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298章 追踪与反追踪
    林新一没有急着地去追那个已然消失在丛林中的黑影,而是掏出怀里的手电筒,照亮了那黑影刚刚踩过的地面。

    就这那炽亮的光柱,他细细地观察了起来。

    “林先生?”远山和叶好奇地凑到了身边:“你在看什么呢?”

    她也顺着林新一的目光看向地面:

    地面铺着一层厚厚的枯枝落叶,放眼望去只有枯黄一片,没有看到任何黑影留下的足迹。

    “连足迹都没有,该怎么追踪呢?”远山和叶有些不解。

    “自然是有办法的。”林新一笑了笑:“飞鸿踏雪、雁过留痕,只要有人从这里走过,就必然会对地貌造成一定的改变,并留下相应的痕迹。”

    “比如说,在这森林里...”

    “人从落叶上踩过去,的确不会留下清晰的足迹。”

    “但枯叶轻盈如纸,堆成的枯枝落叶层也不能承重。”

    “人的腿脚就像是一道'铁犁',在落脚时会深深嵌入枯叶层下,行动时又难免会从地面上带起些许叶片,使这枯枝落叶层发生明显的‘翻动’。”

    “而在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自然条件下:”

    “枯枝落叶层最表面是新凋落的枝叶,呈现枯黄色,原形尚可辨识。”

    “未分解的落叶表层之下,则是半分解的、粗腐殖质化的枯枝落叶层。”

    “中下层的落叶已经部分分解,颜色呈现黑绿色,叶片结构也不完整。”

    “所以...”

    林新一指着那布满落叶的地面上,几片不太起眼的黑绿色叶片,对远山和叶解释道:

    “哪里有这样的黑绿色叶片出现在枯枝落叶层的表面,哪里就是犯人最近活动过的位置。”

    “这些被人踩踏后、翻动到表层的黑绿色落叶,便是能帮助我们在森林中追踪犯人的最佳标识。”

    “原来如此...”远山和叶听得很明白:“只要找到这些黑绿色落叶,就能知道犯人是往哪个方向逃了!”

    她的瞳孔里悄然多了几分光亮,表情也变得专注投入了许多。

    和叶小姐以前对推理不感兴趣。

    想学法医,也只是为了能跟未来男友有更多共同话题。

    但现在和以前却有些不同。

    以前的她只能在案件中扮演着旁观者的角色,只能全程挂机扮演花瓶,看着服部平次在那里大秀推理。

    只是站在一边看别人玩游戏,当然体验不到游戏真正的乐趣。

    所以远山和叶始终不喜欢推理,更没想过要选择侦探、警察之类的职业作为自己的人生目光。

    但现在,在林新一的带领下,她却是在以一个“玩家”的身份,亲身参与到了这游戏里。

    而服部平次擅长的推理游戏就像是黑魂,让那些“手残党”想跟着玩,也根本玩不下去。

    相比之下,林新一就像是三流换皮手游里会自动寻路的任务小精灵,他讲的东西只要智商正常肯认真听,老老实实跟着走,就没有学不会的。

    “学习这些知识,似乎本来就很有趣啊...”

    和叶小姐隐隐体会到了刑侦调查,这份工作本身的乐趣。

    她开始跟着林新一,在他的指导下,认真寻找起了地面上被“犯人”翻动过的黑绿色落叶。

    就这样,循着这些黑绿色落叶,两人一路在这树林中穿行。

    “还挺能绕圈子...”

    “这家伙,就那么害怕被人知道他在这里偷窥么...”

    林新一按捺不住地小声嘟囔了两句。

    那“黑影”似乎是知道自己身后有人在追。

    所以他没有直接逃出树林。

    而是反其道而行之,在林子里绕起远路,准备迂回着回到登山道上。

    对方试图甩掉他们的追踪,不让他们发现,那个偷窥者到底是谁。

    不过...

    “这问题还用想么?”

    林新一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还按捺不住地对身旁认真循迹追踪的远山和叶,提醒着问了一句:

    “和叶小姐,你觉得,那个偷窥我们的人会是谁呢?”

    “这...”远山和叶低眉沉思,表情渐渐变得凝重:“会不会是角田所长还有同党,在案发后埋伏在这,伺机报复我们?”

    林新一:“.......”

    这么离谱的答案都想得出来,却就是猜不出正确答案。

    说起来,那位大侦探也是...这么费心思逃跑,也不想想,除了他,还有谁会跑来这里偷窥。

    一谈感情就如此迟钝。

    难怪你们认识十几年都没确定关系...

    “算了...”

    林新一放弃了直接揭晓答案的想法。

    他还是决定让远山和叶亲手把那个偷窥者揪出来,让她亲自确定,那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

    于是,林新一保持着沉默,带着自己的新学生跟“犯人”绕起了圈子。

    没过多久...

