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39章:未计入的死者!
    “王爷,我说了,是无意中……”李惟安道,“王爷对往生教所知甚深,便应该知道,他们是昼伏夜出的,只在夜里子时之后聚会,且聚会之地极为隐秘。我有一阵夜间失眠,发现我娘行踪诡异,出于好奇便跟了过去,这才发现了她的秘密!你们知道她为什么要加入往生教吗?”

    “加入往生教者,或有求而不得之事,或有想杀而杀不得的人,或为健康,或为钱权,又或为复仇怨念,因此汇聚在一处……”楚知白道,“你娘想求什么?又或者,想杀谁?”

    “想求我爹专宠,想杀李家的当家主母!”李惟安惨笑,“可惜到最后,她反而失去了一切。因为与往生教有染,令我爹对她避之不及,眼见她惨死,连案也不曾报,就那样草草收殓了;因为她在家中对李夫人施往生教中的咒怨之术,令李夫人对她恨之入骨,对我这个儿子,也是视作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杀之而后快……”

    他说到一半,忽然摆手,“扯远了!现在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会想要真正的杀人魔落网了吧?因为我想用这个消息,来告慰她的在天之灵!”

    “你的意思是说,对你娘处以极刑的是鲜花杀人魔本人?”楚知白问。

    “是!”李惟安用力点头。

    “如何确定?”楚知白皱眉。

    “因为是我亲眼目睹!”李惟安眸中含泪,声音也变得哽咽,“我亲眼看着那个魔头,用那样的方法虐杀了母亲!”

    “你母亲被害之时,你在现场?”苏沉央惊叫。

    “在……”李惟安涩声答,“确切的说是我害死了我娘!若不是我好奇心太强,装作往生教徒,混入了他们的分坛,我娘或许不会死……”

    “你还混入过他们的分坛?”苏沉央急急追问,“那分坛在哪儿?你可还记得?”

    “便是他记得也无用!”楚知白道,“他娘既出了事,说明他被人发现了!往生教一向教规极严又极小心谨慎,出了这种事便绝不会再在那里聚会了!”

    “王爷猜得不错!”李惟安苦笑,“我娘死后我试图找到那个地方,我记得那分坛设在灵济山内,可我却怎么也找不到了,那处山洞似乎已然坍塌,再也看不出原来模样!”

    “那你可看清那魔头模样?”苏沉央急急追问,“当时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

    “我当时跟在我娘后面,不知为何竟无人发现,其实他们防卫极严,但我却莫名其妙混进去了,因而知道了他们一些规矩。我虽是个纨绔,却也有建功立业之心。我娘是外室,终日被人骂作是狐狸精,我更是被李家子弟鄙视。我当时就想着,若是我能打探到这往生教坛主的底细,再报给我父亲,那必是大功一件。我立了大功,也必能让母亲扬眉吐气,另外,也能将她从这种邪教中解救出来!”

    李惟安回忆着当时的情形,渐渐沉入当时的情境之中,“我可能运气比较好,又或者人聪明灵活,很快便跟其他教徒打成一片,我娘知我也加入往生教十分欢喜,觉得我跟她是一条心了!我在那里混了约摸有七日,我娘激动地告诉我,说少主来了!”

    “少主?”楚知白皱眉,“指的是谁?”

    “往生教主的儿子!”李惟安回。

    “原来还是父子共创大业!”苏沉央轻哧,“那少主该不会就是那魔头吧?”

    “正是!”

    李惟安点头,“分坛中的教徒们对教主那是全身心追随,视他为神灵为主宰,对于少主自然也是顶礼膜拜。

    “据说少主极少出现,一年之中,最多会出现那么两三次。可少主却是极大方极灵验的神,他佛光降临之时,会满足最虔诚信徒的一个愿望!这种机会可遇而不可求,所以听闻他将到来,众人皆是欢呼雀跃,我也是激动异常,觉得自己终于要捞到一条大鱼了!”

    “就你这样子……”楚知白轻哧,“居然想单枪匹马捞大鱼,谁给你的自信?”

    “可能是我新得的一种迷药给的吧?”李惟安自嘲的笑,“我从狐朋狗友那新得一种迷药,性极烈,只一包便能放倒一百多号人!我当时想着,瞅准机会把那少主和他身边的随从迷晕了,直接把他捆走就成了,现在想想我真是蠢得不可救药!”

    “的确!”苏沉央轻叹,“恶名远扬却始终难觅其踪的往生教,连官府的勇士都对付不了,你居然想自己单挑……迷药还没撒出,就被人发现了吧?”

    “倒也没那么失败……”李惟安苦笑,“毕竟我还是有点小聪明的,我当时成功接近了他,也成功迷倒了他,可不知怎么的,我要上去绑他时,他忽然就睁开了眼,冲我嘿嘿一笑,他笑得像个调皮孩子,我却毛骨悚然……”

    “那就是他没错了!”苏沉央激动叫,“他就是那样像个孩子似的,喜欢搞恶作剧,喜欢一惊一乍地吓别人,逗别人玩儿……不,不是玩儿,他是要把人逗死的!”

    “苏姑娘也被他逗过吗?”李惟安抬头看她,面上犹带惊恐。

    苏沉央叹口气,她都不知被他厮耍过多少回了!

    “我当时差点就被他逗死了……”

    李惟安回忆起旧事,仍是心有余悸,双手轻颤,原本正在走着,脚步也停了下来。

    “他跟我说,他一眼就看出我不诚心,他说他开了天眼,谁有二心,全都看得到!他笑着问我,喜欢什么样的惩罚,是抽筋扒皮还是油炸清蒸。”

    “我吓坏了,快要晕过去。就在这时我娘忽然冲了出来拿洞里的石灰,往他眼里撒,他痛得大叫。我娘就带着我逃,我们一路奔逃,慌乱中逃到了悬崖边上……”

    李惟安说到这里,掩住脸,蹲了下来。

    苏沉央知他即将触到最最残忍痛苦的回忆,下意识伸出手,轻轻放在他肩上。

    “好了,不用再说了!”她轻声道,“我们都明白了!”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