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1章 求助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最近张员外家里出了一件怪事。

    本在闺阁之内的张小姐忽然发了疯,胡言乱语,光着身子乱跑,被丫鬟仆人抓住之后,叫了几声便昏迷了过去。

    张员外在城内请了不少名医,都是束手无策,最后不得已求助于鬼神,让附近最有名的巫婆前来瞧治。

    结果巫婆到家后刚念完咒语,便一跤跌倒,口吐白沫,人事不知。

    张员外使人抹前胸拍后背,忙活了好长时间方才将巫婆救治了过来。

    那巫婆醒来之后,一脸惊恐,对张员外道:“你家小姐这是招惹到狐仙啦,老身无法驱赶妖邪,还差点被妖邪所杀,这妖怪我驱赶不了,钱我也不要了!”

    张员外大急:“神婆,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若是死了,我也不要活了!还请您慈悲为怀,给我说一个降妖除魔的法儿,不然我这家算是彻底毁了。”

    巫婆想了想,道:“自古妖魔怕恶人,若想驱赶妖邪,须得请一个杀气重,阳气足的天杀星,手持利刃,闯入阁楼,当能震慑妖邪。妖邪心惊之下,自然远离凶煞。妖魔一走,小姐也就无事了。”

    张员外送走巫婆之后,将院内家人召集到一起,问道:“咱们四方城内可有那杀气重阳气重的天生凶人?”

    院内管家道:“员外,这天生恶人还用找么?”

    他伸手指向城南方向:“咱们四方城内,除了此人之外,谁还有资格能被称为恶人?”

    张员外身子一震:“是了,我怎么把他忘了?”

    他想了想,对管家道:“我与此人是本家,在祖上还算是有点交情,如今府内上下都买他的肉吃,现在求他来做事,他不应该推辞才是。”

    管家道:“只是最近听他生了一场大病,老爷您也不曾前去探望,怕是已经伤了情分,老爷要请他前来,钱财、布匹、米面粮油一种都不能少,少一点,他都未必肯前来相助。”

    张员外道:“为了我这爱女,区区钱粮又算得了什么?需要多少东西,你尽快合计一下,今天就去把东西送到他门上,看他怎么说。”

    管家不敢怠慢,命人取了千两纹银,三十石大米,三十匹布,一百斤猪肉,还有十只羊,外加各色点心,命人用车拉了,管家在前方带路,领着众人向南城走去。

    到了城南边泗里街西头,便看到前方好大一块空地,空地上坐着几个汤锅,有的锅里熬着松香,有几个系着围裙的精壮汉子正将一头黑猪横放在了案板之上,准备宰杀。

    那猪又大又肥,似乎感应到自己即将被杀,吓得屎尿齐流,嚎叫声不断,整个身子在案板上不住扭动。

    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竟然难以按稳牢,一名身材削瘦的汉子稍不注意,被那黑猪的后腿踹了一下,整个人踉跄后退,一直退到正在烧着的汤锅旁边,眼看就要一头栽倒在汤锅里。

    张府的老管家见状吃了一惊:“哎呀!”

    这汤锅的直径足有一人多长,里面是滚烫的开水,人若是掉进去,不死也得脱层皮。

    就在这时,众人眼前一暗,一条半截铁塔般的大汉出现在汤锅旁边,伸手扶住后退的削瘦汉子,低声喝道:“废物!”

    这高大汉子方面大耳,大眼浓眉,留着连鬓胡子,耳朵眼里都钻出一寸长的黑毛来,身高九尺开外,相貌十分的粗豪威猛。

    削瘦汉子被这壮汉一扶,身子顿时止住,羞愧低头道:“大哥!”

    大汉哼了一声:“连头猪都搞不定,你还能做什么!”

    他呵斥了削瘦汉子两句,转身看向张府的管家一行人:“老张头,你来作甚?买肉啊?买肉去肉铺里去,要是要的多,我遣人给你们送到府上。”

    张管家弯腰笑道:“元伯,我们老爷家里最近出了点异常,想请你过去一趟,镇镇煞气。”

    粗豪汉子眼睛微微眯起:“是你家小姐的事情吧?她不是生病了么?有病了就去找大夫,找我一个杀猪匠做什么?我又不会治病。”

    张员外家大业大,属于四方城里的极有威望的几个人之一,家里的事情许多人都瞧着呢。

    他的千金得了怪病的事情,早就传的满城风雨,街知巷闻。

    这大汉身为南城一霸,手眼通天,整个四方城发生的事情几乎瞒不过他的耳目,知道张家小姐生怪病一事并不足为奇。

    张管家赔笑道:“今天我家老爷请来了一个神婆观看,说是我家小姐不是生病,而是招了妖狐。要想恢复,须得一个忠肝义胆,不惧鬼神的阳刚大丈夫前去坐镇宅院,只要阳气足,侠气重,妖狐也畏君子,自然羞愧潜逃,不敢再兴风雨。”

    大汉哈哈大笑:“侠气重?是煞气重吧?”

    张管家笑道:“元伯你组建民团,供应满城肉食,保卫一方百姓,还曾救济过不少饥民,说声侠义也不为过。”

    他转身吩咐身边家仆:“还不快把东西都送到张爷府上去!”

    大汉看了看张管家身旁的礼物,道:“都是一家人,何必这么客气?”

