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85章:都是变态谁怕谁?
    “我……我要这舌头有何用?”他挣扎着,拼尽力气叫:“你要,就来拿啊!”

    “有骨气!”苏沉央轻拍他肩,“我敬你是条汉子!不过就不知道你的儿女们,是不是也跟你一样有骨气!咱们来试试,好不好?就从……”

    她的目光自四人身上一一掠过,最终落在苏如歌身上。

    “好妹妹,从你开始吧!”她笑盈盈道。

    苏如歌本正抖若筛糠,被苏沉央一指,吓得躲到李知意身上,却被衙役强行拖出来。

    “不要!不要啊!”她尖声大哭,“母亲,父亲,兄长,救命啊!”

    “歌儿,莫怕!”苏千鸣悲声叫,“你是父亲的好女儿!父亲相信你,你……你一定能挺过去的!你是父亲最最优秀的女儿,绝不能让这贱人比下去!”

    可惜,这话对于蜜罐里泡大的苏如歌来说,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她可是个平时擦破点皮,就要娇滴滴哭上一阵的,哪受得了这样的刺激?

    “歌儿,爹答应你,只要你能熬过去,就让宁王娶你!”苏千鸣又扔出一句话,这话瞬间把苏如歌给定住了。

    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

    如果这是一场劫,那么,劫后能嫁给宁王,好像,也就不那么难熬了……

    “苏相,你又瞎说!”苏沉央吃吃笑,“宁王可是皇子,他可不会娶残花破柳毁容女!”

    “贱人,你说谁是残花破柳?”苏如歌跳脚骂。

    “说你喽!”苏沉央嘿嘿笑,“我知道你现在不是,不过,我可以把你变成残花败柳啊!你们怎么对付叶紫苑,我就怎么对付你们,是不是很公平啊!”

    “你……”苏如歌瞪着她,吓得浑身哆嗦,说不出话来。

    “贱人,你无耻!”李知意尖声唾骂,“你怎么可以……”

    “你们可以,我凭什么不可以啊?”苏沉央耸肩,对着她们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装模作样地指使着身边人,“来来来,今儿给你们哥儿几个开开荤,把她拉到那边小房子里去……”

    牢房里的衙役和内卫俱是面面相觑,楚知白的唇角也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但他还是朝那几个衙役点头。

    衙役还没动手,苏如歌那边腿一软跪下了。

    她跪在地上,对着苏沉央捣头如捣蒜,哀声求饶:“姐姐我错了!我知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欺负你了!求你饶了我吧!求求你了!”

    “你光求我有什么用?”苏沉央摊手,“你得求你爹娘啊!他们明知我要什么,却始终不肯说,我有什么办法?”

    “父亲!母亲!救我啊!”苏如歌又对着苏千鸣和李知意磕头,直磕得额角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苏千鸣呜咽一声,拧过头去。

    “父亲?父亲您不管歌儿了?”苏如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苏千鸣闭目不语,那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那个怪人,竟比女儿还重要?”苏如歌放声大哭,“母亲,母亲啊!”

    “苏千鸣!”李知意尖叫,“你这样会害惨歌儿的!”

    “便算你们全都被凌迟处死,便算歌儿被送到窑子里,我也绝不会开口!”苏千鸣嘶声叫,“想要用这种法子撬开我的嘴,休想!”

    “王八蛋!”李知意哭叫唾骂,“你是疯了吗?那个怪物,你为什么要那么护着他?为什么啊!”

    “母亲,父亲不肯说,你说,好不好?你告诉他们好不好?”苏如歌扯着李知意的衣襟,“母亲你最疼我了,你快点告诉他们,好不好?”

    “歌儿,母亲若知道,岂能不说?”李知意面如死灰,泪如雨下。

    “母亲也不知?”苏如歌呆呆看着她,“可是,这怎么可能?”

    “歌儿,母亲真的不知!”李知意捶打着自己的胸口,“你们是我的心尖肉,是我在世间最最重要的人!我若知道,又岂能眼睁睁看你们受苦却不说?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说着,李知意转向苏沉央和楚知白,哀声求道:“我没骗你们!我真的不知道那个怪物在哪儿!”

    “你知道那个怪物……”苏沉央看着她,“他是谁?”

    李知意仍是摇头:“不知道……”

    “可能用刑就能记起来吧?”苏沉央看向楚知白,“王爷,给他们也提提神,醒醒脑吧!”

    楚知白掠了她一眼,没说话,只扬了扬手。

    这一回是苏家四口一起上刑,刹那间牢房里一片鬼哭狼嚎。

    “我真的不知道!”李知意哭叫着,“我知道这府里藏着一个秘密,可这秘密是什么,苏千鸣他从来不肯告诉我!我只知道这秘密跟皇后有关,关乎她的后位与生死,自然也关乎苏家命脉,我知道这是件要脑袋的事,所以,我也从来没有刻意追问过!”

    “那只蜘蛛怪在苏府十数年,不管是我、还是府中下人都有人碰见过他,你敢说你对他一无所知?”苏沉央冷笑,“夫人,你这是诚心要让你女儿走叶紫苑的老路!”

    “我见过他!”李知意急急道,“可是我跟你们一样,都是在夜间无意中碰到,我从来没见过他的真实模样,更不知他住在哪里!”

    “夫人,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救不了你的儿女的!”苏沉央冷哧一声,继续施压,“不如,我们来做个游戏吧!”

    苏沉央起身走到苏如歌面前,扬起自己的手。

    “我这手呢,拜你们所赐,十有八九是废了!你们废我一双,我便要废你们四双,如此,才叫复仇……”

    楚知白那边十分应景,当即命令:“先剁苏如歌吧!”

    左右听令,亮闪闪鲜淋淋的斧头便搁在了苏如歌的手腕上。

    “啊!”苏如歌杀猪一般嗷嗷哭叫。

    “夫人,我从现在开始剁,若你能想起一点不一样的事来,一定要及时提醒我哦!”苏沉央说完,拿起斧头,在苏如歌的胳膊上磨蹭着,每磨一下,都能引来苏如歌刺耳的惨叫声。

    李知意心如刀绞,拼命回忆着,急切想要说出一点不寻常的东西来,想了半天,才道出一句话:“那怪物,可能是她的孩子!”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