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407章 工藤新一的初吻
    案件被顺利侦破。

    鸿上舞衣被押送上了警车,现场的群众也随之渐渐散去。

    学园祭再也办不下去,演出也只能宣告终止。

    公主裙装和骑士袍服还穿在两人身上,但现场只留下一片狼藉。

    没有聚光灯,没有舞台,没有观众,人生值得纪念的那一刻,似乎已经被一场意外给毁了。

    但工藤新一却并未太过遗憾。

    一来,破案这件事,对他来说本来就很有意思。

    二来,这可是他和小兰一起破的案子。

    就像福尔摩斯遇上了华生,波洛遇上了黑斯廷斯,工藤新一也遇上了毛利兰。

    在案件落幕之后,两人在默契地相互对视。

    他们似乎都感受到了那种无声的契合。

    渐渐的,先前被案件破坏的浪漫气氛,似乎又不知不觉地回到了两人之间。

    毕竟,和自己爱的人一起做最热爱的事业...

    这可能比在舞台上留下一个吻,更加值得纪念。

    “唔...”

    想到这里,工藤新一表情一滞:

    果然还是觉得好亏!

    他为了能送出自己的初吻,冒着生命危险吃了根本没做过人体安全性评价试验的解药。

    运气好没死,又被迫穿上了自己从没穿过的女装。

    历经千难万险,可最后...

    他要的吻呢?!

    工藤新一越想脸越黑,直到毛利兰在那旖旎的空气里,含羞带怯地问了一句:

    “新一...我们接下来去哪?”

    “接下来...”

    工藤新一微微一愣:

    对...他现在还是大人。

    之前被强制打断的施法动作,现在还有机会再续上来。

    只要找准时机,搞好气氛...

    嗯...现在的气氛就很不错。

    欣赏着毛利兰那暗含着紧张、羞涩与期待的美丽脸庞,工藤新一的心在砰砰直响。

    “接下来,我们先回化妆间换衣服吧?”

    “如果我的身体还没变小的话,我们或许...可以找个地方约会。”

    工藤新一扭扭捏捏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而毛利兰也只是细若蚊冉地应了一声:“嗯。”

    她没有反对,还挺期待。

    机会来了。

    工藤新一大起胆子,试着攥住了毛利兰的手。

    刚谈恋爱的毛利小姐就像是一株娇嫩的含羞草,被人一碰就浑身发颤,下意识缩成一团。

    而刚谈恋爱的工藤先生就像是散热拉胯的手机,一挨着手就浑身涌起热浪,烫得像是火烧。

    就这样...他们一个发抖,一个发烫。

    最后谁都没有挣脱青梅竹马的手,只是各自微微红着脸颊,肩并着肩,手牵着手,一起回化妆间去了。

    随后...

    刚刚监督着部下做完现场勘查工作,牵着凯撒回到会场的林新一,紧紧跟上了他们的步伐。

    “等等,林先生!”

    铃木园子不知从哪蹿了出来。

    她神色诡异地拉住了林新一,语气复杂地说道:

    “你找小兰有事?”

    “是啊...”林新一有些摸不着头脑:“我有些话想问问毛利小姐,怎么了?”

    “唔...”铃木园子一时语塞。

    她回想了一下刚刚毛利兰和“克丽丝”两人,深情对视、幸福牵手、携手同归的一系列画面。

    再想想之前,自己听到的那些奇怪声响。

    越想脸上越烫:

    “林、林先生...你现在还是别跟去化妆间了。”

    “不然的话,说不定会看到让你接受不了的画面。”

    已然世界观崩塌的铃木大小姐,这样语重心长地对林新一教导道。

    “接受不了的画面...”

    林新一稍稍一想,表情旋即变得异样:

    “园子小姐,你是不是想多了?”

    “两个女孩子能做什么?更何况,还是在化妆间这种地方。”

    林新一终究还是不信,自己能看到什么无法接受的画面。

    他选择继续跟过去。

    铃木大小姐欲言又止,最终却还是没有阻止:

    “林先生...做好心理准备啊。”

    “知道了...”

    林新一很无语地应了一声,然后就牵着凯撒,跟去化妆间找毛利兰了。

    而等到他走到那化妆间前的时候...

    “啊——“

    门里传来了一声痛吟。

    听着还像是贝尔摩德的声音。

    紧接着,是一阵手忙脚乱的,好似肢体交缠的声音。

    然后是沙发被重物压下变形的吱呀声。

    林新一:“......”

    真、真玩得这么刺激??

    林新一傻傻地在门外站了一会。

    直到凯撒都有些不耐烦地,“汪汪”叫了起来。

    他才终于鼓起勇气,向前走出一步,试着推开了门。

    铃木大小姐的提醒没有错...

    林新一真的看到了,让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工藤新一...”

