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现代言情 > 今夜星辰似你 > 第1150章我会保护你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今夜星辰似你 ”查找最新章节!

    纪雨绮嘴角抽了抽,那个叫思思的姑娘,拜托你清醒清醒,你还以为在拍琼瑶剧呢?不赶紧逃走,趁机打电话报警搬救兵,你在这里拖阿翰的后腿,真的是为了他好吗?

    但是纪云翰并不这样想,他很高兴,于思思愿意跟他同生共死,让他有种莫大的幸福感。

    幸好纪雨绮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否则绝对会敲打他那颗大脑袋,恨不得扳开看看里面是什么构造。

    “臭丫头,快点说出刘明的下落,否则我让你们俩都死在这里!”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一面攻击纪云翰,一面恶狠狠地说道。

    “我说过了,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刘思思又急又怒,恼火地瞪大双眼,手里抡起包包冲着抓她的人打去。

    “哼,父债子偿,既然你不知道你老爸的下落,你就替他还债!”为首的男人话音刚落,脸上就挨了纪云翰一拳,他怒火中烧,不再仗着人多掉以轻心,怒声道,“兄弟们,把这小子给我往死里揍!”

    男人朝地上吐了一口血沫子,凌厉的拳头招招致命,一双小眼睛里满是恶毒,“臭小子,既然你找死,老子就成全你!”

    四个人同时向纪云翰扑去,纪云翰英俊的面庞带着伤痕,神情冷肃,浑身爆发出狠戾的气势,竟然堪堪扛住了他们致命的袭击。

    不过他毕竟年轻,实战经验不够,又要分心保护刘思思,很快就在四人的夹击下露出颓势,就在四人一拥而上,打算将纪云翰制服的时候,一道刺耳的警笛声传来。

    “我艹,警察来了!”

    “快撤!”

    那伙打手撇下纪云翰和刘思思两人,急匆匆地逃走,反正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再没有必要留在这里被警察抓进局子里。

    匆忙而混乱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纪雨绮从墙壁后面侧身而出,关掉手机里面的警铃声,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警察,只不过是她下载了一段警笛声,并且用手机播放了出来而已。

    那伙人已经远去,纪雨绮还是没有现身的打算,不是不担心阿翰的伤势,而是她想暗中观察,看看刘思思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孩,值不值得她的弟弟去喜欢。

    “阿翰,你怎么样?是不是很痛?”角落里,刘思思满脸急切地抓着纪云翰的手臂,声音颤抖,带着恐慌和愧疚,“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受伤了!”

    刘思思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蒙上了雾气,粉嫩的唇瓣因牙齿咬得太过用力留下了一丝丝血迹,纪云翰看她强忍着痛苦的模样,很是心疼,身上的痛早已被他忘到一边,柔声安慰道,“思思,这不是你的错,你爸爸欠下的赌债,跟你又没有关系,你千万不要自责。”

    “阿翰,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不值得……”刘思思强忍着眼泪,不让它掉下来,她的这份坚强,落在纪云翰的眼中,更加令他心疼怜惜。

    “你值得,你是一个好女孩,我……”我喜欢你,这几个字还是不好意思说出口,纪云翰耳根上染了一抹绯色,不自在地避开刘思思清澈的眼眸,尴尬地咳嗽了一下,转移话题道,“思思,我送你回家吧。”

    刘思思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将纪云翰额前的短发抚开,明亮的眼中满是心疼,“阿翰,你以后不要再管我了,那些人,他们不会放过我的,我不想再连累你。”

    纪云翰瞳孔骤然一缩,脸色变得难看,沉声道,“思思,在你的心里,我纪云翰是那种胆小怕事的人吗?”

    “不是的,”刘思思连忙摇头,“你误会了,我只是不想让你受到伤害。”

    纪云翰心里一暖,不由咧嘴笑了起来,“我不怕,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你。”

    他的脸颊虽然挂了彩,但笑起来还是一样的英俊迷人,灿烂的笑容,就像阳光一般,照进刘思思冰冷的内心,令她忍不住想向他靠近。

    她抬起脸,光洁的面庞绽放着温婉的笑容,“谢谢你,阿翰。”

    刘思思永远也不会忘记,在她十六岁这年的春天,有一位少年将她从黑暗的人生中拉了出来,原来,她也可以拥有阳光,可是,像她这种身份的女孩,配拥有吗?

    少男少女相携着离开,夕阳将他们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纪雨绮双臂环抱着肩膀,靠在墙壁上,目送他们的背影远去,她那双迷人的凤眸泛起玩味的光彩,刘思思,这个女孩不简单呐。如果不是冷眼旁观,置身事外,就连纪雨绮都难以发现她的可疑之处。

    刘思思提出送纪云翰去医院,纪云翰不想去,他知道自己受的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刘思思拗不过他,只能放弃。

    纪云翰顶着一脸伤口送刘思思回家,这里是贫民区,房子特别简陋,刘思思跟体弱多病的母亲住在两间小小的房间里,她有些不好意思邀请纪云翰进屋,纪云翰毫不介意,大摇大摆地闯入人家房间,还跟刘思思的母亲王雪梅礼貌地问好,“阿姨,我叫纪云翰,是思思的同班同学。”

    王雪梅衣着朴素,正在厨房做饭,见女儿领了同学回家,局促地擦了擦手,满脸堆出笑容,“快坐快坐,我们家太简陋了,让你见笑了。”

    “阿姨您太客气了。”纪云翰客气地寒暄,言行举止之间对王雪梅只有尊敬,毫无轻视。

    刘思思感动于纪云翰的体贴,看向他的眼神也越发温柔,抿了抿唇,说道,“妈妈,阿翰为了救我受了伤,家里还有药水吗?我帮他处理一下伤口。”

    纪云翰一进门,王雪梅就看到他脸上的伤口,没好意思问怎么弄的,没想到是为了救自己女儿所受的伤,她立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连忙道,“有,有,就在电视机柜子里,酒精和外伤药都有。”

    纪云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头发,“不用麻烦了,只是一点皮外伤,没事的。”(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