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2章 门内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狐妖啊。”

    张横兴奋过后,坐在屋内沉思片刻,伸手将墙上挂的一对金锏摘下,拿出软布轻轻擦拭。

    这两根金锏是他在参加武举之时所用之物,长有四尺三寸,单根便有十八斤,两根加起来便有三十六斤,挥舞起来,鬼神辟易。

    不过自从得罪了兵部尚书敖东光被乱棍打出武科场之后,这一双金锏便悬挂在客厅墙上,张横便再也没有用过。

    此时擦拭金锏,想到昔日种种,心中豪情涌动,对院外喝道:“把我的马儿牵来!”

    一名光头汉子从门外探出头:“大哥,你要出门么?”

    张横笑道:“是啊,今日爷们兴起,要去西山打猎,三毛,你去通知一下,让小的们把弓马备齐,随我去西山走一趟,见见血气!”

    既然可能要与妖怪对战,须得先养养杀气,杀人不能无缘无故,打猎却随时都可以。

    张横虽然没有见过妖怪,但却率领民团与贼兵厮杀过几次,知道想要杀敌,非但本领要高,胆更要充足,杀气也得重,只有那样,才能不战而屈人之兵。

    三毛闻言大喜:“三个营的兄弟最近都手痒的很,到底让谁跟着去?”

    张横纠集乡勇组成民团,训练至今,总共剩下八百精壮,被张横分成了三个营,平日里安排在城内工作,维持治安,协助官府处理地方事务,一旦有事,就紧急集合,清剿盗匪,十分英勇。

    “让一营的兄弟随我去,打来的猎物与二营、三营平分。”

    张横摆了摆手,吩咐三毛:“给你一刻钟时间,你去把他们集合起来,完不成任务,三十军棍!”

    三毛吓了一跳,立正敬礼:“是!”

    转身火烧屁股一般向院外跑去,边跑边吼:“集合!一营紧急集合!谁敢迟到,三十军棍!”

    随后外面的号角被吹响,“呜呜呜”响彻全城。

    张横带的民团,纪律十分的森严,一点都不能犯错,违者必严惩,便是他的亲信弟兄都不能免责,无人不怕。

    就在三毛集合人马时,仆人已经将后院的一匹大黑马牵了过来。

    张横已然披挂完毕,身穿软甲,背负双锏,腰挎长弓,他伸手摸了摸马儿的鬃毛,笑道:“老黑,憋的时间长了吧?”

    黑马喷鼻吐气,前蹄在地上不住扒拉,脑袋磨蹭张横胸膛,很是亲昵。

    张横大笑,翻身上马,策马来到院内兵器架前,抽出一杆方天画戟:“走,今天随我去西山走一趟。”

    在他身后有八名仆人跑步跟随,有肩膀上驾着猛禽的,有牵着狗的,有拿着网的,还有人驾着马车,车上装着干粮、清水等物。

    张横策马穿街,来到一处广场之上。

    此时广场上已经整整齐齐站满了人,一个个披挂整齐,手持长枪,腰间挎刀,见到张横前来,所有人都将身子挺得笔直,不敢稍动。

    刚才的三毛站在队伍正前方,向张横大声道:“报,一营满员两百八十人,实到两百八十人,请大帅指示!”

    张横点了点头,眼睛扫视全场士兵,手中长戟向西一指:“出发!去西山!”

    “是!全体都有,目标西山,齐步——跑!”

    毛新亮一声吆喝,带领众人在张横马后跑步跟随。

    四方城外十八里处便是一处山脉,绵延千里,横跨连云洲,山上多虎豹财狼,毒虫遍地。

    张横经常率领民团士兵去山中狩猎,此时行进,那是熟门熟路,穿过大街,直奔西门。

    大街上众人见张横来了,沿途商贩行人、马车惊慌失措,纷纷躲避,看着他率领士兵穿街过巷,远远的去了,都是又惊又羡:“这个大虫又要作甚?”

    “许是打猎去了吧。”

    “前段时间他得了一场大病,好容易再次为人,不想着好好行善,怎么才刚好又要杀生?”

    “人家是天杀星转世,说是心中杀气难消,又不能杀人,只能借杀猪屠狗之法来化解煞气。”

    “什么叫不能杀人?这大虫杀的人还少么?每次清缴盗匪,击杀流寇,哪一个有他杀的多?”

    “那也是杀之有因。”

    “那为什么王员外、冯员外他们都说这大虫是天生暴徒,欺行霸市,是个妥妥的恶人?”

    “老兄,我且问你,这张横可收过你的税?”

    “不曾。”

    “可收过你的租?”

