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523章 贝尔摩德的秘密(中)
    贝尔摩德讲述的秘密,让林新一震惊之余,又不免有种“原来如此”的感叹。

    毕竟,贝尔摩德竟然会收养小孩...

    这本身就是件很令人在意的事情。

    林新一,还有灰原哀,甚至是组织里的其他人,都以为这位千面魔女可能是腥风血雨的日子过得累了,所以想抱养个孩子调剂调剂心情。

    但现在,贝尔摩德却给出了他一个更为合理的解释:

    原来她和他,本来就是“一家人”。

    他们有着同一个家族的血脉,可以说是出了五服、换了姓氏、跨了人种的远亲。

    这...

    这哪里“亲”了啊?

    贝尔摩德会因为一个人和自己有那么一丢丢远得不能再远的血缘联系,就收养一个除了帅就没任何特殊之处的小男孩么?

    “姐...”林新一若有所思地问道:“你收养我,难道是因为你以前和我父母认识?”

    “而这些...又和我们要谈的,组织的秘密有什么关系?”

    “......”贝尔摩德没有直接给出回答。

    她慵懒地靠坐在床边,惬意而优雅翘着二郎腿,从怀里缓缓摸索出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点着后深深吸了一口,随后吐出一股氤氲的烟雾。

    再伴随着一声低到听不分明的轻叹。

    一股“她抽着烟说起往事”的凄凉空气,就这么被营造出来了。

    但贝尔摩德此时却并不是在演戏。

    林新一也说不出理由,但他就是觉得自己能看出来,此刻她眼里的痛苦都是真的。

    “这整件事说来话长。”

    “就还是从我们这‘一族’说起吧...”

    “一族...”咀嚼着这个带着浓浓封建残余的古旧词汇,林新一有些不太适应。

    再想到这个世界存在的种种超自然力量,他不禁有些在意地问道:

    “我们这一族,难道有什么特殊之处?”

    虽然血统论很让人反感。

    但如果可以,林新一倒是很希望自己体内有什么可以让头发突然变成金色的特殊血脉。

    “特殊?”

    贝尔摩德不屑地笑了笑:

    “大家都是人,能有什么特殊的?!”

    那可不一定...

    还记得京极真吗,姐?

    林新一很想插嘴打岔,但贝尔摩德却是已经自顾自地往下讲述起来:

    “如果非要说特殊,也就特殊在,我们的家族里出了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但这对我们来说不仅不是好事。”

    “反而是一种诅咒。”

    说着说着,贝尔摩德无意识咬紧了嘴唇。

    她的痛苦再也掩饰不住。

    这些情绪,也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流露出来:

    “而我们家族里出的那位‘大人物’,就是你即将面对的对手,组织的boss大人...”

    “乌丸莲耶。”

    “乌丸莲耶...”林新一觉得这名字很陌生,但又有点耳熟。

    仔细想想,这位先生好像的确是个大人物。

    对了,他好像是在电视纪录片里出现过的...

    在这个世界里的曰本历史上,对这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都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大企业家。

    据说乌丸家在德川幕府时代就是地方豪强,自明治维新后开始发迹,于大正年间成长为庞然大物,昭和时代便已然是横跨东西、布局全球的跨国财阀。

    待到麦克阿瑟上皇摄政时期,以及之后的儿皇帝昭和时期。

    乌丸家的命运就更是超脱了他祖国的命运,发展成了欧米那一票oldmoney都得尊敬、佩服、乃至是仰望的世界顶级家族。

    就连如今在曰本煊赫至极,每年炸一座摩天大楼都毫不心疼的铃木财团,都远远无法与当年乌丸财团在资本界的地位比拟。

    可这一切都在40年前戛然而止。

    40年前,年至百岁的乌丸家家主乌丸莲耶“因病去世”,死后偌大的家产竟然无人继承,在短时间内分崩离析,消失于无形。

    于是乌丸莲耶的名字就随之彻底成了历史。

    可现在,这个历史纪录片里看到的人物,竟然...

    出现在了贝尔摩德的话里?

    而且还说他就是组织boss?

    “这怎么可能呢?”

    林新一百思不得其解:

    “纪录片上说,乌丸莲耶40年前就100岁了。”

    “他要是活到现在,岂不是得有140岁?”

    人的理论寿命在120岁左右,这是经过实践调查和科学验证的可靠结论。

    历史上就从未出现突破过这个极限的存在。

    所以当美国岛上出现一位130岁的长寿婆婆之后,才会掀起那么大的舆论热度,以至于吸引到那么多达官权贵跑来求神拜佛。

    而这130的长寿婆婆还是假的。

    那乌丸莲耶要能活到140,岂不是快活成张三丰了?

    “我知道你会怀疑。”

    贝尔摩德深深一叹,表情复杂:

    “没错,人类的寿命的确是有极限的。”

    “所以...那个混蛋,就不当人了。”

    “他变成了一个恶魔!”

