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二次元 > 柯学验尸官 > 第574章 完美杀人手法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柯学验尸官 ”查找最新章节!

    “我有...血光之灾?”

    下条登听得微微一愣。

    看着林新一林大师这先声夺人的出场,他的第一反应就是:

    长这么帅还要出来骗钱?

    是富婆的软饭不香了,还是豪门赘婿不好当了?

    何必出来当神棍啊?!

    因为林大师的卖相实在太好,下条登在震惊、错愕之余,竟是都忘了生气。

    但他眼里还是写着浓浓的犹疑。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林新一淡然一笑.

    海风猎猎,吹动他的衣袂。

    模仿自灰原小小姐的清冷表情悄然浮现,让他气质尽显。

    “你肯定以为我是骗子,想要诱导你‘花钱消灾’,对吧?”

    “呵。”下条登轻轻一哼,算是做了回应。

    而林新一也不直接解释,只是缓缓抬起胳膊,指向远方:

    “看吧,看完你就明白了。”

    “看什么?”下条登疑惑地转过头去。

    举目所见只有海,天,沙滩,和滨海公路。

    “怎么,你是想在这给我展现什么神迹么?”

    下条登忍不住露出冷笑。

    “不。”林新一摇了摇头:“我是让你看我停在公路上的跑车。”

    “我女朋友刚给我买的。”

    下条登:“......”

    他望了望远处那在太阳底下散发着莹莹珠光的豪车,又看了看林新一手里亮出来的,车标他都不认识的精致车钥匙。

    然后心情随即一沉:

    即使这车是租来的,能租得起这种豪车的骗子,也没必要来骗他这个家徒四壁的穷光蛋。

    就他这朴素寒酸的穿着,一看就没有被骗的价值。

    难道说...对方真不是来骗钱的?

    “我当然不是骗子。”

    “你或许没认出我这张脸,但你多多少少应该听过我的名字——”

    经过一番铺垫,林大师终于报出名号:

    “我就是东京警视厅鉴识课管理官,林新一!”

    “如果你不信的话,也可以先找台电脑搜索一下,看看我到底是不是本尊。”

    “林新一?!”

    下条登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

    这动静引得周边更多游客好奇投来目光。

    这时只听他震惊地复述了一遍林新一的名号:

    “你就是那个以元神出窍之术大战觉醒人工智能,从‘天网’手中拯救了未来人类命运的死亡魔术师,林新一林大师?!”

    林新一:“......”

    他听得一阵头大。

    因为当初诸星登志夫和诸星秀树,这爷孙俩在游戏发布会现场对林大师的推崇和宣传。

    事后那帮迷信的达官贵人,都或多或少相信他有大法力的传闻了。

    如果不是因为担心上门拜访会撞见林大师身边的厄运小姐。

    估计林新一早就跟美国岛的人鱼婆婆一样,被这些婆罗门当成珍惜动物组团参观了。

    现在这最坏的情况倒是没发生。

    但林新一林大师用法术战胜人工智能的传说,还是被添油加醋、瞎编乱编地,流传到了社会上。

    “兄弟,你以后还是少看点三流报纸吧...报纸上的东西都是虚拟的...”

    “嗯?大师你大点声,我没听见。”

    “......”

    “对,我就是...”

    “我就是那个林大师!”

    眼见着对方都自己把他喊成了大师,林新一也就顺水推舟,省下了忽悠的力气。

    而听到林新一承认了他的大师身份,下条登心中便更加不安。

    他倒也没因为自己平时看多了三流报纸上的娱乐文章,就真毫不犹豫地相信里面的内容,相信世界上存在超自然的力量。

    但被这么一位仙名在外的大师找上门来,还张口就说他三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

    下条登也难免会感到瘆得慌:

    “林、林先生。”

    “你说的什么‘血光之灾’,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我...”他欲言又止。

    他是准备杀人的“凶手预备役”。

    又怎么会有血光之灾呢?

    难道大师是预测到,他会在动手时被反杀吗?

    还是说,这依旧是对方骗人的说辞?

    “下条先生,别胡思乱想了。”

    林新一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

    “‘血光’的确是应在别人身上的。”

    “但这对你来说,难道就不是‘灾’了吗?”

    “最终被毁掉的东西里,可也有你的人生啊!”

    “你?!”下条登身体猛地一颤。

    这下他彻底信了。

    眼前这个自称林新一林大师的男人,真的知道他准备做什么!

    “你、你想做什么...”

    下条登猛然想起,林大师在斩妖除魔之余,还干着一份警察的工作。

    一个正计划着怎么杀人的未来凶手被警察找上门来,这能有好事吗?

