微笑:“不过,我们需要一点私人空间,这可以吗?”

    虽然这话其实就是赶人离开,但在她那优雅温和的语调之下,听着却丝毫不见得冒犯。

    “如您所愿。”侍者微微点头致意,便主动离开吧台,给贝尔摩德和林新一留下了独处的空间。

    “坐吧。”

    贝尔摩德轻轻摁着林新一的肩膀,请他在吧台前坐下。

    而她自己则是绕到吧台后面,站在那一墙美酒之前,扮演起了酒保的角色。

    “那么...”

    贝尔摩德身体前倾倚在吧台上,单手撑着下巴,把她那张姣好的面庞凑近到林新一眼前。

    她就这样静静地和林新一对视了一会,才微笑着问道:

    “myboy,你想喝什么酒呢?”

    林新一:“......”

    看着那一墙琳琅满目的酒品,他现在就像是坐上了全年翘课还没有复习的期末考场,一个字都答不上。

    喝什么酒?我怎么知道...

    就这些全是洋文的酒瓶子,我一个也不认识啊!

    林新一很是头疼。

    他本来以为代号这种东西,应该是组织,或是贝尔摩德做主,随便帮他取一个的。

    但没想到,贝尔摩德来了之后,竟然还是让他来选。

    他连那些洋酒的名字发音都发不准,认都认不出来,该怎么选?

    就不能用国产酒吗?

    听着土没关系...反正外国人只要看到汉字,不管上面写的是什么,都会觉得高大上的。

    而且代号用的都是英文,汉译英再英译汉回来,他自己听着也能很有逼格:

    比如说,雪花可以叫“斯诺(snow)”

    牛栏山可以叫“博斯芒特(boosemountain)”

    地瓜烧可以叫“甜佩特托(sweetpotato)”

    ......

    林新一正在那里沉默着胡思乱想。

    而贝尔摩德却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对酒一窍不通啊。”

    “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这样可不行哦。”

    “我的确选不出来。”林新一顺势卸下担子:“老师,还是你来帮我选吧。”

    “嗯...”贝尔摩德想了一想,却并没有就这么放过林新一。

    “不懂也没关系。”她像是起了什么玩心,微笑着给出了一个建议:“就按你的直觉来吧!”

    “这样似乎也很有趣呢——”

    “那么多瓶酒里,靠着自己的本能,你会最先选出哪一瓶酒?”

    “我...”林新一有些犹豫。

    他看着那一墙琳琅满目的酒品,不由陷入沉思:

    随便选...选什么呢?

    林新一的目光在那酒柜上游离不定,眼睛差点没被那一瓶瓶洋酒上,用艺术字体写得龙飞凤舞的英文给晃晕。

    反正全都不认识,随便选一个好了。

    他心里正这么想着...

    突然,在这一串串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英文之中,林新一发现了一个,他唯一能认出来的牌子。

    不光能认出来,而且还非常捉人眼球。

    那个名字大大地烙印在酒瓶上,字体清晰得一点都不做作:

    “trump??”

    林新一有些愕然:

    那位同志还做葡萄酒?

    这也是个酒名?可以用来做代号?

    那这个代号...未免也太适合一个当卧底的特工了。

    林新一突然有种诡异的感觉:

    如果自己能获得“trump”的代号,那这组织迟早会被他从内部整垮。

    “嗯?”

    贝尔摩德不由微微挑起眉头。

    她顺着林新一的目光,看到了那瓶被摆在酒柜角落,似乎很不受待见的葡萄酒:

    “你看中的...是这个?”

    贝尔摩德将那瓶“trump”葡萄酒拿了出来。

    稍稍打量一下这瓶酒的标签,她就流露出了有些嫌弃的眼神:

    “看来你是真的不懂啊...”

    “竟然选中了这么没有品位的东西。”

    贝尔摩德无奈地摇了摇头,便随手把酒瓶放在吧台上,似乎连开瓶试喝的兴趣都没有:

    “这只是一个纽约地产商跨界做的三流葡萄酒品牌而已。”

    “你挑中的这瓶meritage干红,从风味和品质上,都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米国产区的波尔多混酿而已。”

    “这种酒就和他那个浮夸的富二代老板一样没有底蕴。”

    “只有南方的红脖暴发户,才会在宴会上喝这种酒。”

    说着,她还微微作回忆状:

    “说起来,我以前还在酒会上碰到过那位地产商先生。”

    “这家伙能力平平却很会吹牛,可不像是一个有能力培育出好酒的家伙。”

    “额...”林新一不免有些震惊:

    这位贝尔摩德老师,竟然还能与那位大富豪谈笑风生?

    看来她明面上的身份很不简单...至少,是已经融入米国上流人士的圈子了。

    只可惜,这位贝老师终究是没有识人之明。

    现在笑人粗鄙平庸,却不知道多年以后,就连cia局长都只是靠拍他马屁上位的狗。

    “那么...”林新一试探着问了一下:“我能叫‘trump’这个代号吗?”

    “你想叫trump?”