    众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迟疑,这大汉的府门一般人可不敢进。

    面前这个大汉众人都认得,他叫做张横,字元伯,乃是整个四方城的一霸。

    此人天生神力,自幼好武,最喜舞枪弄棒,十五岁时去考武状元,因其弓马娴熟,久读兵书战策,因此无论文比还是武比,都是名列前茅,武状元眼看就要到手。

    结果在最后一场比试射箭时,恰逢大风,箭矢射偏,正中兵部尚书敖东光的人中,折断门牙两枚。

    敖东光勃然大怒,将张横打出考场,剥去了他的功名,永不录用。

    张横由此一事,性情大变,返回地方之后,纠集乡勇,组成民团,垄断了整个四方城的生猪交易,开设钱庄,肉铺,绸缎庄子,欺行霸市,好不威风。

    但也有一个好处,整个四方城在他成立民团之后,附近的山贼再也不敢闯进城中劫掠,平日里也都绕着四方城走,就连灾民形成的乱军,在冲击四方城时,也是张横率众打退。

    就连知府大人想要剿灭山贼,也得从张横这里借兵才行。

    张横为人强势,天不怕地不怕,呵佛骂祖,不信鬼神,曾与人打赌,在闹鬼的乱坟场中赤身过夜,丝毫不惧。

    因此巫婆一说恶人,张管家第一个就想到了张横。

    “刘三儿,你领着他们去府内走一趟,把东西接一下。”

    张横看了张管家身后的礼物,挥手招来一条大汉:“去吧!”

    那大汉便领着仆人们穿过广场,向远处走去。

    张横对张管家笑道:“老张头,你且稍等,待我杀了这只肥猪,再与你喝茶叙话。”

    张管家笑道:“元伯请自便,我等你就是。”

    张横笑了笑,拎起一把尖刀,系上围裙,走到不断挣扎的黑猪旁,对按住黑猪的四名大汉道:“都退下,把盆子准备好!”

    四条大汉闻言松手后退,有一名大汉将一个铜盆放在了猪头所在的案板位置。

    这黑猪少了四人摁住四肢,顿时在案板上挣扎开来,眼看就要从案板上坠下。

    张横手掌伸出,结结实实的摁在黑猪身上,正在挣扎的黑猪身子一震,如负山岳,再也动弹不得,四条腿都伸直了,只有嘴巴不断喘粗气。

    张横手中尖刀一闪,已然刺中黑猪心脏,只是一刀,便结果了这黑猪性命,随后鲜血喷出,冲入铜盆之内。

    鲜血放完,张横在猪腿上开了一个口子,取出一个铁棍顺着口子在皮下一阵乱捅,看看捅的皮肉分离了,这才深吸了一口气,低头用嘴巴对着腿上的口子吹气。

    旁人吹猪得折腾小半个时辰,脸都憋紫了,都未必能吹好,但张横丹田气足,只用了片刻功夫就将整个猪皮吹的涨了起来,如同充了气的尿泡。

    用绳子将猪腿绑好以防漏气,张横将腰间染血的围裙解下,随手扔在了板凳上,对场中的几个汉子道:“好了,剩下褪毛分肉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几个汉子轰然声诺:“交给我们便是。”

    张横洗了洗手,看着被杀好的猪,颇有成就感,哈哈大笑:“日他娘诶,爽!”

    随后扭头看向张管家:“老张头,咱们进家说话!”

    他当先而行,领着张管家到附近一个大院子里,让家中仆人为张管家倒茶,两人喝了几口茶,张管家已经将张府内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个清楚。

    他请张横去府内震慑狐妖,事关人命,容不得半点含糊,因此说的十分详尽,万一张横准备不足被妖狐所伤,他手下的民团弟兄可不会与张府善罢甘休。

    “这样啊!”

    张横听完之后,坐在太师椅上,右手食指在扶手上轻轻敲击,闭目凝神片刻,随后睁眼笑道:“这桩事情我应下了,但是有一点,我得先问一下,降妖除魔,这是佛道两家的事情,专业的事情就得找专业的人去做,你们找我一个杀猪的做什么?”

    张管家听张横的说话有点怪,但大约也能明白“专业”这个词语的意思,当下解释道:“当今皇帝要搞什么水陆大会,全国的和尚道士都被召集到了京城,咱们四方城有名有姓的和尚道士也都被请了过去,剩下的都是没本事的人,那巫婆也说了,请他们去不如不请,万一出了人命,反倒麻烦。”

    张横道:“难道你们就不怕我也会被妖狐所伤么?”

    张管家笑道:“您是武曲星君在世,哪家妖怪敢伤您贵体,就不怕天谴么?”

    当初张横考取武举人时,都被城内人称为武曲星君转世,就算是被敖东光剥去了功名,也被民间百姓谣传为遇到了前世的仇家,才会有此报应。

    反正整个城内百姓对张横武曲星君的身份深信不疑,此时由张管家口中说出这个称呼来,还是让张横大感舒爽,笑道:“这都是愚夫愚妇谣传言语,张老何必当真。”

    张管家正色道:“这世上既然有妖邪,又岂能无星君?”

    张横一愣,点了点头:“说的也是!你回禀张松,就说我准备一下,明日就去他府邸做客。”

    张管家松了一口气,微微行礼,转身出门,领着一群仆人远远的去了。

    待到屋内就只有一人时,张横站起身来,负手低头,在屋内踱步,自言自语:“嘿嘿,还真有妖怪!看来我想的没错,这特么果然是一个仙侠的世界。”

    他一脸兴奋的模样,伸手摸了摸腰间的牛耳尖刀:“如果妖怪也分等级的话,祸害张小姐的这个狐妖怕是最低等的家伙了,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成色,嘿嘿,人我杀过,妖怪却是没有杀过,今番倒要杀杀试试。”(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