    “别慌。”林新一笑了一笑:“我是来帮助你的。”

    “帮,怎么帮?”

    下条登被说中心事,不禁有些激动:

    “你难道还能帮我把仇给报了?”

    “别激动!”林新一眉头紧锁。

    他看了看身边围得越来越多的观众,便提议道:

    “跟我过来吧,我们找个安全的地方慢慢聊。”

    “好...”下条登也终于清醒了过来:

    现在这么多游客在旁边看着,的确不是讨论这种敏感话题的时候。

    于是他老老实实地跟着林新一离开。

    可就在这时...

    “等等!”

    一个嚣张粗犷的男声猛然在旁响起。

    人群中钻出了一个光头。

    这光头人高马大,满脸横肉,眼神自带一股凶厉之气不说,胡子还留得跟个低配版李逵一样。

    光看脸就像是反派。

    手上没沾几条人命,都对不起他这副光头大哥的长相。

    “荒卷义市...”

    “你也在这?!”

    下条登看得瞳孔一缩,下意识攥紧了拳头。

    林新一也意识到了什么:

    他早从诺亚方舟口中了解到,荒卷义市此时也在这海水浴场的众多游客之中。

    却没想到,刚刚他在下条登面前自报家门的时候,这家伙就站在旁边不远。

    “是啊,我也在。”

    荒卷义市狂气满满地笑了笑:

    “说来我运气还真不错...”

    “只不过是趁着休渔来海边休息休息,结果就听到了这么有趣的事情。”

    “下条...”

    他缓缓逼上近前,笑容愈发狰狞:

    “你刚刚说...你要报仇?”

    “报什么仇?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仇人啊?”

    “你、你...”望着眼前这肆无忌惮的杀父仇人,下条登怒得额上青筋条条爆出。

    以前他就一直拿对方没办法,这时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混!蛋!”

    “死到临头还敢这么嚣张!”

    下条登指向了身边的林新一:

    “这是林先生,警视厅的管理官林先生,你知道吗?!”

    “荒卷义市,真以为你杀了我父亲,杀了这么多人,还能一直这么逍遥法外吗?!”

    他忍不住搬出了林新一的名头。

    还当众对荒卷义市发出了杀人的指控。

    这指控引得围观群众阵阵惊呼,让大家都不自觉得躲开了那凶神恶煞的光头。

    但荒卷义市不仅不紧张,不难堪。

    甚至还很享受。

    他就是在享受这种被人畏惧的感觉一样,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下条,你真是越来越疯了。”

    “你父亲他们明明都是死在海难里的。”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荒卷义市一脸无辜地摊了摊手。

    然后不待愤怒的下条登再骂,他就自顾自转头看向了林新一:

    “林新一,林管理官,我以前在电视上看过你。”

    “怎么...你出现在这里,难道是为了帮这疯子出头?”

    “他那些丧心病狂的指控,难道你真的信了?”

    “不会吧?”

    林新一没有回答。

    但眉头却悄然深锁:

    他本来还想着先做调查,验证荒卷义市到底是不是曾经杀过人,再决定怎么解决此案。

    可现在看来...

    这家伙似乎根本不想掩饰自己曾经做过的事。

    他甚至都不做正经的自我辩解,就直接借着“辩解”的名义,嚣张地发出挑衅。

    这能是好人吗?

    要知道荒卷义市是知道他身份的。

    他可是警视厅管理官,是战绩赫赫的名警探。

    这家伙连名警探不怕,可见他已经不是一般的犯罪分子了。

    简直就跟开膛手杰克这种反社会人格的疯子一样,杀了人还要寄信去警局挑衅,满足自己变态的炫耀心理。

    不能再犹豫了,一定要重拳出击!

    林新一下定决心要让这个猖狂的家伙遭到报应。

    可荒卷义市看着他深沉严肃的表情,不仅不慌,反而还火上浇油地挑衅道:

    “林先生,说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既然你是有名的警探,那你说说,传说中的‘完美杀人’真存在吗?”

    “当然不存在!”

    林新一冷着脸呵斥道:

    “凡物体与物体之间发生接触,就必然会存在物质的转移。”

    “只要你犯了罪,就别想不留下痕迹!”

    “哈哈,我当然是不会犯罪的。”

    荒卷义市故作慌张地摆了摆手:

    “但我一直有个完美杀人的设想。”

    “设想,就只是设想,我说了你们不要胡乱联想——”

    “假如我悄悄把船开到海上,再趁着风浪把别人推进大海喂鱼。”

    “那这算不算完美犯罪呢?”

    林新一:“......”

    糟了,让这家伙懂完了!