    贝尔摩德微微一愣,旋即笑出声来:

    “哈哈...看来我真该教你一些基本的酒品知识了,不然的话,就会闹出这么低级的笑话。”

    “组织是以酒的品种为代号的,而不是为酒的品牌为代号的。”

    “trump只是这瓶干红葡萄酒的品牌名字,可不能用来当代号啊。”

    说着,她还指着酒瓶上的标签,饶有兴致地给林新一作着科普:

    “如果你想用这瓶酒做代号,应该用‘meritage’(梅里蒂奇)才对。”

    “梅里蒂奇是加州纳帕谷特有的葡萄品种。”

    “而和大多数来自法国的葡萄酒名词不一样,这是americanheritage合在一块造出来的一个词,意思是‘米国传承’。”

    “怎么,你想用这个名字做代号吗?”

    “额...算了。”林新一摇了摇头。

    他已经是接班人了,不想当别家的传承。

    “那好吧...“贝尔摩德随手将那瓶trump葡萄酒放到了一边。

    很显然,她对这瓶富二代地产商打造出的三流葡萄酒一点兴趣也没有。

    而在林新一自己随机取名失败之后,贝尔摩德终于放弃了让他自己选个代号的想法:

    “你对酒的了解实在太少了,运气也很糟。”

    “就算是随手挑中的酒,品味都那么差呢。”

    “既然如此,那还是让老师我来给你取个名字吧!”

    贝尔摩德这么说着,便回过身去看向那一墙洋酒。

    她似乎对给林新一取名字的这件事非常重视。

    不仅很有仪式感地搞出了这选酒取名的场面,此刻还非常认真地,对着那一瓶瓶酒陷入了沉思。

    而最终,在林新一那满不在乎的等待之中,贝尔摩德眼前一亮地,选中了一瓶酒。

    她缓缓走上前去将那瓶酒取出。

    在那柔和灯光的照抚下,林新一可以看见,那透明酒瓶里澄澈发亮的绿色酒液。

    “这是...”

    林新一努力地想认出那酒瓶上的标签,却发现自己连正确的发音都很难念出来。

    “chartreuse.”

    贝尔摩德用法语念出了这款酒的名字。

    “查尔特勒?”林新一在心里自己转换成了母语的音译。

    “嗯。”贝尔摩德打开酒瓶,又拿来一个杯子,往里面稍稍倒了一些绿色的透明酒液。

    酒香缓缓溢出,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浓浓的草药味道。

    林新一知趣地拿起来,轻轻地抿了一口。

    “怎么样?”贝尔摩德有些期待地问道。

    “......”林新一一阵沉默,老实回答道:“不好喝。”

    当然不好喝...这酒瓶上标注的酒精浓度足足有55%。

    对他这种完全不喝酒的人来讲,这种烈酒一入口,马上就会让人觉得辣喉咙。

    再加上这查尔特勒酒里含着一股浓浓的草药味,对他这种初次尝试的人来说有些难以接受。

    “真是不懂得欣赏啊...”

    贝尔摩德从林新一手里接过杯子,将剩下的酒液一饮而尽。

    那对林新一来说辛辣无比的酒液,在她口中却显得甘甜而刺激,让她喝完后还轻轻抿了抿嘴,像是在静静回味:

    “这是法国查尔特勒修会的修道士发明的一种利口酒,使用了130种草药酿制而成,非常具有特色。”

    贝尔摩德一边讲解着这种酒的来头,一边换着给林新一准备了一种,品尝查尔勒特酒的方式:

    只见她取出一块方糖,放在空杯子里。

    再稍稍倒出一缕绿色的查尔特勒酒液,将那方糖缓缓淋湿。

    “据说当年有个旅人在翻越阿尔卑斯山时,因为体力不支,在山上的一座修道院旁倒下。”

    “修道院的僧侣给他吃了一块用绿查特酒沾湿的方糖,才给了他继续前进的勇气和力量。”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不是吗?”

    说着,贝尔摩德伸出她那纤细葱白的手指,将那颗被绿查特酒浸湿的方糖轻轻捏住,大大方方地送到了林新一的嘴边。

    就像是给弟弟喂糖吃的大姐姐一样。

    但林新一并不领情。

    他有些抵触地把头挪远,然后才伸出手,从贝尔摩德的手里接过了那颗方糖。

    放进嘴里品尝,那草本风味的酒液和方糖融合在一起,味道的确不同寻常。

    “味道不错吧?”

    贝尔摩德满意地看着吃着方糖的林新一。

    就像是给脱力旅人送去酒和糖的修道士,她的目光里也充满着慈爱。

    “查尔特勒。”

    看着看着,贝尔摩德突然喊了一声林新一的新名字。

    而这时候,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前面魔女,又转而用一种深沉复杂的口吻缓缓说道:

    “你的名字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典故。”

    “1605年,法王亨利四世的炮兵元帅fran?oishannibald'estrées,把一份神秘的炼金术配方交给了巴黎郊外的加尔西都隐修会。”

    “这一手稿按宗教等级,最终被呈献至格勒诺布尔附近的查尔特勒修道院。”

    “自那时起,修道士们就使用这份手稿酿造植物药酒。”

    贝尔摩德微微一顿,低声感叹道:

    “而那份炼金术配方,据称是一种长生不老药的药方。”

    “修道士们付出了几代人的努力,去研究改进那份长生不老的炼金术手稿。”

    “最终没研制出什么长生不老药,却酿出了查尔特勒酒。”

    她举起那瓶又被称为“长生不老之酒”的查尔特勒,目光深沉地看着那澄澈的绿色酒液:

    “长生不老...”

    “呵,真是够可笑的。”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