    他们走出这片树林,来到了一条溪流旁边。

    溪流边有一片小石滩,上面堆砌着几块长满青苔的大块岩石,还有一层密密麻麻的小石砾。

    “犯人刚刚是沿着溪流,踩在这石滩上往左边走了。”

    林新一稍作观察,便给出了结论。

    “是因为那岩石上的足迹吧?”

    远山和叶反应不慢。

    因为那岩石上铺着的青苔有明显的滑痕,即使是她这个菜鸟也能一眼看见。

    “那滑痕是鲜绿色的,和其他暗青色的青苔比起来,应该是刚刚才形成的。”

    “犯人的确是从这里走过。”

    “不过,林先生,这方向是怎么确定的?

    “很简单。”林新一不慌不忙地讲起课来:“你试着在有青苔的岩石上走一步就能知道:”

    “如果岩石上有足迹的擦痕,擦痕尖端指向的方向,就是前进的‘后方’。”

    “不过,其实光凭这一颗岩石上的单枚足迹,还不能那么确定地判断犯人的逃窜方向。”

    “毕竟这样本量太少,很难说明问题。”

    “犯人有可能之后变幻方向,也有可能,这是他蓄意伪造。”

    说着,林新一指向了那溪边铺满了的小石粒:

    “真正要确认犯人逃跑的方向,还得看这石砾地面上的成串足迹。”

    “额...”远山和叶细细观察了一下:“这里有足迹么?我怎么看不出来...”

    那片石滩在她眼里除了石子还是石子,根本看不出上面有什么痕迹。

    “仔细看就能看到。”

    “石砾地面虽然不易变形,难以留下清晰的足迹。”

    “但人的重量到底还是足以使这这些小石头发生移动,并且在足迹旁形成裂缝。”

    “就像这里...犯人足掌落地,被踩到的石砾便受力向后移动。”

    “形成的裂缝一面,便指向前进的方向。”

    林新一简单地做了解释,又悄然地加快了追踪的步伐。

    那个“犯人”很是能逃。

    顺着溪流追了一会,他们很快追到了一处没有被石砾覆盖的泥地。

    这种草木稀疏的泥地是痕检人员最喜欢看到的地形。

    因为这种地形容易印下清晰完整的足迹,让犯人暴露出更多的信息。

    “林先生,这里有犯人留下的足迹!”

    “这串足迹指向了小溪。”

    “难道,犯人是涉水逃到小溪对面去了?”

    远山和叶指着泥地上的那一串足迹,语气略显激动。

    不知不觉地,她已经沉浸到了这有趣的追踪游戏里。

    “逃到小溪对面去了?”

    林新一的表情有些古怪:

    为了不被追到竟然不惜涉水渡溪,至于这么拼么?

    不过,从这泥土足迹的指向来看,“犯人”是真的趟进水里了。

    而石砾上的足迹也正好能和这泥土足迹连在一起,似乎这真就是那家伙留下的脚印。

    “等等...”

    “这是那家伙设下的陷阱。”

    林新一叫住了干劲满满,准备直接追过河去的和叶小姐。

    “陷、陷阱?”远山和叶的大眼睛里写满不解。

    “没错...”

    “这串脚印根本就不是他的。”

    “而是有什么人,可能是登山客,之前来到这里的时候留下来的。”

    林新一俯下身来,细细观察起了泥地上的脚印:

    “看到了吗?”

    “最近两天都没有下雨,而且今天日照强烈,这块泥地现在是干燥的。”

    “如果脚踩上去,应该会留下相对清晰、平整的脚印。”

    “可你看看这串足迹...”

    “这串足迹表面相对粗糙,明显是下雨之后,天气潮湿时留下来的。”

    “因为这时候土质返潮,地面变湿,脚着力部位将泥土带走,所以才会使足迹出现鳞状凹凸不平的现象。”

    林新一给出了结论:

    “所以这串足迹绝对是前人留下的。”

    “而那家伙看到了这串别人留下的足迹,就故意走到这里,让自己在石砾上的踏痕和这串泥土足迹连在一起,看着好像是一个人留下的足迹。”

    “但实际上...”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周边的环境:

    “那家伙应该是侧身踩到了这些没长青苔的岩石上,然后从岩石上跳过这片容易留下清晰足迹的泥地,钻进前面的树林里去了。”

    “这样一来,他既不用在泥土地上留下自己的足迹。”

    “而且还能误导我们,让我们以为他转弯涉水渡河,逃到了河对面去了。”

    “这...”远山和叶听得愈发紧张:

    “对方竟然这么害怕被我们追到,而且还用这种陷阱来误导我们。”

    “他、他不会真的是角田所长的同党,想藏在暗处做些坏事吧?”

    “唔...”林新一一阵无语:

    是啊,这家伙,...

    竟然连反追踪技巧都用上了。

    他是铁了心想单身一辈子吧?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