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4章 鬼狐精怪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吱!”

    那白狐临死前发出一声哀嚎,身子在原地转了几个圈,跌跌撞撞的跑到墙洞边,趴在洞口再也不动,鲜血从头部伤口中汩汩流出。

    “大帅好箭法!”

    院内众兵士见到张横将跑的如此快的狐狸一箭射死,羽箭没入地面,全都轰然叫好。

    有人跑到墙洞旁边将那白狐上拎到张横面前:“大帅,这狐狸好肥大,比狗子都要大三分!”

    张横将白狐接过仔细观瞧,只见这白狐周身纯白,再无半点杂毛,个头比一般狐狸要大上一倍不止,堪比巨犬,皮子极为顺滑,拿在手中温润异常,手感十分舒服。

    “看来这便是狐妖了,回头将这狐狸皮剥下,正好做一个帽子,冬天戴上肯定暖和。”

    张横将狐狸摸了摸,大为满意,扔给旁边亲卫:“你们再给我仔细搜查,看看还有没有这玩意儿,多抓几个,看看能不能凑一个狐皮大氅!”

    “是!”

    几名士兵齐齐应是,手持刀枪继续搜查。

    与此同时,张松已经命家人取来了锛凿斧锯铁锹大绳,让府内几十名家丁开始刨除花草,锯断大树,又在张横吩咐之下,取来生石灰、雄黄、硫磺等物,将之研磨成粉末满地抛洒,以绝毒虫。

    整个院子里呜呜泱泱全都是人,仆人丫鬟跟在兵士后面,干的热火朝天。

    只是找了半天,再也没有白狐出现。

    “有黄鼠狼!”

    “抓住它!”

    “他妈的,臭死啦!”

    “往南跑啦,截住它!”

    众士兵在搜查一座假山时,从假山后面跑出一窝黄鼠狼来,四处乱窜,翘尾放屁,臭屁化滚滚为黄烟,闻者欲呕。

    几名想要抓捕黄鼠狼的士兵被臭屁熏得眼泪鼻涕直流,哇哇呕吐,脸都被臭屁熏黄了。

    张横见状哈哈大笑:“刘三儿,关门放狗!”

    他这次前来特意牵了几条细腰黑犬,最是凶猛不过,外出打猎时,野兔、狐狸、貂鼠、鹿、獐都难以逃脱这些狗子的追杀。

    张横知道这次面对的有可能是狐妖之后,特意带了猛犬、鹰隼等猛禽,如有狐妖逃脱难追,便放猛禽追杀。

    此时听了张横吩咐,刘三儿等人急忙将狗绳解开,几条细腰黑犬口中“呜呜”有声,向着乱窜的黄鼠狼追去。

    就在此时,又有兵士发现一窝毒蛇,又是一阵慌乱。

    张横找到张松张员外,奇道:“世叔,你这后院这些小动物,难道是家养的不成?怎么这般多?我便是昨天在西山打猎,都不曾见过小动物如此密集的场所。”

    张松尴尬道:“元伯,你妹子从小喜欢养花种草,家中仆人不敢损坏,时间一长,便滋生出这么多东西来,这次你来,正好清理一番,给它们来个断根!”

    人多力量大,上百人一起劳作,只用了两个时辰不到,便将整个院子推平,就连假山都被推倒,里面的小黄鼠狼悉数打死。

    在张横的命令下,毒蛇、蜈蚣、蝎子、臭虫,便是一只苍蝇看到了也要尽量打死,不留活物。

    如此折腾了一下午,整个后院顿时变得空旷敞亮起来,张横对张松笑道:“世叔,明日你再找人将这地面铺上青石,只留假山和花圃,最多留下两颗枣树,这才算是消弭阴气的宅子。”

    他说到这里,问道:“忙到现在,我还不曾见世妹一面,现在她怎么样了?可有什么变化?”

    张松遣女仆前去探视,回禀道:“老爷,小姐醒了!说是饿得慌,要吃饭。”

    张松大喜:“快!快给小姐准备吃食!”

    张横急忙阻拦:“且慢,久病之体,虚弱无比,不可暴饮暴食,只能吃点流食,给我世妹喝点稀粥就行,待到三五天后,身体好转,再慢慢调整饭量,不然怕是会出问题。”

    “对对对,现在不能多吃!”