    她悄然攥紧拳头,将骨节捏得发白:

    “其实乌丸财团在50年前,也就是乌丸莲耶90岁之前,一直都是一个相对合法的正常企业。”

    “但是在乌丸莲耶90岁之后,一切都变了——”

    “他意识到了那不可避免的死亡。”

    “衰老让这个曾经伟大过的男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而这种恐惧会让人变得疯狂。”

    就连秦始皇都无法拒绝长生的诱惑。

    而因为这种对死亡的恐惧,那些达官贵人甚至能集体智商下线,干出组团来美国岛求神拜佛、祈求长生的人类迷惑行为。

    于是乌丸莲耶也没能免俗。

    但他很聪明。

    聪明就聪明在,他没像那些达官贵人一样把希望寄托于玄学,把精力都拿去应付神棍大师。

    乌丸莲耶选择了科学。

    他坚持以科技创新为引擎,推动企业产业升级转型,大胆开拓,勇于实践,聚力攻坚,力争突破人类生理寿命极限,掀起一场生物科学领域的思想革命与产业革命。

    简而言之,乌丸莲耶就跟秦始皇一样,晚年忙着去研究不死药去了。

    只不过他手下的科研班子更靠谱一点。

    都是正儿八经的科学家,不是炼不死药能炼出火药的半吊子方士。

    如果这研究成了,未来的21世纪可就是真是生物科学的世纪了。

    可40年前dna双螺旋结构都才刚刚被科学家发现。

    就更别提研究出什么不死药了。

    乌丸莲耶主导的不死药研究不仅没能成功,而且他自己还栽在了那“大胆开拓”和“勇于实践”上面:

    “常规的药物实验进展缓慢,当时年过90的他已经等不及了。”

    “所以这个恶魔彻底陷入疯狂:”

    “为了加快研究速度,他开始用更为邪恶残忍的手段控制手下的科研人员,并直接用绑架来的活人做不死药的实验素材。”

    “而这人体实验的致死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事情发展到这里,乌丸财团就彻底从一个还算‘干净’的财团,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犯罪组织。”

    贝尔摩德唏嘘不已地讲述道:

    虽说曰本人老早就有直接拿活人做实验的科研传统——尽管他们现在不承认。

    而且米国人战后还把这群变态科学家给全盘接收了,甚至还把这些恶魔的研究成果用在了之后的半岛战争里——尽管他们现在也不提。

    但乌丸莲耶毕竟不是天下无敌的北米匪帮,他的实力还远远配不上他的犯罪野心。

    而他开始研究不死药、并进行人体实验的时候,也已经是二战结束之后,天下总体太平的时候。

    这时再想搞到活人当实验素材可不容易。

    更何况这疯子要的量还这么大。

    几个人、甚至几十个人,以乌丸财团的实力,消失也就消失了。

    可他实验所需的是几百个,甚至是上千个。

    乌丸财团实力再怎么雄厚,也护不住乌丸莲耶为了进行人体实验而犯下的滔天大罪。

    再加上他干这些脏活得到的宝贵科研数据,也让某些国家的情报部门非常感兴趣。

    于是渐渐的,各国政府都有开始针对他下手的意思。

    乌丸财阀这头黑猪,马上就要被杀了。

    “所以乌丸莲耶只能选择断腕求生。”

    “他赶在各国政府对自己下手之前,竭尽所能地转移资产、设立组织,将乌丸财团的大部分财富和力量,都设法转移到了地下。”

    “于是,乌丸财团消失了。”

    “一个没有名字的‘组织’,诞生了。”

    贝尔摩德讲清楚了组织的来历,又将目光聚焦到了乌丸莲耶本人:

    “做完这一切,乌丸莲耶便对外宣称自己‘因病去世’,让乌丸财团随之自己的‘死亡’分崩离析,永远地成为历史。”

    “而乌丸莲耶自己则是随着组织遁入地下,继续主持那非法的不死药研究。”

    “那时候,他已经100岁了。”

    “100岁...”林新一嘴角抽搐:

    100岁了还转入地下搞二次创业,这老爷子可真有精力。

    正常人这时候都该走不动路了吧?

    “难道是因为不死药的研究成功了?”

    “所以让他又从100岁活到了现在?”

    “不,不死药的研究并没有成功。”

    贝尔摩德摇了摇头,意味深长地说道:

    “至少,当时是这样。”

    “从40年前到20年前,这整整20年时间里,不死药的研究都没有太大的进展。”

    “但乌丸莲耶这个老不死的,实在是太能活了。”

    她很不客气地将boss大人称呼为“老不死”的,又咬牙切齿地骂道:

    “他从40年前活到了20年前,从100岁活到了120岁。”

    “活到了人类理论上的极限寿命。”

    “如果事态继续这么发展下去,乌丸莲耶在那时候就应该老死了。”

    “而我也能顺势脱离那个老不死的控制,获得我曾经向往过的自由。”

    “可是...”

    “在20年前,不死药的研究突然有了转机。”

    “因为一对科学家夫妇带着前所未有的研究理论,出现在了乌丸莲耶的视野之下。”

    说到这,贝尔摩德脸色难看地停了下来。

    她似乎对那对科学家夫妇仍旧抱有一股恨意。

    而林新一也听出了这对夫妇的身份:

    “那是...志保的父母吧?”

    “嗯。”不死药这种不科学的玩意,果然只有那一家子柯学家才玩得转。

    可惜...宫野夫妇能研发出不死药,却保不住自己的性命。

    林新一正在脑海里为未来岳父母感叹惋惜。

    贝尔摩德却莫名地流露出一股不满,并不合时宜地补了一句:

    “我还得告诉你一件事:”

    “我之前说过,我之所以反对你和那宫野小姐的恋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

    “而这关系不只是指血缘上的联系。”

    “更是一种...幸存者之间的羁绊。”

    “幸存者?”林新一从这个词汇中听出了沉重的意味。

    而这份沉重又明显和他未来岳父母扯上了关系,这让他心中不由多了几分不安。

    这时只听贝尔摩德缓缓说道:

    “你的亲生父母,可以说就是死在你未来‘岳父母’手上的。”

    “他们...还有我...”

    “以及更多的所谓乌丸家族的族人。”

    她姣好的面容在恨意中变形扭曲:

    “都只是被选中的实验素材而已。”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