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224章 指桑骂槐
    和先前那狗急跳墙的丑恶嘴脸不同,此刻的高杉俊彦全然没有继续抵赖的心思。

    他几乎已经当众默认了自己是凶手,然后才在那久久的震撼之后,不敢置信地问道:

    “小百合明明知道那些事情...”

    “那她为什么还会允许我接近她,答应跟我交往?”

    “因为她早就喜欢上你了。”小百合的闺蜜回答道:“你还记得你小时候认识的那个经常被坏孩子欺负的小姑娘吗?”

    “没错...那就是小百合,她一直都把你当成她的初恋!”

    “这...”高杉俊彦再度当场愣住。

    他就像是被闪电接二连三地劈中一样,身体按捺不住地颤抖。

    这样的情节发展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预料。

    大家都等着看林新一的刑侦剧,却没想到,毛利小姐几句话就带偏了画风。

    但不管经过如何,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出来,这位新郎先生就是投毒的凶手。

    而松本警视,小百合的父亲,更是怒不可遏地冲到了发了呆的高杉俊彦身前,一把揪住了这个女婿的衣领:

    “你这个杀人凶手...”

    “竟然...竟然真的是你做的!!”

    见到高杉俊彦刚刚那不打自招的反应,松本警视心里的最后一丝侥幸都幻灭了。

    一想到女儿托付终身的人竟然是这样一个杀人凶手,他就恨得牙痒:

    “混蛋!!”

    “说!你到底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女儿下毒?!”

    话音刚落,在那无穷无尽的愤怒之中...

    松本警视按捺不住地伸出了他那蒲扇般的大巴掌,给了高杉俊彦一记响亮无比的耳光。

    这耳光的力气是如此之大,直扇得这位高杉先生踉跄后退三四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正当防卫!”

    “这是正当防卫!”

    林新一本能地站出来喊了两句。

    而被一巴掌扇成猪头的高杉俊彦似乎本就没有要追究松本警视打人的意思。

    他只是踉踉跄跄地捂着脸站起身来,那仿佛失了魂的眼睛里,又本能地流露出一股憎恨:

    “为什么?”

    “都是因为你啊...松本清长!”

    “因为你二十年前只顾抓捕逃犯,却害得我无辜的母亲不幸死去!”

    原来,当年高杉俊彦的亲生母亲不幸遭遇车祸,但并未当场死去。

    他向当时路过附近的松本清长求救,但松本清长却只顾着抓捕逃犯,没有帮忙用警车送医。

    就这样,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援,高杉俊彦的母亲伤重不治,死在了他的怀里。

    “这...”松本警视神色一滞。

    他回想起过去的事,才喃喃说道:

    “那个男孩就是你?”

    “当时我忙着追犯人,根本就没看到那里发生了车祸,也没注意听你的求救。”

    “等后来知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这件事对松本警视来说,显然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

    而在仇人面前说出这一切的高杉俊彦,此刻也没有感到任何快意:

    “所以我才想着找你复仇,我想让你也尝尝,亲爱之人死在自己面前的痛苦!”

    “但是,我没想到...”

    “小百合她...”

    说着说着,高杉俊彦眼中的怨毒全然化作了内疚。

    他也想不到这个女孩会这么傻,明明知道他的真面目,却还是愿意为他死去。

    “小百合她应该会没事吧?”

    高杉俊彦像是失了魂一样,这样喃喃说道。

    他眼里也涌出泪水,像是在真心忏悔自己的罪恶。

    而松本警视因为想到自己过往的失误,再看到高杉那诚心悔过的泪水,竟是渐渐地也生不出气来了。

    无形中似乎有柔和的音乐响起,大家都很感动。

    但林新一却冷冷地掐灭了bgm:

    “死不了。”

    “只不过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小百合女士的嘴巴和喉咙里都会像是卡着烧红的木炭一样,无时无刻不疼。”

    “前一个月得做食道扩张,甚至上支架,才能吃些浆糊般的软食。”

    “而受到烧伤的食道和胃部还会出现斑痕组织增生、食道狭窄、胃溃疡的后遗症,如果情况严重,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正常吃饭喝水。”

    虽然犯人能忏悔也算是一件好事,但林新一的确看不下去,这种害完人才知道痛哭流涕的场景:

    现在才展现痛苦和良知,之前下毒的时候做什么去了?

    这种眼泪在他眼里很不值钱——甚至,还有博取同情给自己洗白的嫌疑。

    “你或许很后悔...”

    “但后悔有用的话,要监狱做什么?!”

    “在使用氢氧化钠下毒的时候,你就真的没有想过,这种毒药会给小百合女士带去多大的痛苦吗?!”

    “氢氧化钠说是毒..但它的杀人方式,可是从身体内部把人活活烧死!”

    “而你如果真的那么爱她,一开始又是怎么能做出这种疯狂残忍的行径的?”

    “我...”高杉俊彦脸色一白。

    而听到女儿可能承受的痛苦,刚刚差点心软下来的松本警视,也顿时冷下了脸颊。

    “还有你所谓的复仇...”

    “也是可笑得让人难以理解!”

    林新一沉着脸,按捺不住地斥责着高杉俊彦:

    “撞死你母亲的,是松本警视吗?”

    “他没救你母亲,是出于故意吗?”