    荒卷义市说的这种手法看起来简单粗暴,实际上却是连名侦探都无法破解的难题。

    海上没有目击者,没有尸体,没有监控,就连痕迹都会被暴风雨冲刷干净。

    谁能破得了这种案子?

    恐怕只有特高课的老虎凳和辣椒水吧!

    这几乎就是一种完美犯罪了。

    而荒卷义市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在赤裸裸地告诉林新一,告诉他这个强大的名警探:

    他就是用这种手法杀了人。

    有本事来抓他啊!

    “狂妄!”

    林新一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然后便头也不回地拉着已然愤怒到难以自抑的下条登,迈步从现场离开:

    “走,别理这个家伙。”

    “他就是想看你气急败坏的样子而已。”

    “我...”下条登心中怒火中烧,却也想不出其他办法。

    无奈之下,他也只能完全将希望寄托于这位神秘的林管理官,林大师身上。

    “怎么,要逃走了?”

    荒卷义市得势不饶人,在背后嘲弄道:

    “林先生,你可别跟这疯子混久了。”

    “他天天污蔑我杀人,我看他倒是更像杀人凶手!”

    “够了。”林新一冷冷地回过头来:“荒卷义市——”

    “多行不义,小心天谴!”

    “我看你三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

    “你...”荒卷义市声音一噎:“你别在这装神弄鬼!”

    “装什么神仙大师...”

    “那种都市传说别人信,老子可不信!”

    林新一再也不做理会,只丢下这一句话:

    “等死吧,你没救了!”

    ................................

    林大师的震撼出场和飘然离去,在现场留下了一片喧哗。

    围观的游客们在本能畏惧荒卷义市那嚣张气焰的同时,又不禁对他产生了浓浓的好奇:

    这家伙真的会有血光之灾吗?

    他真的会死吗?

    传说中林大师的预言,真的灵验吗?

    大家心中都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冲矢昴也是。

    他原本在借着海水掩护暗中监视林新一。

    但因为位置原因,距离隔得太远,无法读到唇语,错过了林新一突然接到的一个神秘电话。

    有心上岸凑近了去偷听吧,又看到那克丽丝小姐一直在动手动脚地,跟林新一玩着情人之间的小游戏。

    老师和师娘在玩情趣,他这个学生当然没理由去当电灯泡。

    然后没过多久,就又见到林新一突然放下电话,起身匆匆地找上了那个素不相识的海岸巡逻员,神情微妙地说起了什么。

    冲矢昴满怀好奇地凑过来围观。

    结果...

    结果就见到了这么一出神棍显灵。

    一上来就说自己是大师。

    临走前还不忘再留下一句预言。

    装得像模像样的,跟个真大师一样。

    “林先生这是在干什么...”

    冲矢昴感觉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男人了:

    “他刚刚说的这些话,都是认真的吗?”

    “这个...”身旁同样循声围观过来的毛利兰,认真地想了一想:“林先生应该是在唬人。”

    “他曾经在美国岛用过这种方法,吓得一个凶手主动自首。”

    “原来如此...”

    冲矢昴大致理解了情况:

    的确...荒卷义市自述的杀人手法几乎无解。

    恐怕只有装神弄鬼的旁门招数,才能让这嚣张的凶手伏法吧!

    可是...

    这样真能吓到人吗?

    林新一接下来该做怎样的表演,才能吓到一个手上沾血的凶手?

    冲矢昴无法想象,这种玩笑般的办法,竟然还曾经成功过一次。

    “可能...可能...”

    “可能是因为,林先生真的有什么超能力吧!”

    铃木园子也不知不觉地加入了讨论。

    她带着七分憧憬、三分敬畏,小心翼翼地说道:

    “我们家的很多朋友都说,他们曾经在那次游戏发布会上,亲眼见证林先生的预言应验。”

    “而且不仅如此...”

    “以前林先生也总能在凶案发生之前就有所察觉,不是吗?”

    “对哦...”

    毛利兰被说得心神动荡:

    “林先生是怎么做到的?”

    “他怎么每次都知道有案件要发生,还提前带凯撒和勘察箱过来呢?”

    “额...”冲矢昴表情微妙,欲言又止。

    林新一装大师的时候,他还没什么感觉。

    现在看到毛利兰的反应,他才真的有些心里发毛了。

    好在这诡异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

    柯南就按捺不住地跳了出来:

    “冲矢giegie~”

    他挤出一副假笑,不动声色地卡在了冲矢昴和毛利兰中间。

    然后又直截了当地提了一句:

    “你刚刚怎么一直泡在水里,头也不转啊?”

