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315章 论法的精神
    柯南、灰原哀、毛利兰都表明了态度。

    难题又被抛回到了林新一这边。

    而且难度还是翻了翻。

    如果采取皿煮的方式,3票对1票,林新一现在只有被另外三个皿煮的“自由”。

    他应该同意这个已经被他们三个认可,甚至大多数拥有道德观和正义感的人,都会本能赞同的意见。

    那就是纵容米原老师继续作案。

    让她完成自己的计划。

    杀死下田,为美奈子报仇。

    他们这些旁观者不会有任何损失,反倒能快意地,目睹社会上少去一个人渣。

    这便是柯南、灰原哀和毛利兰三人的共同意见。

    但林新一却摇了摇头。

    “我不这么看。”

    他就像是选举落败却依旧坚持不退的懂王,即使对方票数更多,也依旧坚持己见。

    “因为我是警察。”

    林新一语气平静地说道。

    “警察?”

    最先反驳的竟是一直唯唯诺诺,态度不坚的毛利兰。

    她本能地质问道:“对警察来说,最重要的不应该是维护正义么?”

    “我们现在去阻止米原老师,究竟是正义,还是不正义?”

    毛利兰的问题极为犀利。

    林新一却是很自然地回答道:

    “别忘了警察是执法者,讲究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而法律从本质上来讲就是统治阶汲的工具,是为统治阶汲服务,体现统治阶汲的意志。”

    “从这点看法律就不是为了主持正义,而是为了维护秩序。”

    “如果我们纵容这样的’正当报复‘、’光荣谋杀‘,那就会严重影响社会秩序。”

    “法律的框架将荡然无存,社会也会随之陷入动乱。”

    “......”一阵沉默。

    听到这种对法律本质赤裸裸的剖析,柯南、灰原哀、毛利兰三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变得无比诡异。

    那眼神就仿佛是在问:

    你是不是又看了什么奇怪的书了?

    “咳咳...”林新一及时反省。

    自己这么冷冰冰的理论分析,显然对一腔热血的毛利兰等人没有什么说服力。

    于是,他干脆换了种荒诞夸张的说法:

    “想想吧,如果报复无罪,纵容复仇...”

    “今日甲杀乙,明日乙家属又杀甲,甲家属又杀乙家属,乙家属的家属又杀...”

    “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尸体都能堆出一座王屋山了。”

    “这样对社会真的好么?”

    林新一这么循循善诱地问着。

    而毛利兰却并没有跟他辩论法治和人治的大辩题,而是一句话把问题拉回了问题的核心:

    “可是,美奈子的死怎么办?”

    “我们阻止了米原老师,又有谁能替她惩治那个凶手?”

    在对林新一的质问之下,毛利兰的态度反而坚定起来。

    被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这么一看...

    映衬之下,高大英俊正气凛然的林新一,仿佛都成了无情的朝廷鹰犬,冷酷的西厂太监。

    “所以我才不想当警察啊...”

    “警察被条条框框束缚着,有时不得不做些正确却不正义的事情。”

    柯南在旁边摇着他的大脑袋,无奈感叹。

    仿佛他不愿意当警察,真的是因为这些原因。

    而不是因为,他在害怕自己未来进毛利兰办公室得敲门喊报告,人前见到老婆还得立正叫长官。

    林新一不知道柯南内心的小九九。

    他只是非常严肃地说道:

    “你看不上的’条条框框‘,非常有必要!”

    “如果警察不遵循这些条条框框,不依据法律行动,结果会非常可怕!”

    林新一沉下脸来。

    他在同时回答毛利兰和柯南两人的问题:

    “按照法律规定,要证明一个人是凶手,必须得有证据。”

    “如果警察不遵循这样的条条框框,只凭自己的主观意见,就胡乱地给予人审判,这会是怎样的灾难?”

