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12章 四贤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滚你奶奶的咸鸭蛋吧!”

    张横笑骂了毛新亮几句:“还不快去!刚才那小娘子不是咱们四方城的人物,她的眼神很不对,看我时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味道,不是高官之女,便是修真之士,身份来头定然不小。”

    毛新亮心中一惊,这才知道张横确实是有正事,而不是突然春心大动,想要女人。

    他不敢怠慢,急忙喊来一名下属,吩咐了下去。

    张横在这四方城经营多年,将这四方城经营的铁桶一般,有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们的眼睛,想要在四方城查一个人,轻松至极。

    就在张横返回府内两个时辰后,有关那红衣女子的信息已经到了张横手中。

    “昨天刚到,还是京城人士?”

    看着客栈老板提供的消息,张横微微一愣:“京城的路引倒不像是假的,所谓无利不起早,他们从京城大老远的来这四方城做什么?”

    京城人士来四方城,定然没有什么好事,这四方城处于连云洲边陲,而连云洲又是大殷朝最南方的一个州府,土地贫瘠,环境恶劣,多毒蛇猛兽,一向少有人来。

    朝廷流放犯人和政治犯,一般也都会发放到连云洲,饱受毒虫摧残之苦,有的更是直接发配到四方城中,终老其间。

    按道理来说,只要不是脑子有坑的人,是不会主动赶到四方城受这份苦,就算是想要见识一地风土人情,那也都是去连云洲北方的几个大城市才对,来四方城简直就有点难以理解。

    历朝历代的官员,能在四方城内任职的,基本上都是受排挤之人,否则绝不会分配到这鸟不拉屎的所在,管理一群泼皮蛮子。

    这里民风彪悍,也就张横这种无法无天的暴戾之徒才能立得住脚,外人根本就难以适应。

    如果那红衣女子来自京城,那么在排除寻亲访友之外,就必有所图。

    “难道是我之前在京城结下的仇家来找我寻仇来了?”

    张横昔日考取武举,争雄武科场,沿途行事未免嚣张了一点,一路上遇到了好几起挑衅的事情,被他出手打死了好几条人命,就连太尉长孙权的儿子都被他暴打了一顿,捏碎了一颗蛋蛋。

    “当初老子捏碎长孙武雄那小子的蛋蛋时,是蒙着面从背后把他打晕的,按道理说不应该查到我的头上来。不过事无绝对,还是得要提前防范一下。”

    张横喊来一名亲卫:“这段时间给我好好注意一下城里的新面孔,看见可疑人物后,暗中监视,有特殊情况及时汇报!”

    在这四方城内的十几家有名气的酒楼、客栈、当铺、药铺、赌坊,都是张横的产业,这里面自然安插了不少眼线,如果有可疑的人物,这些眼线基本上能够监视到每一个阴暗的角落。

    四方城内发生了什么事情,都瞒不过这些人的眼睛。

    如今张横吩咐下去,城内这些眼睛都已经睁开,睁大,仔细探寻每一个可疑身影。

    将一切可能出现的问题考虑仔细之后,张横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凝神,将自己这几天的所作所为从都到尾在心中过了一遍,遍查不足与可疑之处。

    直到这几天的事情犹如一条清澈的小溪在他心中缓缓流淌,再无模糊之处,他才睁开了眼睛。

    门外脚步声响起,一名亲卫走了过来:“少爷,蛇皮和那巨狼的皮子送来了,应该放到哪里?”

    张横精神一振,笑道:“去四贤街,把那蛇皮拉到老邢的皮匠铺,让他给我做一套皮甲,那狼皮么,就送到巧手婶的裁缝铺,让她给我做一个翻领大氅。”

    亲卫面有难色:“老爷,他们两个脾气都有点古怪,要的钱又多,一向看我们不顺眼,还时不时的关门歇业,有时候搞不好还要打人骂人。今天去他们店里,怕是又要吃几个耳光。”

    四贤街是四方城内的一条杂货街,里面干什么的都有,其中有一家有名的皮匠铺,还有一家铁匠铺,还有一家裁缝铺,旁边还有一家木匠铺,这四家店铺比邻而居,手艺精湛,做出的东西又美观又耐用。

    只是这四个店铺的主人脾气都有点古怪,做生意竟然还要看眼缘。

    他们要是看你不爽,给钱都不给你做,看你顺眼的话,不给钱都愿意做,十分的桀骜古怪,张横年幼之时曾与其中的铁匠起了争执,被铁匠拎着腿在一棵树上轮了几次,树都轮断了,被打了个半死。

    后来养好伤后,苦练武功,再去找铁匠报仇,结果又被铁匠打了一顿,呕血三碗,养伤三月。

    旁边的皮匠见张横被打,笑得不行,惹怒了张横,想要找皮匠的麻烦,结果又被皮匠打了一顿,又养了三月的伤。

    当时若不是附近木匠铺的冯木匠和裁缝铺的巧手婶出面相劝,估计张横真有可能被他们打死。

    从此之后,张横面对街上这两个恶人比谁都老实,见面时也是规规矩矩,不敢再过分嚣张。

    他这具身体的一些本领也是铁匠和皮匠教的,虽然没有师生的名分,却有师生之实。

    张横平素里有些怕他们两个,除了逢年过节带点礼物送过去外,平日里懒得去见他们。

    今天得了蛇妖的皮子和巨狼的皮子,实在是舍不得浪费,才想起了那个老邢那个皮匠和巧手婶来。

    “这次我亲自去把东西送给他们。”

    张横见亲卫有点害怕,哈哈笑道:“放心,老邢那老东西心黑手狠,不是东西,旁边还有巧手婶看着呢,老子死不了!”