    “也不曾。”

    “可抢过你的生意?”

    “这个……也是不曾有过。”

    “那你为什么要说他是恶人?”

    “因为王员外、冯员外他们都这么说啊。”

    “………………”

    且说张横率领一营精兵,在那西山里横冲直撞,雕翎箭射杀鸡、兔、狐、獐,方天戟斩杀虎、豹、豺、狼,在西山一阵好杀,待到天色黄昏之后,这才率领众士兵满载而归。

    返回城内之后,将猎物赏赐给民团的士兵分了,他本人用了斋饭之后,沐浴更衣,盘膝打坐,静静调息了一夜。

    待到次日天明,方才简单用了饭,身穿软甲,带了三十名精兵,策马直奔东城。

    东城张松张员外早已经遣人在门外相候,见他率众前来,张管家急忙迎上前去:“元伯,你可来了,你可知我家老爷等你如同久旱等甘霖,从昨天到现在,一直都在念叨你,觉都没有睡好。”

    张横将马缰随手扔给身后兵士,问张管家:“哦?贵小姐今日可还好?”

    张管家面露愁容:“依旧是疯疯癫癫,整日水米不进,吃饭只能强行灌进去,实在是愁煞人了。”

    两人说着进了宅院,张松已经听到动静走出门来,叫道:“元伯,你可来了!”

    他拄着拐杖走到张横身前,含泪道:“你这妹子命苦,从小就没了娘,实指望她长大成人,寻一良夫入赘,继承家业,我也好瞑目西归。不曾想出了这场祸事,简直是无妄之灾,元伯,咱们是本家,你妹妹被妖魔作祟,你可不能袖手旁观,你又是城中民团教头,维护一地安稳,于公于私,你都得救我一救。”

    张横与这张松只是两月时间不见,便发现他容颜憔悴,身体消瘦,苍老了何止三分,明明是四十来岁的年纪,却露出了下半世的光景来。

    “世叔哪里话来?我家妹子既然有难,我这当哥哥的岂有不出手相助之礼?只是我一向事务繁忙,少有闲暇时候,因此不曾前来探望。本以为妹子不日便好,却没有想到是中了邪祟。”

    他对张松道:“事不宜迟,还请带我进妹子房间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松喊来几名丫鬟和一个健妇:“你们去带张爷去小姐闺房一趟。”

    张横背负双锏,腰挎长弓、箭袋,随着健妇和丫鬟走近一侧的月亮门,向小姐闺房走去。

    他身后三十名精兵想要跟随,张横背对他们摆了摆手:“这是女子闺房,我一个男子进去,已然不妥,你们若是都进去,那算个什么样子?都在门口等着,留下两人随时听命,没我吩咐,不要进来。”

    又对张松道:“世叔,我这些兄弟都是以一当百的好汉,你可要好酒好肉的供着,不可慢待了他们。”

    张松急忙道:“元伯你且去,这些兄弟我自然让他们吃好喝好,绝不敢怠慢。”

    张横不再言语,身子穿过月亮门,转个弯,向闺房走去。

    门外喧闹声入耳可闻,可一旦跨进门内,顿时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外面的声音好像被一面无形的屏障给隔开了一般,这月亮门外与门内竟然如同两个世界。

    “咦?”

    张横吃了一惊,问前面的健壮妇人:“这院内安静的很呐,阴森森的,你家小姐平日里居住在此,可会感到害怕?”

    那健壮妇人还未做答,旁边的丫头便插嘴道:“张爷,我家小姐最喜热闹,平日里她在院里养花种草,在亭子里绣花吟诗,与我们一起玩耍,大家热热闹闹的,倒也没感到什么不对劲。

    也就在小姐生病之后,我们才觉得这个地方有点安静的过分,花草树木越长越茂盛,青草遍地,犹如野外。现在我们都不敢单独在房内睡,生恐中邪生病。”

    张横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他想了想,转身向外面喝道:“来人,拿家伙把这院内的花草树木全都给我刨了!”

    月亮门的门口一直有两个士兵站在两侧,随时听令。

    按理说,张横这么开口吩咐,士兵们很快就会过来听命行事,可是现在,张横等了片刻,士兵们竟然毫无半点反应,连一个应声的都没有。

    “嗯?”

    他在原地又喊了几声,竟然还是无人应答,转身看去,发现刚才的丫鬟和女仆都不见了踪迹。

    四周安静的吓人,一股凉风盘旋而来,扑到身上冰冷刺骨,草木摇动,落叶纷纷。

    在这一刻,似乎整个阴森森的院子里,就他一个活人。(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