    “林,你不要夸大情节,偷换概念。”柯南下意识反驳道:“我们现在讲的是美奈子的案子,不是讨论法理和人情的冲突。”

    “我说的就是美奈子的案子。”

    林新一微微一顿,语气愈发严肃:

    他径直反问一句:

    “柯南、毛利小姐,你们怎么就确定,下田老师就是杀害美奈子的凶手呢?”

    “这....”柯南和毛利兰表情骤然一滞:

    是啊...这是一起三年前的案子。

    因为办案人员当年的疏忽,他们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找到,证明下田老师是凶手的证据。

    “你们刚刚也分析过:”

    “在下田老师自己被吓得失魂落魄之前,米原老师自己,甚至都不知道那第二个目标是谁。”

    “也就是说,她也没有证据,证明下田老师就是参与谋杀美奈子的凶手。”

    “她应该只是隐隐知道,美奈子的死跟某个事件有关。”

    “而这个事件又跟杉山老师和下田老师有关系。”

    “但这并不能证明,下田老师本人就参与了杀害美奈子的事件,不是吗?”

    林新一的声音依旧平静,但话语却愈发显得沉重。

    柯南和毛利兰都再也说不出话。

    他们在纠结:

    “可是,当时下田老师那种心虚失措的表现就说明了...”

    “他一定和美奈子的死有关。“

    柯南也找不到证据,只能凭借直觉来给下田老师的罪定性。

    “只是有关。”

    “这不能证明他参与了杀人。”

    林新一针锋相对地质问道:

    “比如说,杀害美奈子的事其实是杉山老师一人所为。”

    “下田老师事后才知道这件事,只是被杉山老师拿捏着什么重要的把柄,所以才不敢声张出来。”

    “而因为内心的负罪感,他对美奈子的死非常敏感。”

    “所以,在骤然听到美奈子的名字后,他才会那么心虚害怕。”

    “这个解释也完全能说得通,不是么?”

    “这...”柯南一时无语。

    而林新一却是一刻不停地继续往下说道:

    “或许你们还会觉得,即使是这样,帮助杉山老师隐瞒真相、让凶手逍遥法外的下田也依旧不能原谅,还是该死。”

    “但是,如果换一个故事呢?”

    “假设下田老师不仅不是凶手,还激烈反对杉山老师的杀人灭口,甚至为了保护美奈子跟杉山老师大打出手。”

    “只是他没有成功地救下美奈子,美奈子还是死于杉山老师之手。”

    “事后,穷凶极恶的杉山、及其背后可能存在的犯罪团伙,不仅拿把柄要挟下田老师,甚至拿下田老师家人的安全来威胁他闭嘴。”

    “他不敢曝光凶手,并为此饱受折磨。”

    “所以在听到美奈子的名字时,他的反应才会这么大。”

    没有证据,真相就可能是任何模样。

    而故事只要换一种讲法,就能逆转人的看法。

    “听到这个故事,你们是不是觉得,下田老师又根本不该死了?”

    “如果事实真就是这样,你们还纵容凶手将他杀害,那这难道就是正义吗?”

    林新一一字一顿地质问道。

    柯南和毛利兰再也说不出话来。

    他们终于认识到,自己在热血之下被遗忘掉的,对于真相应有的理性判断。

    “所以我早就说过——”

    “法医永远不能先入为主。”

    “我们要看证据,要守法律,不能听故事。”

    “故事千变万化,只有证据是唯一的真相。”

    “如果全靠主观感受下结论,以个人的身份,既作为警察执法,又替法院审判,甚至代为法警行刑。”

    “那结果就只能是满足我们自己,而不是正义。”

    林新一的态度愈发坚定:

    “所以,如果没有证据证明下田老师就是凶手。”

    “那他就不是凶手,更不该死。”

    他一锤定音,让柯南和毛利兰愈发陷入沉思。

    而毛利兰呆愣许久,却是又问道:

    “三年前的案子,可都因为警视厅的过错被掩盖了。”

    “那...那如果下田真的是凶手,我们现在又没有证据,还得保护他...”

