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77章:那声音真好听!
    “一朵……花……”李画云忽然拧头盯住她,“地狱之花!你见过吗?那么大的一朵地狱之花,鲜红鲜红的,占满整个墙壁!”

    他站起来,在囚室的墙壁上胡乱涂抹起来,他手上本就鲜血淋漓的,此时那血沾染到墙壁上,便如同一支鲜红的画笔,在墙上肆意挥洒着,他画得飞快,不过是一愣神的功夫,竟在那墙上画出一大朵鲜艳的红花来。

    那花瓣如鬼爪,勾勾缠缠,缠住了苏沉央,她的眼前忽地一花,一幕相似的场景,立时在她脑中清晰浮现:

    雪白的墙壁上,一大朵鲜艳的彼岸花,花朵的鲜血,正自淋漓而下,如小溪般潺潺而流,一路流到墙根下。

    墙根下躺着一个女子,赤身露体,雪白的身体上,也长出了一大朵彼岸花,那是有人用刀子,在她身上细细割过,那人以她的四肢和腰腹为画布,以她的脸为花心,画出了一朵真正的,怒放的地狱之花。

    那花朵惨烈浓艳,那血还似未凉透,触在指尖,还似带着微温,她的身体也还未凉透,她其实还未死,还剩下最后一口气,那么痛苦的躺在那里,却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一张嘴,便有鲜血狂涌而出,于是,她便只能用那双血红的泪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啊……”苏沉央下意识的捂住了双眼,泪水夺眶而出!

    这一幕场景,便是叶家被灭门时的情景。

    那躺在地上,被人当作画布的女子,是她的姐姐叶惊音,也是她回家之后,看到的第一个被灭门的家人,是一直盘踞在她脑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自家中巨变之后,她便一直如行尸走肉般活着。

    可这具行尸,却还得想方设法躲避衙门的追捕,她也还得留着这具行尸,来追查真凶,为家人报仇雪耻!

    为了让自己尽快走出来,不至于被这些痛苦吞噬,她不得不催眠自己,封印了关于这段记忆的一些细节。

    可她没想到,她苦心积虑才封印的惨烈记忆,却在这个时候,被李画云这一幅画完完整整的勾了出来!

    “是你,对不对?”苏沉央红着眼睛,颤声叫:“说!是不是你!”

    “当然是我啊!”李画云仍是吃吃笑,“我把她的嘴塞住了,我在她身上肆意妄为,我把她当画布,想怎么画就怎么画,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她的嘴被塞住了,叫不出来,她的手脚被好几个按住了,动弹不了,只能像条死鱼一样在案板上挣扎,啪啪啪……她的身体拍打着案板……”

    “混蛋!无耻!”苏沉央倏地跳起来,如恶虎扑食一般扑向了李画云,她一把扼住了他的脖颈,对着他一阵拳打脚踢,一边踢踹揪打,一边尖声哭叫:“你们这些王八蛋!去死!去死吧!”

    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得楚知白容景等人瞠目结舌,完全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暴起发狂!

    “苏小刀!”楚知白倏地出手,一把将她扯回来。

    然而苏沉央眼含热泪,如癫似狂,竟似疯了一般,拼力挣扎着,仍想去扑打李画云,那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哈哈!哈哈!”李画云狂笑不止,他大声的重复着那句话,“啪啪啪,啪啪啪,那声音真是好听极了!”

    “啊!”苏沉央尖叫着捂住耳朵,痛哭失声!

    楚知白情知有异,命人堵住李画云的嘴,自已扯着苏沉央的衣领,把她提溜出囚室,带到小厅。

    回到小厅后的苏沉央,仍是一直不停的尖叫。

    楚知白没办法,直接一掌将她劈晕。

    然而即便是在晕迷中,她也未能安生,那眼泪好似是秋日里的萧萧冷雨,自始至终就没有停过。

    “原来苏姑娘也会难过……”容若喃喃道。

    “你这不是说废话嘛!”容景轻叹,“她又不是钢铁做的!”

    “可是,我一直觉得她是钢铁做的……”容若咕哝着。

    容景默然。

    自从见到苏沉央,她就是一个女战士的姿态,她无所畏惧,不光不怕苏千鸣那伙人,连他们殿下都敢硬扛。

    她心也是大,一身是伤,照样跟他们一样不眠不休,仿佛永远也不知痛不知疲累似的。

    换作寻常女子,落到这种境地,不定怎样悲伤黯然。她却是浑不在意,整日里乐呵呵的,除了偶尔会对李画云犯个花痴,落几滴眼泪外,其余时间真的是跟他们王府内卫一样吃苦耐劳。

    大家并肩奋战一天一夜,大家几乎都不把她当女人了,拿她当兄弟看了。

    他们是真没想到,女汉子苏沉央,也会有这么脆弱崩溃的时候。

    楚知白也是没想到。

    她在审问期间忽然又发疯,这让他很不耐烦,原本还想着等她醒了,一定要恶狠狠的臭骂她一顿。

    不过这会儿看到她这样,又下意识的将那股烦躁之气压了下去。

    “等她醒了,叫她来见本王!”他丢下一句话,自去忙别的事。

    苏沉央怀疑自己醒不过来了。

    她沉在记忆里的血海之中,拼命挣扎着,嚎叫着,可是血海没有尽头,悲伤苦痛也没有尽头,那翻涌的血浪,一浪高过一浪,几乎要将她淹没。

    苏沉央自认是凉薄之人,可是,叶惊音对她来说,不一样。

    她是叶家长女,比叶惊秋大足足十岁。

    人说长姐如母,在叶家这样一个比较特殊的家庭,叶母虽然一直存在,但对于叶家的四个孩子来说,她其实是缺失的。

    她精神不大好,偶尔会发疯病便算好时,也常神情呆滞,并不与子女交流,绝大多数时间,她都躲在自己的佛堂里念经。

    身为叶家长姐的叶惊音,便承担起母亲的责任来,虽然她其实也不过才二十五岁。

    苏沉央初到叶家,各种不适应,跟叶父更是冲突不断,但一路走来,都有叶惊音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是比叶家父母更重要更贴心的存在,也是她真正依恋的人。

    出事那天是叶惊音的生辰,她原本买好了礼物,准备回家给叶惊音过生辰的。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