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148章:爱哭鬼来了!
    走到二门时,楚知白已经迎了出来,看到那心心念念的容颜,柳纤纤加快脚步,如乳燕归巢一般飞扑过去,亲亲热热的缠住了楚知白的胳膊。

    “表哥!你怎么才出来!人家都等急了呢!”

    “你说话就说话,不要拉拉扯扯的!”楚知白非常直接的指出她行为中的不当之处,拈着她的袖子,硬生生的把她的手拉开。

    柳纤纤面色微红,不过,这样拉扯,在过去那么多年中,不知出现过多少次,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表哥,下次我再来,你就别再让门房通报了,通报来通报去的,忒是麻烦!我直接进来就好了嘛!”她刻意忘却不快,对着楚知白撒娇。

    然而楚知白却还是那张冰块脸,并没有因为她亲昵的举动,有一丝一毫的缓和,回的话比刚才更直接。

    “就是因为不想让你直接进来,才让门房通报的!”

    柳纤纤的脸因着这一句话,迅速垮下来。

    “所以,表哥这是不想见的意思?”她的眼泪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转。

    “我想见的,是一个正常的表妹!”楚知白淡淡回,“花痴表妹什么的,恕我直言,我很厌烦!”

    “呵……”柳纤纤含着眼泪笑起来,“既然不喜欢,那我现在就走,行了吧?”

    她说完转身就走。

    楚知白也不挽留,只对江小鱼道:“送表小姐回府!记得,一定要送回府中!”

    江小鱼还未来得及回答,柳纤纤一拧腰,又眼泪汪汪转回来。

    “我偏不走!”她顿足,哭叫:“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这么多年,我心里只想着你一个人!我那么爱你,为你去死,我都愿意……”

    “我不愿意!”楚知白利落剪断她的哭诉,“我干嘛要你为我死?你有为我死的资格吗?你跑个几百米地都累得气喘吁吁的,你有为我死的可能吗?柳纤纤,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一天到晚的,净说些不着调的话!你好生待着,别惹事,别让本王为你涉险,本王便已经是谢天谢地了!还什么为本王死,这样的话,你怎么好意思说出来?”

    柳纤纤被他怼得满面通红,偏偏又一个字反驳不了,娇弱的小身子踉跄了两下,眼看就要摔倒。

    然而,即便是这样,楚知白也没有上前去扶她。

    一旁的流珠叹口气,及时上前一步,扶住了自家小姐,给了她一个台阶下,心里却不住哀叹,小姐啊小姐,您这是何必呢?这么多年,您一直都这招数,还能不能换个新法子了?

    早在几年前,面前这位爷不理她,她就开始装可怜装弱装病,这位爷头回遇到这阵仗,于是温言细语的哄了她一段时间,小姐由此食髓知味,每回来这王府,都要演上一遍。

    可是,这种事,演第一遍第二遍有用,第三遍用处就不大了,更不用说,这已经演了这么多年了,连她都看厌了,面前这位生性凉薄寡淡的爷,又怎么能不生厌?

    “小姐,您别伤心了!”流珠小心翼翼的扯着她的衣角,“要不,咱们回吧!奴婢瞧着,王爷也挺忙的,最近澡是在办什么大案子嘛,一定也没时间……”

    “我知道表哥忙……”楚知白垂泪道,“可是,表哥,我远道而来,这一路三十里地,跋山涉水……”

    “从绿城到京城,没有山,也没有水,官道通坦!”楚知白一点也没因为她那眼泪心软,该怼继续怼。

    “我就是想在这里歇歇脚,喝口茶再回,行吗?表哥!”柳纤纤这回也不哭了,帕了一甩,红着眼睛瞪着他,忿然道:“便算是陌生人,我停下车来讨杯水喝,也会给的吧?更不用说,我们还是那样亲近的关系!我父亲临死前,托你照顾我……”

    她提到父亲,楚知白便不再说话。

    “小鱼,带表小姐回房休息!”他吩咐道,“午膳快到了,给表小姐准备她爱吃的饭菜!”

    “是!”江小鱼点头,主动上前带路,“表小姐,您请!您的那个房间,我们一直叫人打扫着呢!”

    “有劳你们了!”柳纤纤终于达成了目的,擦干了眼泪,重又露了欢颜。

    楚知白摇摇头,暗暗叹口气,再不多言,转身离开。

    柳纤纤看着他的背影,美眸之中,满满的幽怨和不舍。

    这个男人,她爱了整整十五年。

    自她还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时,她就已经喜欢上他了,他是这世间最最优秀的男子,他简直会发光一样。

    然而,那个时候,她只敢把自己的喜欢埋在心里,因为她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内卫统领之女,而他,却是皇帝的嫡长孙,他的父王是太子,他是太子的嫡长子,他将来也会是储君,会是皇帝。

    以她的身份,是永远也配不上他的。

    可后来,一切都变了,太子出事,太子一家惨遭流放,在去东境途中遇到刺杀,是他的父亲拼了老命,才把他了回来。

    父亲当时受了重伤,伤及了心肺,虽有神医延治,苟延残喘了几年,但最终还是抛下她和娘亲,离开了人世。

    可是,那段时间,却是她最开心的几年,因为她终于可以平等的和他站在一起,而不用像以前那样仰望着他,她可以跟他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做很多很多事,不用再自称奴婢,跪伏在她脚底。

    父亲跟太子妃是远房亲戚,中间隔了几层,但是,不过隔多少层,从这方面来论,她都是他的表妹。

    表妹,表哥,这是多么美好的称呼,青梅竹马,原本就该是一对!

    他不想要她,想要甩掉她,这是不可能的!永远都不可能的!

    她为他蹉跎了青春岁月,她为他至今未嫁,现在二十有三,已经是个正经的老姑娘了,她想了他那么多年,便算是死,都要嫁进这江东王府再死!

    “知白,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柳纤纤在心里暗暗发誓,“你就算是一块石头,我也一定会把你晤化的!你等着,我柳纤纤一定要嫁进这江东王府,一定要做你的新娘!”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