    “那就只能这样。”

    林新一深深一叹:

    宁可放过凶手,也不能冤枉一人。

    如果不遵循这样的法治精神,会导致怎样的恶果,历史已经无数次给出了答案。

    “不过,我们现在倒不是没有可能...“

    “验证下田老师,到底是不是凶手。”

    林新一话锋一转,举起了手中的文件。

    “档案里有线索?”众人眼前一亮。

    “算是有吧...”

    “鉴识课那帮家伙虽然没用,但至少,照片拍得够多。”

    “那些照片里有不少值得注意的地方。”

    “只不过,单单凭借这些现场照片...”林新一深深一叹:“想找出真相,希望还很渺茫。”

    “我只能试一试。”

    “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说不定还能弥补,三年前警视厅犯下的过错。”

    “那就试吧!”毛利兰第一个赞同了林新一的想法。

    她本来就对纵容杀人这件事,内心极为不安。

    现在看到林新一似乎有可以通过正当途径为美奈子讨回公道的可能,她马上就表示了赞同。

    而毛利兰一表态,柯南便不再多说什么。

    至于灰原哀。

    她更是无条件地支持林新一的决定。

    “走吧,赶在悲剧发生之前...“

    “我们去找那位下田老师谈谈。”

    林新一这么说着,便带着柯南等人走进别墅,试着去寻找真相。

    而这时,灰原小小姐却是轻轻拉住他的衣角,示意着要跟他说悄悄话。

    “怎么了?”

    林新一放慢脚步,小声对灰原哀问道。

    “林,那肌肉女和大头侦探,好像都被你给绕晕了。”

    灰原哀露出了看透一切的轻笑:

    “他们都没意识到,你从头到尾,都没有正面回答一开始那个问题:”

    “如果下田老师就是杀人凶手,而我们又无法通过法律途径让他得到惩罚。“

    “那从你个人的角度出发,你还会阻止米原老师的复仇么?”

    她抬头看着林新一。

    那双湛蓝的瞳孔显得异常犀利。

    “我...”林新一微微一愣。

    他无奈地笑了笑,最终却还是迎着灰原哀探询的目光,正式地回答道:

    “其实我正面回答过了:”

    “我是警察,我得依法。”

    “这里根本就不该有我‘个人’的角度,我只能是一台执法机器,一切从法律出发。”

    “.......”灰原哀稍一沉默:“你可真是理性得可怕。”

    “说这些话的时候,你简直比我都冷了。”

    “没办法...”林新一深深一叹:“如果不理性,判断就会出偏差。”

    “而我的工作,不能有任何偏差。”

    “那...”灰原哀想到了什么。

    她抬起头,有些好奇地问道:

    “如果被杀的那个小女孩是我呢?”

    “你会怎么做,等待法律的审判吗?”

    “我杀他全家。”林新一脱口而出。

    他只是顺着灰原哀的话稍稍想象了一下,想象到那个被吊死的小女孩会是她,脑子里就下意识地蹦出这个答案来了。

    灰原哀:“.......”

    “咳咳...”林新一老脸微微泛红:“杀人全家有些过了...“

    “凶手家人也是无辜的,不该被牵连进来。”

    “还是把他碎尸万段吧。”

    “正好这方面我擅长,处理得好的话,估计能难死一帮同行。”

    灰原哀:“.......”

    她看着林新一,目光有些微妙:

    说好要依法办事的呢?怎么瞬间变成犯罪分子了?!

    “因为如果是你受害,那就不是公家的事了。”

    林新一稍稍平复了下心情,语气平静地说道:

    “我的身份也不是执法者。”

    “而是,你的...”

    他微微一顿。

    一番紧张地东张西望,确定旁边不会再突然冒出来给能让他社会性死亡的园子小姐之后。

    林新一才终于吞吞吐吐地想把那个词说出来。

    “我知道了。”

    灰原哀微微一笑。

    她不用听完,也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那个最想要的答案。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