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23章:搜家!
    “王爷倒是提醒我了……”厉弘怪笑,“父亲,咱们是得找找证据啊!没准这院子里,就有血衣什么的,你想那血屋子里,那么大的阵仗,凶手身上,一定也沾染了不少鲜血吧?”

    “说的对!”厉冥用力点头,“的确该好好搜一搜!王爷,这一点您不能反对吧?”

    听到他要搜家,赵立和素娘的脸色就变了。

    赵立倒还好,恢复如常。

    素娘的脸却由潮红转为煞白,白得如纸一般,连手也不自觉抖起来。

    苏沉央看到她的反应,一颗心一点点地往下沉。

    这个素娘,明显是有问题的。

    “本官反对!”赵立冷冷拒绝,“你们只凭班主信口胡言,便诬本官清白,本官全力配合,请来诸多证人作证。这些证人,已足可以证明本官的清白!但你们无权再来搜查本官的家!我大小也是朝廷命官,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搜查之人!若非要搜,先去请旨吧!”

    “说的不错!”楚知白淡淡道,“想搜可以,旨不旨的无所谓,但得先过本王这一关!”

    “楚知白,你这是要公然徇私枉法了?”厉冥瞪着他。

    “并没有!”楚知白慢悠悠道,“本王只是在按律行事,按我东境律法,想要搜家就得先请本王的旨意!”

    “可这不是在东境,是在大楚!”厉冥发狠,“今儿这家本公搜定了!”

    他一声令下,就要动手。

    楚知白那边自然也是剑驽拔张。

    素娘似是被这阵仗吓到了,“啊”地一声尖叫,碰翻了手边的茶盏。

    里面的热茶溅了她一身,杯子滚落在地,在地上开了一朵破碎的花。

    她这一动作,很快又将众人的视线吸引过来,素娘愈发窘迫慌张,弯下腰想去捡那碎裂的瓷片,手刚触到瓷片,忽然“哎哟”一声,却是被锋利的碎瓷片扎伤了手,指头血流如注。

    赵立一见,十分心疼,也懒怠再与厉冥多说,伸手搀起她就走。

    “不许走!”厉弘和厉野挡在两人面前,“休想去毁灭罪证!”

    “什么罪证?”

    先前赵立气定神闲,此时却是涨红了脸,怒不可遏叫:“你眼睛瞎了?你看不到我娘子伤了?”

    “谁知她是不是故意弄伤自己,想要溜之大吉?”厉弘轻哧,“素氏,我劝你,若是知道什么趁早说出来,不然真让本官拿到了铁证,你可是包庇杀人凶犯的大罪,是要被流放千里的!”

    “我呸!”韩南山等人一听这话,气得都围了过来,义愤填膺叫着:“你们说谁是凶犯谁就是凶犯了?我瞧着你们才是凶犯!敢不敢把自己的厉府也敞开来,让大家一起进去搜一搜啊!”

    “就是就是!我看又是想要用那莫须有的罪名来坑人了!我们这么多人,昨晚一直跟赵大人待到深夜,他是有分身法,能跑去那么远的月塘院,带走楚思嫣还杀了她?简直胡搅蛮缠嘛!”

    “若是清白,那便让我们查呀!”厉野扯着嗓子嗷嗷叫,“不敢给我们搜,便是心中有鬼!”

    “妇人心中,的确有鬼!”

    一道愤怒却又哽咽的声音,忽地响起来,将所有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苏沉央倏地抬眸,正看到素娘委屈含泪的眼。

    素娘自进入花厅,便一直垂眉敛目,要不就躲在赵立身后,苏沉央甚至连她的样子都没看清楚。

    这会儿她抬起头来,苏沉央才发现,这位外室,跟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

    本朝男子一妻多妾,娶妻娶贤,纳妾纳色,而这个比妾还要低一个等位的外室,容貌必然该是十分出色,才能让男子忘掉家中的妻妾们,将她金屋藏娇养起来。

    赵立虽然年近不惑,但却生得仪表堂堂,风度翩然,并不似同龄人那般油腻痴肥,象他这样的人,能让他看中的外室,便算没有沉鱼落雁之姿,也该是年轻貌美。

    可素娘却并不年轻了,她看起来甚至比赵立还要苍老几分,皮肤粗糙,额头处似还有一道很深的疤痕。哪怕有头发遮着,仍能看得一清二楚。

    她看起来精神不太好的样子,眼窝深陷,颧骨高耸,身形枯瘦,头发枯黄,就连那手也不似养尊处优之人的手,骨骼粗大,上面也有不少旧伤。

    说起来,单就五官而论,她年轻时应该生得不差。

    尤其是那双眼睛,哪怕眼窝枯陷,仍然波光潋滟,动人心魄,可这整张脸上,除了这双眼睛,便再没可看之处了。

    这是一个憔悴不堪的中年妇人,她站在赵立身边,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不相配。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妇人,让一向斯文有礼的赵立失了沉稳。

    “素娘,你心脏不好,不必与这些人痴缠……”他伸手揽住她,用高大的身躯将他护在了身后。

    素娘却固执地从他身后走出来。

    “妇人心中,的确有鬼!”

    她昂起脖颈,一步一步走向厉弘。

    那双枯寂的黑眸,在这瞬间闪烁着摄人的寒光,似两把利剑出鞘,光芒四射,将那一张枯败的脸也照得活色生香。

    “妇人心中的鬼,就是你们!”

    她忽地伸出手,直直的戳向厉弘和厉冥,“妇人无状,今日便斗胆说几句不中听的话,夫君自追随王爷,厉氏便视夫君为叛徒,非要杀之而后快!如今更是吹毛吹疵,硬要挑夫君的错处,哪怕有坊间邻居数十人为夫君作证,你们仍是不肯相信夫君的清白,非得往他身上安个罪名,方可称心!妇人遇到你们这样的人,岂能不惊?又如何不惶?妇人一弱质女子,一切都依靠夫君,夫君便是妇人的天!天都快要被你们捅塌了,妇人要还是若无其事,反倒更奇怪,不是吗?”

    她这一番话说得十分直白,厉弘也因此被堵得十分难看,赵立却是满面骄傲,看着素娘的眼睛都闪闪发光,看那情形,若不是有众人在此,他怕是要将自己这位红颜知已举起来,再转一个圈,狠狠地夸她一顿。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