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90章:因爱生恨?
    刚刚跑过的人,是他们主子。

    所以,苏姑娘肯定是说他们主子怕羞。

    那么,什么情况下,会说怕羞这种话呢?

    那自然是……

    容景和容若又互相看了一眼,两人都觉得有点眩晕。

    “哥,我现在有点相信主子之前的话了……”容景喃喃道,“可能,他真是被苏姑娘夺了清白吧?”

    “我也有点相信了……”容若喃喃道,“所以,主子对苏姑娘,到底是有情还是无意?”

    “不知道!”容景摇头,“这个问题,太难了!”

    “的确是太难了!”容若感叹,“怕是主子自己也搞不清楚吧?”

    楚知白的确是搞不清楚了。

    他明明喜欢的是秋公子,可每每苏小刀触碰他时,他却难掩心中悸动。

    苏小刀那个死丫头,真的是个女妖啊!

    ……

    苏沉央整整衣裳理理头,准备去赴客栈之约。

    “容侍卫,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她在顾婶那里看到容景,忙问。

    “出发……”容景叹口气,“这还不知能不能出发呢!”

    “怎么不知道?”苏沉央好奇问。

    “这个……不好说……”容景摇头不语。

    “苏姑娘,你师父当真要来见他?”顾婶问。

    “是啊!”苏沉央点头。

    “你师父的口味,跟你挺相像哈!”顾婶又道。

    “我的口味,跟任何人都相像!”苏沉央有点心虚,干笑回,“只要能入口的食物,就没有我不喜欢吃的!”

    “也是!”顾婶点头,“不过,可能因为你会断案,又会医术,吃东西也不挑的缘故,我常常觉得,你就是秋公子!”

    苏沉央被她戳了一句,心里突突乱跳。

    其实要是在昨日以前,她听到顾婶这么试探,也就老老实实承认了。

    毕竟,她是秋公子这件事,又不是什么禁忌之事。

    可经过昨日马车上的事,苏沉央犹豫片刻,到底还是没敢说出口。

    鬼知道在那消失的一年记忆里,她到底对楚知白做了什么?

    看他在马车上那咬牙切齿泪流满面的样子,想来定是没什么好事!

    那么,如果她的身份曝光,真相被揭露,她的处境,定会十分尴尬,甚至有可能十分凶险。

    她跟顾婶虽然投缘,但大家认识尚不足一月,她可是楚知白的奶娘,要真是她伤害了楚知白,她又岂能再对自己好?

    目前自己这两重身份,不管哪一重,都需要楚知白这个大靠山。

    没有楚知白,老夫人她们立时会遭苏应钦他们疯狂报复,赶尽杀绝。

    没有楚知白,她又如何有足够的人力,寻到鲜花杀人魔,为家人报仇,为自己洗脱罪名?

    “我跟师父待久了,的确很多习性都与他相同……”苏沉央心虚道,“顾婶你会有这种感觉,也很正常!”

    顾婶看了她一眼,喃喃道:“也不知大白有没有这种感觉……”

    “他不会!”苏沉央飞快摇头。

    “你为何这般笃定?”顾婶问。

    “在他心里,秋公子是那般美好可爱的人,而我却是个女妖女色狼!”苏沉央笑道,“他怎么可能把我想成秋公子?”

    “也是哦!”顾婶又叹了口气,“那你可知道,你师父跟王爷之间的事吗?”

    “从未听师父提起过!”苏沉央摇头。

    “从未?”顾婶盯住她。

    “是!从未!”苏沉央回,“这几年我经常同师父待在一处,从未听他提起过与王爷有关的事!所以王爷说他与秋公子是至交,我都有点不相信!”

    “呵……”顾婶苦笑,“原来你师父从来不曾提过他……你师父,想来并不喜欢他吧!”

    “为何这么说?”苏沉央问。

    “原因很明显啊!”顾婶哀叹,“他喜欢你师父,不论他是男女,可是,你师父若真是一个男子,又怎会愿意接受一个男人的求爱?”

    苏沉央听到这一句,怔了怔,忽然就明白楚知白在混沌中对秋公子的恨意从何而来了。

    如顾婶所说,他喜欢秋公子,可是,身为秋公子的自己,听到他的告白,肯定会大吃一惊,她一个正常取向的女子,自然不会接受一个有断袖龙阳之好的男子。

    以楚知白这性子,要是被她拒绝了,是不是就会因爱生恨了?

    不过,若只是因为她的一次拒绝,大佬就又失忆又发神经,好像也不太可能的样子。

    毕竟,大佬可不是普通人,能从东境那种地狱之地崛起,抗压能力绝对一流,要说为情所困,就因爱生恨,实在有损他这江东之王的名号!

    她这边胡思乱想,顾婶那边却是哀声叹气。

    “苏姑娘,若是今儿见到秋公子,你能否帮我问他几句话?”她忽然道。

    “可以!”苏沉央点头,“您说!”

    “第一个问题便是……他……他可否中意我们家大白……”

    苏沉央:“……”

    “第二个问题……他跟大白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致……反目……成仇……”

    “成仇?”苏沉央哆嗦了一下,“顾婶,您何出此言?他们何时成仇了?”

    “不知道!”顾婶摇头,“但我觉得,他们之间,肯定是出了问题了!你就帮我问一问,这些问题,困扰我好多年!”

    “好吧!”

    “第三个问题,大白消失的那一年里,跟我们互通音信时,总说与他在一处,那么,他应该知道非儿的娘亲是谁!”顾婶又道,“若他知道,请他务必告知!若他不甚清楚,还请他将知道的一些细节告知!此事最是重要!”

    “好!”苏沉央点头,“我会问他,不过……”

    她顿了顿,道:“顾婶,你所问的这些问题,王爷见了他,应该也都会问他吧?”

    “呵……不会……”顾婶摇头。

    “怎么不会呢?”苏沉央问,“他难道就不好奇,在失去记忆的那一年里,到底发生过什么吗?”

    “他……”顾婶只是苦笑,一旁的容景和容若也是哀叹连声。

    “容景,王爷方才换了衣裳,你去确认一下,那解忧是否在他身上!”顾婶吩咐。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