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173章:好戏开演了!
    “苏姑娘小心!”江小鱼眼疾手快,扯着她的后背疾往后拉,终于在那马蹄落地之前,将她生生拽了出来。

    两人因为用力过猛,全都跌坐在地上。

    这时那马也被马夫用力扯住,长嘶了一声,半跪在地上,那马车在剧烈的颠簸下倾倒在地,马车里的东西也都滚落出来。

    “喂,你们怎么驾的车?”江小鱼怒叫,“差点踩到我们了!”

    车夫却是充耳未闻,拴好了马,连滚带爬往那车厢边跑,一边跑一边叫:“王爷,王爷您可摔到了?”

    “无妨!”车内一人气定神闲答了一句,从倾倒的马车内钻出来,虽然姿态有些狼狈,但面色却极淡然。

    苏沉央看清他的模样,倏地一怔,脱口叫:“宁王殿下?”

    宁王向她望过来,眼见得是一个眼生的小厮,便问:“你识得本王?”

    苏沉央干笑两声:“小的曾随我家公子去宁王府赴宴……”

    “既识得本王,那便更好办了!”宁王笑道,“本王的马惊了,真是对不住!可是伤到你们了?本王带你们去就近的医馆瞧一瞧!”

    “啊,没事没事!”苏沉央倒没想到这位宁王殿下如此的平易近人,换作是别的王爷,就算是他的过错,也绝对不会道歉,能让身边的家奴赔些银子,便已是极致了。

    “我们没事!”苏沉央忙摆手,“王爷不必担心!倒是王爷瞧着摔得不轻,您先去瞧瞧吧!”

    “本王无事!”宁王摇头,“那你们的东西可摔坏了?本王加倍赔偿……”

    他说着看向那地上的包袱,只一眼,那嘴便僵在那里了。

    苏沉央明知他不识自己真容,还是觉得有点尴尬,忙不迭的将地上那一堆物事往包袱里装,一边干笑道:“王爷说笑了,不用赔了!小的还冲撞了王爷呢!王爷,我还有事,就先行一步了!”

    说完便跟江小鱼一起快步离开。

    春风阁。

    宁夜趴在那里,笑得前仰后合,停不下来。

    “阿痴,你猜那秋公子来这里做什么?”

    “做什么?”阿痴问。

    “她来买那个什么……”宁夜说到一半,又笑得趴倒在桌子上。

    “她买那个做什么?”阿痴也惊呆了,“那都是小郎君们用的啊!”

    “不知道啊!”宁夜又是一阵疯笑,“这真是太意外了!哈哈!不行,我一定得去探一探,看她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江东王府。

    楚知白看到苏沉央“葫芦”里装的“药”之后,眼睛一阵阵发直,嘴角一阵阵抽搐,过了好一阵,才缓缓抬起头来。

    “苏小刀,你懂的可真多啊!”他似笑非笑。

    “谢王爷夸奖!”苏沉央厚着脸皮干笑,“我的理念是,技多不压身,所以平时非常注意学习,所以也算得上知识渊博……”

    “你这种渊博法……”楚知白呵呵笑,“倒真是挺让人意外的!一个深闺里的小姑娘,不学女红,倒学这些旁门左道……”

    他盯着苏沉央,越看,越觉得她可疑。

    苏沉央被他看得浑身发毛,机智的错开话题:“王爷,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楚知白轻哼一声,答非所问:“你那剧,今晚就可以开演了!”

    “这么快?”苏沉央惊道,“你确定吗?王爷,你们才练这一个时辰,这演技只怕不过关啊!”

    “演给她看!”楚知白看向容景容若。

    容景容若走过来,拿起苏沉央买来的衣裳,穿在身上。

    苏沉央这才注意到,他们已经按她的剧本要求,剃了胡子散了发,再换上她买的红裳,那叫一个妖娆妩媚,

    楚知白伸手揽两人入怀,眸中浓情蜜意尽显,那慵懒迷离之姿,蚀人魂魄,令人目醉神迷!

    苏沉央看呆了!

    这特喵的,也太养眼了吧!

    楚知白自是不用说,本就是仙人之姿,容景和容若她平时倒没怎么在意,此时才发现,这两位也生得好颜色,容若浓眉大眼,呆萌可爱,容若凤眸微挑,自有一段风流韵致在眉梢,这样三个美人儿横陈在一处,简直春光盎然,美不胜收!

    “操练到这种程度,可能骗过她?”楚知白施施然问。

    “能!”苏沉央用力点头,激动道:“简直太能了!王爷,你们这进展神速啊!怎么做到的?这满打满算也就不过是一个时辰,你们居然就练得这般娴熟!真是太厉害了!”

    “这有何难?”楚知白轻哼,傲然道:“不过演场戏罢了!本王会比你差?”

    “那自然不比我差!”苏沉央谄笑回,“王爷不管做什么,都是天下无双!”

    “既然你觉得可以,那么,今晚就开演吧!”楚知白道。

    “今晚?”苏沉央一怔,“这……有点急了吧?”

    “急?”楚知白轻哼,“本王只嫌慢!便是现在马上立刻进行,本王都嫌慢!”

    苏沉央看着他,轻叹:“王爷的这颗心啊!好狠啊!表小姐若知你如此嫌恶她,那颗芳心,都要碎成二维码了!”

    “什么马?”楚知白追问一句,又摆手:“管她什么马,你快点安排吧!”

    ……

    江东王府,未央院。

    夜正深沉,新月如钩,洒下一地凄冷清辉。

    柳纤纤负手立在墙边的一株花树下,痴痴的看着那弯月,嘴里吟哦着白日里看过的话本里的诗句,吟到伤心处,眼眶一酸,扑簌簌落下泪来。

    “流珠,王爷他还是不肯见我吗?”她哀声问。

    流珠轻叹一声摇头。

    “他这回,是真的恨上我了……”柳纤纤掩面悲泣,“流珠,我到底要怎么办?”

    “小姐,要不,我们回府吧?”流珠小心翼翼道,“与其在这里尴尬,不如先避出去,待时日久了,王爷自然就淡忘了!”

    “不行!”柳纤纤用力摇头,“他不会忘的!这个结,就是要现在解开才行!我必须得见到他本人!流珠,你快帮我想想办法,让我见到他吧!”

    “奴婢能有什么办法?”流珠哀叹,“况且他不想见你,你若强行去见,反为不美!”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