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35章:意外发现!
    “大人……衣裳……”

    素娘下意识地低头,目光落在那蓝色衣袍上,瞳孔微微一缩,忙不迭地扯过最外层自己的衣裳,往那蓝袍上面盖去。

    然而那衣裳已被扯得稀烂,捉襟见肘,任她怎么扯也盖不严身上那蓝袍。

    她在苏沉央和楚知白沉默的目光下扯了半天,终于崩溃,掩面失声痛哭。

    “素氏,进屋吧!”

    楚知白淡淡丢下一句话,揽过苏沉央,先行去了花厅。

    素娘被青茵扶着,一步一步走到了花厅。

    “素娘,你身上所穿的,可是你夫君赵立的衣裳?”苏沉央哑声问。

    素娘看着她,答非所问:“苏姑娘,我夫君他是冤枉的,求王爷苏姑娘救救他!”

    苏沉央叹口气,“素娘,把你身上的衣裳脱下来吧!”

    “苏姑娘是嫌我衣冠不整吗?”素娘站起来,“我这就去换件干净的衣裳来……”

    “之前厉弘要搜查,你也是这么说的……”苏沉央叹口气,“我记得你那时刻意打翻了茶碗,说要去换衣裳。后来那脚上带着红泥的骡子出现了,大家全都涌出门去,夫人便是在那时将这件蓝袍穿在身上的吧?”

    “很聪明的做法!”楚知白亦叹,“为了赵立你也算是拼尽全力了!厉弘怕是怎么也想不到,他心心念念想要找到的血衣,被你明目张胆地穿在了身上!”

    “什么血衣?”素娘悲凄摇头,泪水簌簌而下,“王爷、苏姑娘,为何你们说的话我全都听不懂呢?莫非,你们也怀疑立郎是杀害楚思嫣的凶手吗?王爷,你知道的他不是那般愚蠢之人!他跟我说过,早晚有一天会将楚思嫣绳之于法!便算楚思嫣今日不死,明日也难逃法网,他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是啊,何必多此一举呢?”楚知白轻叹,“老实说本王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本王觉得这个疑问,你应该可以解答,毕竟你是他的知心人!”

    “我不知道!”素娘固执摇头,那眼底带上了决绝之色,“我相信立郎他是清白的!他不是凶手!”

    “既然那么相信他,便把他的衣裳脱下来,让我们一验吧!”

    苏沉央站起身来,“素娘,我希望你能配合!”

    “苏姑娘为什么老要跟这件衣裳过不去?”

    素娘看着她,“这衣裳怎么了?我被打伤了,这衣裳上沾了血,不是再正常不过吗?”

    “素娘!”苏沉央再度轻叹,“你知道什么叫欲盖弥彰吗?我们本来只是怀疑,可你这样,我几乎都要确定了!”

    “你……你确定什么?”

    素娘的手微微一颤。

    她坐在那里,僵持片刻后,最终还是将那衣裳脱下来,递给苏沉央。

    “不知道你们想看什么……”

    她咧嘴惨笑,“立郎平日公务繁忙,我想他时便常将他的衣裳穿在自己身上,就好似他一直陪在我身边似的。”

    “这癖好说来有点可笑,但也并不犯法,不是吗?还有,王爷方才说错了,我不是换衣裳时,才把他的衣裳穿在身上。今儿一早,我便穿着他的衣裳,换衣裳时因为里层没湿,所以就没有换下来……”

    她解释着自己的反常行为,还偷眼打量苏沉央。

    见苏沉央从随身携带的布袋中掏出一个牛皮纸袋,纸袋打开来,一片蓝色布角赫然在目。

    她的话就此卡在了嗓眼里,嘴唇哆嗦着,闭上了双眼。

    苏沉央看着那跟蓝色锦袍破损处合得分毫不差的布片,也是一阵唏嘘怅然。

    楚知白盯着那布片发呆,半晌,拧头看向素娘。

    “都说了吧!”他哑声道。

    “说……说什么?”素娘作垂死挣扎。

    “这布片,是从楚思嫣脖间的铁绳上摘下来的……”苏沉央拈起那布片,“不管是布片还是铁绳,都在赵宅发现。”

    “你的意思是说,楚思嫣必然是立郎杀的吗?”素娘掩面悲泣,“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才是知情人,不是吗?”楚知白道。

    “我也不知道……”素娘痛苦摇头。

    “那就从这件衣裳说起吧!”苏沉央道,“说说你为什么要把这衣裳穿在身上!”

    “我……我今日去隔壁院子整理杂物,无意中发现了这件衣裳……”

    素娘哭道,“这衣裳,是双面织锦面料,极其昂贵。他一向十分爱惜,只在走亲访友时才会穿。昨晚赏菊宴他穿的便是这一件,我不明白怎么会莫名其妙出现在旧衣箱里,还窝成了一团。袍角和袖口处还泛着股血腥气,肩头还被剐了一个大口子。”

    “我当时心里就有点慌但也没想太多,还以为他弄坏了怕我说他,这才扔到这里来!我便把那衣裳拿回去洗,哪知一放到盆里,那盆里的水立时便红了……”

    素娘说到这里,手剧烈地颤抖起来,“我当时便知,他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可当时他被叫去了苏府,我也见不到他人,正心神不安时他回来了,他告诉我说楚思嫣死了!他看起来特别开心,他说那个恶妇可算是得了报应了!”

    “他跟你这样说?”楚知白脱口问。

    “是!”素娘点头,“他一向厌恶楚氏,王爷你应该也是知道的。”

    楚知白默然。

    他知道赵立不喜楚思嫣。

    可他不知,赵立如此恨她。

    恨到听闻她惨死一尸两命之时,居然开心到手舞足蹈。

    他一直以为,楚思嫣之于赵立,只是个让人厌恶的女人,远达不到恨之入骨的程度。

    楚思嫣之流愚蠢蛮横,在楚知白眼里她都不够资格让人来恨她。

    看来,他对赵立还是不够了解,更不知这对夫妻之间的隐秘暗事。

    “他告诉你,是他杀了楚思嫣吧?”楚知白问。

    “没有!”

    素娘摇头。

    “当时你们已经上门,厉冥在等他出去,他应是没有机会细说,可我听说厉冥在怀疑他后就害怕。”

    “尤其是听到他们要搜家之后就更害怕了,因为那件衣裳我洗了之后就一直放在卧房里,那上面的血迹根本就洗不干净!还有那个大口子,便是我绣功再好,也无法将他修补得像没破之前一样!”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