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60章:谁给你画的?
    苏大福抚着自已的手,看着那铁窗上的李画云,又下意识往角落里缩了缩。

    然而铁窗上的李画云此时也突然没了动静,只是趴在那里,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瞧,瞧了半晌,他忽然“啊”地一声惨叫,直直的从铁窗上坠落到地上,头一歪,晕厥过去。

    再醒来时,还是跟上次一样,对自己身上发生的事,全无印象,只是满面惶恐的盯着自已的手看。

    他看,楚知白也看,这时候,他忽然就想起苏沉央之前说的话,过不了多少时候,李画云就会被人发现甲皱上也有不规则红线。

    他把李画云的手拿过来,用清水洗净九个指尖,然后,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那一条条细细红线。

    “呵……”楚知白盯着李画云,呵呵笑出声来。

    “王爷笑什么?”李画云有气无力问。

    “没什么!”楚知白摇头,指着他手上的红色线状痕迹问,“谁给你画的?”

    李画云眸光微闪。

    “王爷说什么?听不懂……”他移开目光,“王爷是又给我用刑了吗?麻烦王爷上次用刑时,选择在我清醒的时候,我昏迷时,你就是用尽酷刑,我也感觉不到啊!我感觉不到,自然就不会招,王爷岂不是白费功夫?王爷……”

    “本王倒是没看出来……”楚知白打断他的话。

    “什么?”李画云一怔。

    “你一个未及弱冠的少年,竟这般能扛……”楚知白轻叹一声,“本王喜欢真男人!”

    李画云不说话,只默默看着他。

    “你手上这些,等苏小刀回来帮你洗吧!”楚知白站起来,“现在,先起来,去看看你父亲吧!”

    “父亲?”李画云的眼倏地红了,他激动叫:“他醒了?”

    “刚才醒着……”容景叹口气,“可惜,你们父子无缘!他醒时你疯着,你醒了,他又昏睡过去了!刚才说你出事,他被吓到了!”

    “还没救醒过来?”楚知白问。

    “老孙折腾了半天,好像没什么办法的样子……”容景苦苦脸。

    “送去苏府!”楚知白站起来,“找苏小刀吧!”

    苏沉央此进正在自已的绿芜院内,跟原主唯二的两个亲人抱头痛哭诉衷肠。

    明月和张妈自苏沉央出事起,便一直以泪洗面,两人试图逃出苏府去救苏沉央,结果被苏千鸣差人打个半死,锁在了院内。

    后来王府封府,因为有苏沉央特意交待,侍卫们便把门打开,帮她们松了绑,这才得了自由。

    虽说每日里有人送饭,有人治伤,可还是不能随意出门,她们只知苏沉央没死,可却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状况,如此待了一天一夜,俱是心急如焚,望眼欲穿。

    这个时候忽然看到苏沉央,那真正是喜极而泣。

    苏沉央被她们抱着,听她们哭着,鼻子也微微泛酸。

    “小姐,你的手怎么了?”张妈看到她的手上缠满纱布,一下子紧张起来,“该不是上了夹棍吧?”

    “夹棍?”明月小心翼翼刀捧着苏沉央的手,看那肿成萝卜样的手指,便知张妈所言不假,心疼得眼泪啪啪掉。

    “这得多疼啊!苏千鸣,你个老王八!这可是你亲生女儿啊!你怎么能这么对她!我们夫人哪儿待你不好了?金山银山都给你了,连你住的地儿都是我们夫人的!你活活把她给气死了不说,连小姐你都想害!你这个狼心狗肺的老王八!你该断子绝孙!你们都该死!全都去死吧!”

    “明月,小声点儿……”张妈上了年纪,行事素来谨慎,听她如此破口大骂,生恐再惹来灾祸,忙出言阻止。

    “我偏不小声!我就要骂那个老王八!”明月哭道,“这么多年,咱们还不够小声吗?我们连放个屁都不敢痛快的放!一天到晚,战战兢兢,生怕这儿错了,那儿错了,结果呢?还不是这个鬼样子!他是想我们去死啊!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骂个痛快,死得也痛快!”

    张妈闻言,也是心如刀绞。

    “是啊,伸手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忍气吞声,也没得好,索性就由着性子来吧!”她握着苏沉央的手,哽声道:“小姐,此番正是个机会!那江东王一向跟那老王八不对付,如今连府都封了,想来是要给他个下马威!咱们就趁着这机会,跟他狠狠的撕扯一回!把夫人的嫁妆要回来,咱们一起回青州去!便算不回青州,有了夫人的嫁妆,我们随便到哪儿买处房子,单立个女户,也能过清闲自在的日子,总好过天天窝在这里受搓磨,连命都保不住!”

    “你们说得对!”苏沉央看着这两人,用力点头,“我也正有此念!”

    “当真?”明月和张妈俱是一喜。

    之前她们也曾劝过苏沉央,然而她自小在苏千鸣严厉的管教之下长大,性格畏缩懦弱,被苏千鸣看上一眼都吓得直哆嗦,更不用说跟他对抗了。

    而家中那位主母李知意,更是个面慈心黑的,表面上这继母做得不知有多贴心,暗地里各种阴毒的法子层出不穷,借口苏沉央年纪小,直接把夫人库房的钥匙拿了过去,害得小姐手里一点余钱也没有,平日里穿得寒碜,住得破烂,竟连肚子也填不饱。

    为了维持生活,主仆三人只能偷偷的做刺绣,托人拿到外面去卖,换些散碎银子,勉强维持生活。

    这种苦,这种罪,真是受得够够的了!

    “当真!”苏沉央用力点头,“以前你们劝我,我总是害怕,如今被拘到那大堂上,酷刑也受了,人也跟死了一次一样,我如今已然想通了,大不了就是死!与其跪着生,倒不如站着死!而且,如今这情形,我们也未必会死!”

    “太好了!”明月和张妈听她这么说,俱是喜极而泣。

    “小姐,只要你能想通,老婆子我便是舍出这条命来,我定要把你安安稳稳的带出这吃人的地狱!”张妈哽声道。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