    他还穿着刚刚“克丽丝”穿的骑士袍服,但却已经摘下了银色假发和易容面具。

    而且不知为何,工藤新一现在已经在沙发上沉沉昏睡了过去。

    而此时此刻,望着这个胸口以“超人变身式”敞开,露出内里黑色蕾丝文胸的年轻男人...

    林新一整个人都傻了:

    “你怎么穿着贝尔摩德的衣服??”

    ...............................................

    不久之前。

    工藤新一和毛利兰回到化妆间。

    关上化妆间的门,他马上摘下了自己的假发,揭下了那张漂亮得过分的假面。

    他露出了自己的脸,换回了自己的身份。

    除了内衣脱起来太麻烦,没能顾得上换以外,现在的工藤新一,总算是真正地变回了自己。

    他以新一的身份站在了小兰面前。

    化妆间只有他们两个人。

    时机正好,气氛不错。

    公主裙和骑士袍还都穿在两人身上。

    一切都好像回到了先前,那个被命案意外打断的美好节点。

    而如果时间回到了那时,工藤新一想要做什么,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小兰...”

    工藤新一鼓起勇气,悄然向前逼近了一点。

    “新一...”

    毛利兰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两人在对视中不断接近,接近。

    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可以想象。

    我的初吻终于要送出去了!!

    工藤新一这样心潮澎湃地想着。

    而小兰的嘴唇,也的确在他的期盼中,离他越来越近...

    然后...

    “啊——“

    工藤新一发出一声惨叫。

    一股仿佛能溶肉销骨的可怕热力,自浑身上下涌起。

    不、不是吧??

    要变小了?

    在这么关键的时候?

    工藤新一一阵愤懑,但这愤懑仅仅存在了一瞬。

    因为他的意识很快在急剧升高的体温中变得模糊。

    他根本没有正常思考的能力,大脑也归于混沌。

    而在那一片混沌之中...

    工藤新一脑子里想的就只有一件事:

    他的初吻到底送出去没有?

    刚刚他和小兰的吻,完成了吗?

    这个问题工藤新一自己都不知道。

    他脑海里剩下的最后一幕画面,就是小兰那近在咫尺的红唇。

    到底是亲到了,还是没亲到?

    睡梦中的工藤新一不能确定。

    但在这半睡半醒之间,好像是做梦,又好像是确切的实感:

    “好像亲到了...”

    “小兰...”

    工藤新一在睡梦中依稀感受到,自己的嘴巴碰上了什么湿湿软软的东西。

    先是凉凉的,湿湿的,带着温热的吐息,能感觉出是一个可爱的小鼻子。

    然后是软软的,热热的,像是嘴唇,还有舌头。

    那舌头舔得他脸上痒痒的。

    “小兰...”

    工藤新一下意识地拥抱上了自己的爱人。

    那爱人的身子暖暖的,毛绒绒的,像是穿了毛衣。

    抱在身上有些重,但对女孩子来说,绝对算轻的了。

    他美美地做上了一个梦。

    许久许久之后...

    工藤新一醒了。

    “我、我睡了多久?“

    他强撑着身子,抬起脑袋,观察了一下眼前的世界:

    眼前有一脸古怪的毛利兰,一脸古怪的林新一,一脸古怪的贝尔摩德。

    还有一脸委屈地缩在墙角的凯撒。

    这条威风凛凛的大狗这时就像是遇上了吓人的老虎一样,只是害怕地远远躲着,时不时投来惊惧莫名的目光。

    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条疯狗,还是疯得连狗的害怕的那种。

    “糟了...”

    工藤新一第一时间注意到的是林新一:

    林新一的表情这么奇怪...

    果然,他的女装被发现了吧??!

    工藤新一脸色无比难看。

    只听林新一语气微妙地说道:

    “听说你刚刚,突然身体发热昏倒了。”

    “毛利小姐为了给你散热,就把你外套扒开了个口子...”

    工藤新一:“.......”

    果然是看到了!!

    所幸,林新一没在这话题上继续:

    “不过你倒是没什么大碍,睡了一会就醒了。”

    “身体也没有变小。”

    “看来这次的解药效果很好。”

    “不过,你在睡觉的时候,凯撒舔你脸上的汗,结果被你抱住...”

    他欲言又止。

    毛利兰和贝尔摩德也欲言又止。

    最终,谁也没有接上这半句话。

    工藤新一倒是也没关心这一点。

    他刚刚才醒过来,现在脑子还迷迷糊糊的,根本没听清林新一说的那一长串话。

    他只是在短暂的呆滞后,猛地清醒过来。然后,脱口问出了那个他最关心的问题:

    “小兰...我们刚刚...到底有没有...”

    “额,亲那什么。“

    “是我做梦吗?”

    “......”毛利兰再度欲言又止。

    最终,带着一丝仿佛同情的复杂情绪,她神色微妙地回答道:

    “嗯...亲到了。”

    “你不是在做梦。”

    喜欢柯学验尸官请大家收藏:()柯学验尸官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