    张松附和道:“元伯说得对,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你们按照元伯说的去做,快点去!”

    他吩咐了仆人之后,忽然流下泪来,对张横深深作揖:“元伯,若不是你出手相帮,我这个家算是毁了,请受我一拜!”

    张横急忙伸手搀扶:“世叔,世叔,不可如此,不可如此,愧煞小侄了!”

    张松抹泪道:“咱们去你妹子房内看看去!”

    张横点头道:“正要去探望一番。”

    两人穿过假山花园,转折两次,顺着廊道前行,走了有一百多步,来到一个敞开的房门前,张松敲了敲门:“孩儿,你哥哥元伯来看你来啦!”

    张横向屋内看去,之间前方一座绣花屏风挡在了门口,透过屏风隐约可见几个丫鬟在里面忙活,身影摇动。

    有丫鬟迎了过来:“老爷,小姐刚刚醒转,衣衫不整,不好见人,还请张爷多担待。”

    张松闻言看向张横。

    张横哈哈笑道:“只要人好了就行,世妹多保重身体,今日再请来大夫开点温补的药材,不出一周,保证痊愈下床。”

    屏风后面传来一道女子柔和虚弱带点沙哑的声音:“多谢世兄吉言。”

    张横笑了笑,转身走出闺房,将时间留给了张松。

    张松向张横点了点头,进入屋内,对女儿好生安慰,激动之下,老泪纵横,宽慰了女儿好一会儿,待到女儿沉沉睡去之后,方才走出房门。

    门外张横背负双锏,腰挎长弓,负手看天,听道脚步声后,转过身来:“世叔,你觉得我刚才射杀的那只白狐便是狐狸精么?”

    张松道:“整个院子里就那一只狐狸,不是它还能是谁?若它不是妖怪,如何便这般肥大?”

    张横皱眉道:“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若是妖怪如此容易杀死,那还能称之为妖怪么?”

    张松道:“元伯,你是武曲星君转世,勇武过人,杀这狐狸自然觉得容易,可即便是你,还差点被毒蛇咬伤,若是换成旁人,怕是已然没了性命。你觉得好办,但是对我等来说,却是一件天大的难事。”

    在这个世界里不乏妖狐精怪故事传说,故事里一般都说狐妖精怪其实没多大法力,只能影响身子弱的人,若是遇到天杀星君,烈烈君子,浑身气血如火,浩然正气灌顶,别说妖狐了,就是妖王都要退避三舍。

    所以说妖怪再厉害,也有其极限,如同狐妖猫妖,最多也就在暗夜里能迷惑几个人而已,那已经是生平高光时刻,若是在白天与人相遇,便是寻常百姓也能将这些妖怪打个半死。

    张横杀死了狐妖觉的太过轻松,与想象中与狐妖大战三百回合的场景截然不同,但在张松等人看来,以张横如此凶恶之人尚且耗费如此多的人力,准备如此充足,历经凶险,方才将妖狐杀死,已经算得上是大费周章极其不易了,足以大书特书。

    他们眼中的困难与张横心中的困难程度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既然世叔如此说,看来是我多心了。”

    张横想了想,从腰间解下一把牛耳尖刀递给张松:“世叔,这把尖刀是我平日里杀猪屠狗所用,也曾剖出过敌人心肝祭奠战死的兄弟,都说这刀子上有血腥煞气,能避鬼神。你且拿着,放在世妹床头,万一还有妖怪惊扰世妹,或许这把刀子能吓它一吓。”

    张松伸手接过,顺势拔出,只见这把牛耳尖刀刀身乌黑,刀刃雪亮,中间一道血槽隐带血线,刀把红黑之色,似乎被鲜血浸染透了,从中透出隐隐的血腥气息。

    “那我暂且收下,若是几日无事,我便遣人再送到府上去。”

    张松将尖刀插入鞘内,对张横道:“元伯,前院已经备下酒席,走,咱们过去,且饮上一杯酒水,我要好好谢谢你们。”

    当下张府大排宴宴,宴请张横等人,推杯换盏,大加吹捧,一直喝到三更半夜,酒席方才散场。

    张横与众将士吃饱喝足,策马而行,摇摇晃晃返回府内不提。(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