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18章 吩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大魔天手?有点意思!”

    张横将手中兽皮书册翻看了一遍,笑道:“杀怪竟然还爆物品?”

    他将书册扔给一名随身亲卫:“把这石云义的尸体剁碎了,晚上埋到新上任的知府花园里,这书册直接扔到知府儿子的房间。至于这些金票,就在衙门附近的钱庄兑换成现银,嗯,兑换之前记得不经意说出自己是知府老爷的人。一定要不经意的说出,不要刻意为之!”

    张横说到这里,将石云义的折扇拿在手中看了看,见这折扇的扇骨下有黄金吊坠装饰,卖相极佳。

    他想了想,对另外一名亲卫道:“拿着这把扇子去衙门前走一遭,故意丢在他的管家钱演面前,然后让后面的兄弟过上几个呼吸前去捡取。”

    他对这名亲卫道:“那钱演见钱眼开,雁过拔毛,既然知道这折扇是无主之物,他定然会前去争夺,说这折扇是他家的。捡扇子的兄弟故意与他争执一番,让街坊四邻和过路之人前去评理,人越多越好,那些人自然不敢得罪知府家的管家,这扇子最后必然被钱演所有。”

    张横说到这里,咧嘴笑道:“这新来的知府大人,好像看老子有点不顺眼,最近这几天处处找老子的麻烦,嘿嘿嘿,这次老子也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

    他安排好之后,见亲卫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挥手道:“快去照办,小心行事。”

    几名亲卫领命离开。

    老管家张忠凑近张横,低声道:“大帅,这书里的功法您不修炼么?这石云义来头不小,能被他随身携带的秘籍,肯定不会很差。”

    张横哂然道:“那他为什么还死在了我的手里?”

    他对老管家叹道:“这这书里功法,万不可抄录,更不能修炼,谁炼谁死!张忠呐,这可是一个有神仙妖魔的世界,你以为人家门中的功法神通这么好修炼?这是会死人的!”

    张忠心中悚然,但还是不懂:“咱们偷偷练了,平素里不用,关键时刻保命来用,也不成么?”

    张横摇头道:“这大魔天手,须得以魔天宗的独门心法催动,才能施展开来,而一旦修行这门心法,就自然而然会被魔天宗的高手感应得知,魔天宗我不了解,也不想太过得罪他们,这门功法还是不练为妙。”

    张忠道:“可是少爷,我们已经得罪他们了!杀了他们的弟子,已经是不死不休了。”

    张横笑道:“杀死一两个弟子而已,对于一个宗门算的了什么?人家真正在乎的是传承,又不是什么不重要的狗屁弟子!”

    这石云义身为大派弟子,本领如此稀松,行事如此莽撞自大,一看就不是什么太过重要的弟子,杀了也就杀了,正好趁机陷害一下新来的知府和总兵出口恶气。

    如果石云义真的魔天宗看重的真传弟子,那么就只能说明魔天宗也不过如此,连石云义这种弟子都是真传弟子的话,可见他们门中并无惊艳之辈,那张横还怕个鸟甚,直接叫板就是了。

    张忠对这一点难以认知,他不敢多言,只能依计行事,但心中总是有几分忐忑不安,同时有点小小的贪心,终于还是在暗中将《大魔天手》这本秘籍抄录了一份,放在了隐秘之处,以备不时之需。

    且说张横将石云义的事情处理好之后,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杀猪刀,只见杀猪刀已然扭曲变形,刀刃也卷了。

    这石云义估计是修炼肉身的高手,锻体法门十分高明,筋肉结实,骨骼坚硬,就连内脏都极其坚韧,刚才张横以杀猪刀捅杀此人时,刀子入体之后,竟然被骨骼和筋肉所阻,刀刃崩卷,是张横灌注真气之后,方才一刺而入,真气在其体内爆发,方才灭了石云义的生机。

    就修为而言,这个石云义比之前张横遇到第一个魔天宗弟子要强横十倍不止,竟然在张横手中隐然有反击之力,却也不是一无是处。

    “这把刀子得磨一磨了!”

    张横将杀猪刀扔给一名屠夫:“这石云义躯体强硬,堪比铁木,一身滚刀肉,杀他一条命,刀刃都卷了!但这刀子磨一磨依旧能用,不要浪费了!”

    众人见张横只是杀了石云义一个人,刀刃就卷了,都感吃惊,看了看屠夫手中的卷刃杀猪刀,又看了看被张横捅死的石云义,无不骇然。

    一个人的躯体竟然坚硬到如此地步,当真是骇人听闻。

    而一个躯体如此强横的高手,却被自家大帅一刀杀了,则更是令他们震撼。

    不过想到连蛇妖和巨狼都死在了张横手中,众人倒也心中释然,连妖怪都能被张横杀死,石云义再厉害又能比妖怪强到哪里去?自然是一刀捅死的命。

    “你们继续杀猪,我去四贤街取我的兵器,若是我有双锏在手,石云义早就被我一击打死,也不至于损坏了一把刀子。”

    张横吩咐下去之后,喊了几个兵丁开路,直奔四贤街。

    他是本地一霸,恶名昭著,能止小儿哭,街上走了一通,驱散人群,来到金铁匠店铺门前。

    店铺里金铁匠正在锻打一个剑胚,叮叮当当声不绝于耳,火花四溅。

    眼前这剑胚与他之前锻打的剑胚似乎是同同一件东西。

    自从张横认识金铁匠以来,这金铁匠平日里除了为客户打造一些兵器农具之外,就是在敲打一个剑胚。

    张横一直以为他打造的都是别人的刀剑,直到今日才发现,此人平日里闲暇之余敲打的剑胚,竟然有可能是同一个剑胚。

    一个剑胚竟然打造了十几年,甚至可能是几十年。

    “你来了?”

    金铁匠手中锤子敲打不停,低头拿着铁钳子不住将剑胚翻来覆去,小锤子也随之敲打。

    与前几日相比,金铁匠隐然发生了点变化,但到底有什么变化,张横也难以说得上来,只感觉此人流露出来的气势与神情与自己印象中戾气冲天的金铁匠有一丝不同。

    “短命小子,这次便宜了你!”

    金铁匠眼皮子抬了一下,伸手指了指身侧的墙壁:“你的东西做好了,那去吧!”

    张横扭头看去,只见那墙壁上挂着一双凹面金锏,上有一道道金光遍体游走,犹如活物。

    在那金锏旁边挂着一杆青色长戟,戟杆青油油如同一条青龙,似乎随时要腾云驾雾,扭动升空。

    张横吃了一惊,大步走到墙壁前,伸手将双锏摘下,拿在手中之后,只见这两把金锏无一处不妥帖,在手心中轻轻颤动,如同活物般在轻轻呼吸。

    被张横拿在手中之后,金锏上一道道金光符文闪电般游走,爆散出两朵金光,将整个铁匠铺一霎时照亮。

    金铁匠手中锤子陡然凝滞,愕然看向张横:“灵物认主?刚才还是凡品,如何忽然就生出器灵?”

    ps:本书已经改成了签约状态,如果有可能的话,还请投个月票啥的支持一下,现在的推荐机制对特么新书实在太不友好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