    当初张横被皮匠和铁匠打的时候,张府亲卫曾出面为自家少爷报仇,结果全都被打了个半死,因此不但张横有点害怕皮匠和铁匠,就连他的这些亲卫也十分忌惮哪两个老东西。

    好在他们平日里神神秘秘的,时不时的关门歇业,也从来没有主动找过别人的麻烦,因此这么多年,双方倒也相安无事。

    将蛇皮与狼皮用车子装了,张横率领众人大踏步的走向四贤街。

    四贤街在整个四方城都大大的有名,猎户的皮子,采药人的药材,各种胭脂水粉,同期铁器,木工家具,等等东西应有尽有,聚拢了好大的人气。

    张横率领亲卫拉车到了四方街时,四方街上的百姓顿时就疯了,四散奔逃,整条大街片刻间就空了一片。

    “什么是净街虎?老子这才是真正的净街虎!”

    看着空荡荡的大街,张横叹了口气:“他妈的,老子从未欺负过他们,他们也从未见过我行凶,单凭传闻却把他们吓成这样,当真是奇哉怪也!”

    他挺胸凸肚大步前行,到了一家门脸熏得黑乎乎的铁匠铺前停了下来:“老金,我这有一块金属,估计不是凡品,你帮我看看怎样?”

    铁匠铺内,一名身材高大的汉子正拎着小锤子“叮叮当当”敲打铁器。

    张横到了他面前,这汉子也懒得抬头,手中小锤子继续敲打砧板上的一个剑胚,每敲一下,就有一蓬火星从中喷出,将光线有点暗淡的铁匠铺映照的瞬间明亮起来,随后又暗淡了下去。

    整个铁匠铺的空间如同暗夜里抽的烟袋锅子,笼罩在明灭不定的火光之中。

    张横也不着急,就站在旁边仔细观看这汉子打铁,看了几眼之后,忽然觉得这汉子打铁的姿态和声音有点特别,此人手中的小锤子每在剑胚上敲击一下,那剑胚就颤动一下,剑胚颤动一下,张横的头顶就麻了一下。

    似乎眼前大汉手中的剑胚变成了自己,他一锤锤的敲击剑胚,就好像敲击在自己身上一样。

    初始一锤敲击在剑尖之上,张横的头顶就是一麻,眼看着小锤子从剑尖一直向下敲打,张横也是从头顶麻到尾椎,随后这股麻意顺着两条腿一直麻到脚底涌泉穴。

    那大汉最后一锤砸在了剑胚的把柄处,发出轰然巨响,整个房间都被一蓬火星充斥,变得红彤彤一片。

    张横体内真气也为之一震,束发丝绦“砰”的一声爆散开来,只觉得周身穴道与刚才爆发出来的火星点点映照,真气在体内疾走飞驰,刹那间转了一个周天,全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随后一股浊气从体内左冲右突,“砰”的一声从粪门喷出,放了个大屁,将裤子崩破,露出了大黑屁股蛋子。

    张横大囧,破口大骂:“老金,你个老东西,你是不是故意的?”

    那打铁的汉子懒洋洋抬头,看了张横一眼:“短命小子,你还没死啊?”

    随后他眼睛睁大,双目瞬间亮了一下,如同一股冷电般照耀了张横的里里外外,随后重新变成懒洋洋的样子:“有点意思!你能有什么狗屁好东西?拿来我看。”

    张横将腰包里得自巨狼体内的蛋型金属放在了汉子金铁匠面前,发出了“砰”的一声响:“你来看!”

    老金不以为然的看了那金属一眼,片刻后,脸上变色,伸手将金属缓缓拿在手中,站直了身子,看向张横:“这是从哪里得来的?”

    张横道:“你就说这东西怎么样?”

    老金默然片刻,道:“这块铁有点小,你想要打造什么东西?”

    张横察言观色,便知这金属果然不是凡品,天下间能让老金神情变化的东西,那肯定不坏。

    不过眼前这块金属确实有点少,也不知道打造出来的东西能做什么,他想了想,从腰间拔出随身的牛耳尖刀:“我这把刀子用的惯了,你把这块金属给加到这把刀子上可能做到?”

    老金接过张横的牛耳尖刀,眼睛眯了眯,微微点头:“这刀子还算不赖,我可以将这破铁加入刀子里,不过手工费得商量一下。”

    他指了指砧板上的无名金属:“这东西得分我一半。”

    “卧槽,都给你算了!”

    张横大怒:“你这老东西,越来越心黑了!我给你一半,我的金锏和长戟怎么办?我另外的兵器也得回回炉,自己都不够,你竟然还要黑我的?”

    老金淡淡道:“那就要三分之一。”

    “最多四分之一!大不了老子去找老邢,那老东西肯定也有办法!”

    老金叹了口气:“行吧,四分之一就四分之一,把你的几件兵器也送来,我重新给你炼制一番,你明天来取就成。”

    他想了想,对张横道:“你命中横死,运交华盖。最近少出去,省的被人弄死,还要连累老子给你报仇。”

    张横呸了一声:“你这老东西嘴里就没有好话,看到你就一脸晦气!”

    他对着金铁匠骂了几句,又吐了几口唾沫,这才光着屁股走出了铁匠铺。

    旁边亲卫急忙脱下外衣,缠在了张横腰上,以免自家少爷丢人现眼。

    在张横前脚离开铁匠铺,金铁匠后脚就关上了门,挂上了歇业牌。

    “这么早就下班,早晚饿死你个老东西!”

    张横扯开裤子对着铁匠铺的大门撒了泡尿,这才算是出了口气,哈哈大笑,转身向旁边的皮匠铺走去。(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