    “是在偷偷看什么地方吗?”

    “嗯?”毛利兰和铃木园子都好奇地望了过来。

    她们听得出来,柯南这是在不怀好意地指控什么。

    指控的对象就是冲矢昴。

    “我...”冲矢昴眉头微蹙。

    他没想到自己刚刚的偷窥行为,竟然会被这个不起眼的小鬼给注意到。

    可他偷窥的过程中,明明定时观察过身周的环境。

    每次看到柯南的时候,这小鬼都在若无其事的游泳,好像根本没在注意他一样。

    可现在柯南又明晃晃地站出来指控他了。

    这...难道这小鬼之前的表现都是装的?

    懂得暗中窥探他,同时还有反侦察意识,这真的是个小学生么?

    难道他对林新一的监视,就要因为这么一个小学生的从中作梗,被揭露曝光了吗?

    “我都看到了——”

    冲矢昴心中疑虑重重,嘴巴便也紧紧闭着。

    而柯南见他不说话,便直接开口指认道:

    “这个大哥哥。”

    “一直都在偷看小兰姐姐你的...你们打球!”

    柯南直截了当地揭穿了,冲矢昴藏在绅士面具下的绅士嘴脸。

    “哎、哎?!”小兰和园子的脸很快就红了。

    她们羞怯难当地看向冲矢昴,眼中多多少少都有了些抵触。

    冲矢昴一阵沉默:

    合着这小鬼要指控他的是这个?

    那没事了。

    特工有必要的时候连身体都需要献出来,名声又算得了什么?

    “嗯,我是看了。”

    冲矢昴轻轻扶正眼镜,面不改色:

    “不过不是在偷看,而是光明正大地看。”

    “美丽的事物需要欣赏的眼睛,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只是我可能看得比较入神。”

    “所以让柯南小朋友误会了什么。”

    “唔...”毛利兰和铃木园子都没话讲了。

    的确,她们既然都穿着比基尼来打水上排球了,那自然是不怕人看的。

    只是“偷窥”这两个字天然给人猥琐的印象,才让人本能地感到反感。

    现在冲矢昴这么光明正大地承认自己看了,就反而不让人觉得讨厌。

    “可是...”柯南意识到自己错了:

    都是看比基尼。

    都是欣赏美色。

    来自毛利小五郎这种油腻大叔的目光,和来自冲矢昴这种清秀帅哥的目光,最终得到的反馈可是完全不同的。

    前者是:

    “不要看!(╯‵□′)╯︵┻━┻”

    后者是:

    “不、不要~(*w\*)”

    “真、真是的...”

    “冲矢先生,你也太...太让人难为情了。”

    两位女士的声音里仍旧带着浓浓的羞涩。

    但好感度却一点也没有掉。

    只是毛利兰在羞涩之余,注意到旁边柯南不妙的脸色,才十分认真地补充了一句:

    “冲矢先生,你是个好人,但我们...”

    她正想再强调一下,让对方不要对自己有太多幻想。

    可冲矢昴却抢在前面说道:

    “不要误会。”

    “我这只是单纯的欣赏,没有其他想法。”

    “而且我也不只是在看毛利小姐你。”

    “铃木小姐,还有在场的其他女士,我也都看了。”

    冲矢昴毫不遮掩地发表着油腻言论,却反而显得那么清新、坦荡。

    女士们都一点不觉得讨厌。

    铃木园子更是有些惊喜地笑了起来:

    “冲矢先生,你还在注意我吗?”

    她虽然是个美人,但平时只要跟小兰一起出门,存在感就必然会遭到一股神秘力量的压制。

    这一点在她换造型后,都没能完全逆转过来。

    所以听到冲矢昴的话,她反而还有点高兴了。

    “嗯,我当然注意到了。”

    冲矢昴也不吝于多刷一下园子小姐的好感。

    而且他先前也的确分神注意过,这个跟宫野志保有几分想象的姑娘:

    “铃木小姐努力应对毛利小姐大力扣杀的模样,很有青春的味道。”

    “还有你差点让毛利小姐失手的那一球,表现也很惊艳。”

    他甚至还随口说了些自己看到的细节,证明他先前确实是在看铃木园子。

    “这...不可能!”

    柯南眼神陡然变得犀利:

    泳装小兰和泳装园子,眼瞎了才不知道要去看谁吧?

    竟然有人能把眼睛从小兰身上挪开,去盯着园子看这么久?

    如果这是真的话...

    那这家伙的问题,可就要比他喜欢小兰还更严重了:

    “不可能会有人对园子有意思。”

    “不可能!”

    “这个冲矢昴,一定有问题!”(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