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08章:惨烈的凶杀现场!
    厉冥一直盯着他,见他想逃,冷哼一声,伸手把他薅回来。

    “李惟安,你给老子听好,从现在起苏沉央在哪儿,你就在哪儿!你给老子死死盯着他们!”他咬牙附耳低语,“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及时汇报!要是再有像楚天佑那样丢人现眼的事爆出来,老子就活扒了你的皮!”

    李惟安瑟瑟发抖,“姑父,这么难的活儿,侄儿真的不行啊!侄儿是蠢材,委实不是那块料……”

    “你爹既派你顶你兄长的缺,定有他的计较!”厉冥轻哼,“方才苏家的事,你处理得甚好,本公很满意!你不必妄自菲薄!本公相信你,一定有能力当好这个差的!”

    说完,他忽地伸出手,把李惟安往楚知白和苏沉央中间用力一推,大声道:“楚知白,皇上何恤你们办案辛苦,从今往后,鲜花杀人魔的案子,由大理寺协同你们一起办理!”

    楚知白轻哼一声,懒怠搭理他。

    苏沉央站在门前,只顾盯着那案发现场细察,自然更不理会身后这些破事儿。

    倒是李惟安被推搡了那一下,一头撞到了门框上,待看到门内情形,他吓得一激灵。

    那面上的血色褪了个干净,手脚剧烈抽搐着,呼吸也陡然变得急促,下一刻,他尖叫一声,直直的向后倒去。

    “咕咚”一声,他的头撞到屋边的一根朽木上,白眼翻了几翻,头一歪,没了声息,一缕血线自他的脑后汩汩而出。

    苏沉央吓了一跳,忙伸手去探他鼻息,指间气息微微,并无大碍,想来只是因为过度惊吓晕厥了。

    “把他抬走!”她转向厉冥,“一个昏血的人,还硬逼着他办案,真是好笑!”

    “没用的东西!”厉冥大感丢人,抬腿重重踹了李惟安一脚,命人将他抬到一边。

    他自感丢了面子,想着找补回来,便嗡声嗡气叫:“楚知白,皇上命你查鲜花杀人魔一案,到如今已过去七八日,你却什么也没查出来,让这恶贼再次作恶,你怎么说?”

    “本王要是你,便不会说这种话!”楚知白冷哧,“你的主子生出一个鲜花杀人魔的模仿者,你的亲家包庇鲜花杀人魔,而这个魔头是你的表侄儿,你有什么脸来向本王问责?”

    厉冥被他怼得哑口无言,一张黑脸变成酱紫色。

    苏沉央懒怠管他,继续观察血屋内的情形。

    这间血屋比起她之前所见的血屋,更为血腥可怕。

    以前那些血屋,血大多数喷溅在地面上,墙壁上自然也不能幸免,但相对来说,血量比较少,能明显看到,是死者在奔逃时蹭上的,所以墙壁上会留下很多血手印。

    这间血屋的墙壁上自然也少不了这种痕迹,可是除了地面和墙壁上,就连屋顶也溅满了血。

    那血量分布得十分均匀,不可能是死者自已染上的,倒像是有什么拿了器物,接了她的鲜血,在这屋子里肆意挥洒。

    也只有那样的肆意,才能留下这般疯狂的印迹。

    楚知白自然也看到了这一点,拧头看向苏沉央。

    “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难不成,又是那贼厮操纵人作案?”

    “眼下还不能确定!”苏沉央摇头,“先看看尸身吧!”

    “等一下!”楚知白拦住她,扬起袍袖,往那地上用力一甩,那些尖锐碎片便四散开来,现出一条小路来。

    “手给我!”他向苏沉央伸出手。

    苏沉央心里一暖。

    大佬平时又凶又毒舌,可每每到关键之处,都十分贴心温暖。

    虽然他很暖,但是,她还是下意识的不想跟他有什么肢体接触,她可没忘记,这厮是如何的厌恶她!

    “王爷,我自己可……”

    那个“以”字还没说出来,胳膊便被楚知白稳稳扶住。

    “本来爪子就烂了,本王不希望你再跌到这刀丛阵里,把身子也扎烂!”他不悦轻哼,“本王不喜欢用烂刀!”

    苏沉央:“……”

    事儿做得这么暖,话怎么说得这么难听呢?

    本来都被他感动到了,被他这么一说,瞬间什么感觉都没了。

    苏沉央叹口气,由着他扶着往前走。

    楚思嫣的尸身停在最里面的墙角里,苏沉央一路走过去,难免要联想到她当时在这里挣扎奔号时的情形,饶是见多了这种惨烈场面,还是心惊胆战。

    “王爷,你见过之前几个案子的现场吗?”她问。

    “自然!”楚知白回,“青州第八案和第九案,本王跟秋公子一同前往!”

    苏沉央愕然。

    第八第九案跟她一同前往?

    她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这也太邪乎了吧?

    “怎么?”楚知白看着她。

    “啊,没什么!”苏沉央摇头,“既然王爷去过,那有没有发现,今日这地面上的布置,好像比其他案子要用心的多啊!”

    “看出来了!”楚知白点头,“青州案中,那魔头会在地面撒上荆棘碎石和刀片,但那只是随意抛洒,可这个屋子里,却排得密密麻麻,赵夫人受了大苦了!”

    “是啊!”苏沉央轻叹一声,缓缓站到楚思嫣尸身前。

    楚思嫣呈正面仰卧状躺在那里,披头散发,满面血污,双目圆睁,角膜已变得半浑,也出现了严重的尸僵,那双半透明的眼眸中能够看出她死前的绝望和痛苦。

    “咦?她这到底是躺着还是趴着呀!”一起跟进来的容景盯着尸体皱眉,“你说是躺着吧,她这下半身好像不太不对劲啊!”

    “她的腰被拧断后翻转了!”苏沉央一眼便看出其中的蹊跷,“她上半身正面朝上,下半身却是反面朝上,看起来自然怪异!”

    容景啧嘴,“这可真够残忍的!”

    “这好像又跟以前不太一样……”楚知白皱眉。

    “的确是不一样!”苏沉央点头,“不过,那贼厮没能护住楚天佑,算是输给我了,心情郁闷发泄,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最主要的一些特征还是没变……”

    苏沉央戴上提前准备好的牛皮手套,自楚思嫣的头部开始检验。

    跟过去那些案子中的死者一样,头部有剐蹭撞伤,额头淤青有鼓包,当然刀刺割伤更是难免,满面鲜血已然干涸,透出稍暗的紫红色。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