    “退一万步讲,就算松本警视真的有罪——”

    “那这份罪责,和他的女儿又有什么关系?!”

    说着说着,出于义愤,他已然生出了些许火气:

    “高杉俊彦,你连个复仇者都算不上。”

    “你只不过是在痛苦中心理扭曲的怪物,把愤怒发泄在无辜者身上的懦夫!”

    林新一的话就像是一把锋锐的刀,无情戳破了高杉俊彦身上那个非常能博取同情的,“爱情悲剧受害者”的人设。

    高杉俊彦面红耳赤地不敢说话。

    他终于认识到自己是多么的丑陋,丑陋到,流眼泪忏悔都会显得虚假。

    “我认罪,逮捕我吧!”

    高杉俊彦已然无地自容,只想尽快去牢里赎罪。

    而松本警视则是拿着一副手铐,冷冷地走到自己女婿面前,亲自为他戴上手铐:

    “二十年前的事是我的错,你可以尽量地恨我。”

    “但高杉...你今天做的事,我也永远不会原谅。”

    松本警视终于清醒地认识到了,自己刚刚的心软是多么可笑。

    这种能狠下心对爱人投毒的疯子...绝对不值得他把女儿托付出去。

    “大家都散了吧!”

    “这婚礼没的办了!”

    松本警视押着高杉俊彦,一路把他送进了警车。

    警车扬长而去,而现场的宾客们,也在一阵唏嘘感叹中准备就此散去。

    而林新一那因为这荒谬复仇故事而悄然涌起的愤怒,也在这曲终人散后渐渐平息。

    这时候,那个一直在旁边静静看着的银发美人,微笑着迎了上来:

    “myboy,你刚刚骂的真不错呢。”

    “随口说两句罢了。”林新一漫不经心地应付着。

    而贝尔摩德却是悄然走到他身前,近距离地看着他的眼睛:

    “但你以前可不会有这样的情绪。”

    “什么时候,你竟然会因为别人遭受的苦痛,表现得这么激动?”

    “我...”林新一脸色一滞:

    糟了...他刚刚一个没忍住,来了个真情流露。

    而这种有感而发的情绪,很难用“表演”来搪塞。

    毕竟,单纯从他扮演的这个管理官的角色来说,负责破案就够了,根本没必要加上这场愤慨斥责的戏。

    贝尔摩德一定是看出来,自己和原主的性格不符了。

    “麻烦了...”林新一不禁有些头皮发麻。

    而在他为对方这敏锐的观察力感到紧张不安的时候...

    那双近在咫尺的翠绿眼眸中,却悄然浮现出了一抹无奈:

    “你果然还是在为雪莉的事而恨我。”

    “刚刚那些话...呵...”

    贝尔摩德自嘲地笑了笑:

    “骂的恐怕根本不是高杉俊彦,而是我吧?”

    林新一:“???”

    他心里有些没反应过来,但还是很及时地,切换成了那张苦大仇深的面瘫脸。

    只有用这张琴酒同款的冷脸,他才能尽量掩饰自己的情绪不被这位贝尔摩德老师发现。

    “'在痛苦中心理扭曲的怪物,把愤怒发泄在无辜者身上的懦夫'...”

    贝尔摩德缓缓地重复了一遍,林新一先前斥责高杉俊彦的话。

    说着这些话,她的眼睛里中悄然多了一抹微不可查的苦涩:

    “原来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吗?”

    “我这个老师在你的眼里...也不知不觉变成了‘怪物’呢。”

    听到这里,林新一总算反应过来:

    原来他刚刚骂高杉俊彦的那些话,竟然能跟贝尔摩德的情况完美契合。

    因为小哀跟他说过,贝尔摩德似乎因为她父母当年被组织要求做的某些研究,而对她父母产生了深深的恨意。

    而在宫野夫妇死去之后,她又开始迁怒宫野家的两个女儿。

    这种难以理喻的仇恨,简直跟高杉俊彦对松本警视女儿做的事情一模一样。

    所以...

    在贝尔摩德听来,林新一这就完全是在借题发挥,指桑骂槐了。

    “我没这个意思。”

    林新一搞清楚了状况,便干脆冷着脸,顺势地把话题带了过去:

    “雪莉都已经死了,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贝尔摩德一阵沉默。

    而林新一也不再跟她多聊,而是忙着去指挥现场警员进行收尾工作。

    看着林新一远去的背影,贝尔摩德取出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默默地叼在嘴里点着。

    在公共场所吞云吐雾并不礼貌,不符合她这个淑女的角色,但她现在还是想吞云吐雾。

    因为,想到林新一对自己的冷脸,还有他骂的那些话,她心里就按捺不住地有些烦躁:

    “可恶...这个女人,死了还这么阴魂不散。”

    贝尔摩德本能地讨厌着宫野志保。

    但是,这女人毕竟已经死了。

    仇人死了,恨意就会不自觉地消减。

    再想到高杉俊彦,那个滑稽可笑的复仇者...

    这感觉就像是在照一面镜子,镜子里清清楚楚地照出了自己的丑陋。

    “呵...把愤怒发泄在无辜者身上的懦夫...”

    贝尔摩德深深吐出一口烟雾。

    烟雾缓缓弥散,她的目光也随之变得茫然:

    “这个无辜者已经死了。”

    “现在的我,又能恨谁呢?”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