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86章:怎么那么欠揍呢?
    “以前是没有啊!”顾婶笑回,“以前非儿奶胖,胖嘟嘟的一张脸,什么涡也看不出来呀!这会儿我们非儿开始拔个子了,脸瘦了,自然就能看出来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楚知白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行了,快走吧!”顾婶扯着他,“去给苏姑娘道歉!就这么一个好姑娘,可不敢给气跑喽!”

    一行人转去苏沉央房间,却扑了个空。

    “咦,娘亲呢?”楚知非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明月也不在呢!”

    “许是去沐浴了!”顾婶道,“大早上的,被某人弄了一声臭气,肯定要去洗洗!”

    “对哦!”楚知非转身就往净房跑,一边跑一边喊,“娘亲娘亲,我拿我最喜欢的香泡泡给你,这样就不会臭了!”

    此时的苏沉央,正扯着明月,鬼鬼祟祟,交头接耳。

    “明月,你这就出门,帮我买两套男装,一套你穿,一套我穿!”

    “啊……好!”明月知道她常出门办案,自然穿男装更方便,所以就没有多问,至于自己为什么要穿男装,她也没问,反正小说让穿她就穿。

    “买了之后,你不要回来,去城外的同福客栈……”苏沉央又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听得明月两眼发直。

    “小姐,你……你要干嘛呢?”明月结结巴巴道,“老夫人明明没生病啊,你为什么要我跟王爷说老夫人生急病?你不想跟王爷一起去同福客栈?你这样欺骗王爷,他……他……要是知道了,会很生气的吧?他……他可是江东王哎!他要是生气……”

    “他生气也不能拿我怎么样!你不用害怕了!他人很好的,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杀人的!”苏沉央安抚道。

    “正是因为这样,小姐你才不能欺骗他啊!”明月嘀咕着。

    “我有不得已的苦衷!”苏沉央解释道,“总之呢,你只要知道,我要是不这么做,他才会真生气,才会真杀人呢!”

    “呃……好吧!”明月答应下来。

    “嗯,去吧!路上小心点!”苏沉央将一包银子塞给她,“这事儿也不急,你可以在街上吃吃喝喝玩一会儿,一个时辰后再出发也不迟的!”

    明月点头应允出门,苏沉央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找楚知白。

    现在,不是楚知白想见秋公子了,是她这个秋公子,迫不及待的想见楚知白了。

    最近几日,总有奇怪的画面和声音在脑子里萦绕,她现在真的很好奇,楚知白和秋公子之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而楚知白主动提出的这次会面,就是她解谜的最好机会!

    苏沉央房间内。

    楚知白坐了一会,没见苏沉央回来,起身要走,却被顾婶按住。

    “干嘛?”她拿眼瞪他。

    “姆妈,我身为江东王,日理万机,哪有闲功夫等一个小丫头片子?”楚知白眉头皱得紧紧的,“姆妈,别闹,就这样吧!跟一个小丫头道歉,岂不是有失我的身份?”

    “在我眼里,你没身份!”顾婶轻哼,“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二十六七岁还没媳妇的光棍!”

    容景和容若一旁听到,立时挤眉弄眼,忍俊不禁,被楚知白横了一眼,又赶紧憋回去,然而心里实在觉得可乐,双肩一直抖个不停。

    “可我有后了啊!”楚知白轻咳一声,“我有儿子,有没有媳妇,没那么重要了!”

    “你有没有媳妇,的确不重要,我也懒得管你这些事!可是,非儿有没有娘亲,这很重要!”顾婶攥紧双拳,“事关非儿未来能否健康成长,所以,楚知白,你这回,逃不掉!”

    “可是,我真的不喜欢苏小刀!”楚知白摊手。

    苏沉央这时正好走到门外,听到这一句,脚步微微一滞。

    嗯,大佬自然是不会喜欢她的,他不憎恶她,她已经是谢天谢地,感恩涕零了。

    可是,这会儿乍然听到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还是在跟别人讨论,她的心里,忽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落是怎么回事呢?

    苏沉央站在那里分析自己心里那微妙的失落感,这时,顾婶的声音又传出来。

    “人家苏姑娘也不喜欢你!别以为她跟那些庸俗脂粉一样,会被你的皮囊所惑!她根本就不是那般肤浅的女子!”

    苏沉央听到这话,瞬间红了脸,同时,也搞清了自己那点微妙失落感的来源。

    说一千,道一成,还是美色害人啊!

    顾婶真是抬举她了,她其实不光肤浅,还比那些庸俗脂粉更好色!

    先前对楚知白的那种小鹿乱撞,就是被他冷俊迷人的皮囊所惑!

    帅哥谁不喜欢啊!

    可她垂涎的帅哥明明白白的说不喜欢她,多少有点丢面子,所以才会觉得失落。

    想通这一点,苏沉央瞬间释然。

    屋子里,楚知白的声音又传出来。

    “她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那你干嘛还非把我们往一堆凑啊!”

    “你不喜欢人家,干嘛夺了人家清白?做了这种混蛋事,不需要负责的吗?”

    “不是我夺她的,是她夺我的……”

    “呸!这话说的,怎么那么欠揍呢?”顾婶唾了一口,紧接着屋中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紧接着又是楚知白“咝咝”抽冷气的声音,竟似真的动了手。

    苏沉央听得快意,忙蹑手蹑脚上前偷看,果见顾婶正薅着楚知白的耳朵,另一只手在他身上乱掐乱扭。

    堂堂江东王,被拎住了耳朵,却不敢动弹,也不敢逃,只是苦眉皱眼争辩:“姆妈真是她先祸祸你儿子的!我没骗你!那个苏小刀,她才不像看起来那么乖呢!她可坏了!坏透了!我在山洞里,都快被她欺负死了!”

    “呸!”顾婶轻哧,“你多大个儿?她多大个儿?她站起来只能到你胸口!你居然说人家夺了你的清白!她拿什么夺?你的大腿都比她粗!一个胳膊都能把她举起来!只见过狮子欺负绵羊的,还没见过小羊羔能欺负狮子的!你这话说出来,谁信?你们信吗?”

    顾婶转向容景容若,两内卫飞快摇头。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