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19章 神兵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金铁匠前两日遇到真人练法,得了一丝道气儿,以之运用到了打造兵器之上,将那天垂金线,七色彩虹摄取了一部分,注入到了炼制兵器之内。

    他首先是为自己四人打造了几件兵器,最后才为张横的兵器重新回炉炼制,将一对金锏,一把长戟,连同一把牛耳尖刀配合那地玄精金,重新炼制成型。

    这几件兵器得恒古地气之精华,有真人练法之玄奥,水火相融,阴阳合一,堪称金铁匠毕生打造工艺之大成。

    所以他才说便宜了张横。

    只是他为张横打造的兵器即便是再好,毕竟少了时间的孕养,无法养成器灵,成为法宝神兵。

    对此金铁匠倒也不强求。

    自古神兵难成,有那上古炼器大宗师,想要炼制出一把神剑,须得献祭亲人骨肉,甚至要将自己献祭,方才有可能炼制出绝世神兵。

    那些绝世神兵刚出炉就诞生出器灵来,能吞吐真气,吸收日精月华,自我修炼,与主人相辅相成,互相成就。

    金铁匠自家人知自家事,知道自己绝对无法炼制出这等神兵,这次能炼制出稍次一点的兵器,便已经是不胜之喜。

    反正只要自己将兵器贴身孕养,机缘到了,有很大的可能为神兵开窍,生出器灵,那时候自己才能有底气站在仇人面前。

    他为张横打造的兵器也是如此,比不上绝世神兵,但也只是稍次一点,以后也有可能会孕育器灵,成为神兵法宝。

    但这种可能性十分不确定,或许十年后就能孕育成灵,或许千万年过去依旧是一把灵兵,无法称“神”。

    但张横只是将双锏摘下,拿到手中,别说孕养十年,便是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这凹面四棱金锏就诞生出了灵智,而且是两根金锏同时诞生,此等情形,远远超出金铁匠的预料。

    “这怎么可能!”

    他站直了身子,拎着手中的小锤子,呆愣愣的看着张横手中金光大作的四棱金锏,一脸痴呆表情,喃喃道:“竟然能在瞬间为兵器赋灵,这特么是圣人手段啊!就算是圣人想要做到这一点,那也起码得是接近神人的层次才成。这短命小子是怎么做到的?”

    天地间能将兵器瞬间赋予器灵的存在少之又少,上古真人自然能够做到,神人在世也能轻而易举,圣人若是出手,倒也不算太难,圣人以下,则只能看机缘了。

    除非是炼制出来的神兵与其在道韵上相合,神兵吸取了主人的真法道韵,才能在刹那间与主人形成共鸣,从而一跃成神,诞生灵智,化为神兵。

    在金铁匠眼里,张横自然不是圣贤之流,不可能有注灵之能,也不可能有成真之法,做不到气息与器相合,也就做不到为兵器赋灵。

    是以他才万分惊讶,甚至难以置信。

    “好兵器!好兵器!”

    张横将双锏拿在手中,一对金锏在爆发出两团金光之后,慢慢平静下来,只有金色符文不住游走全身,在张横手中缓缓震动,良久之后,方才沉寂了下去。

    “老金,你这手艺没的说!”

    张横取出锏鞘,将双锏收了,依旧背在身后,对金铁匠没口的夸赞:“等我日后成真入圣,定然封你个铁匠圣位,以全你为我打造兵器之德。”

    金铁匠脸色极为难看,又妒又恨又是不解:“滚!”

    张横大奇:“吆喝,老金你今天情绪有点不对劲啊!”

    他毕竟还是对金铁匠有点忌惮,不敢触他的霉头,口中说话,伸手不停,已经将青色的方天画戟拿在手中:“这杆戟你也重新炼制了一番,果然有型,看着就像是无双神兵……”

    这杆青戟被他拿在手中之后,青光一闪,戟身陡然扭动了一下,戟上小枝上金色符文游走不定,发出一声清越的颤鸣。

    嗡!

    张横手臂一震,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掌,那青戟并不下落,悬空而立,颤鸣不断,围着张横转了一圈之后,方才轻轻的贴着张横的脚面插在了地下。

    砰!

    金铁匠手中小锤跌落,砸在火炉之上,崩起来一蓬火星,嘴巴大张:“我操!”

    “好戟!好一杆青龙方天戟!”

    张横将青戟拿在手中,兴高采烈:“好宝贝!日后随我杀敌,普天之下扫荡乾坤,当以你为尊!”

    他手扶青戟,看向金铁匠:“老金,多谢啦!咦?你围裙着火啦!”

    金铁匠看着张横,一副失魂落魄模样,呆呆出神,连围裙被火炉点着都没有感觉出来。

    被张横提醒之后,金铁匠挥手将围裙上的火焰灭掉,眼中流露出极其狂热的光芒:“短命鬼,让我看看你的兵器!”

    张横见他神情不对,吃了一惊:“怎么着?你想要啊?想得美!”

    他目光扫视四周,只见一把连鞘牛耳尖刀就在不远处的墙壁上悬挂,当下伸手虚抓,那尖刀瞬间从墙壁上消失,下一刻出现在张横腰间,如同一开始就悬在张横腰间一般。

    “咦?”

    张横看着腰间出现的尖刀,自己都吃了一惊:“古怪!”

    他刚才伸手虚抓,只是下意识的一个动作,直到“伸手虚抓”这个动作完成之后,他才反应了过来:“咦?我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动作?”

    但这个疑问刚刚生出,那悬挂在不远处的尖刀便倏然出现在他的腰间,连张横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颇有一种“我亦不知玄又玄”之感。

    他只是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而且刹那间的下意识告诉他,他能够做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这种感觉超出了他的理性认知,那是一种“我觉得应该这样,于是就会这样”的古怪体验。

    “怪了!”

    张横拍了拍腰间的尖刀,对面孔有点扭曲的金铁匠道:“老金,多谢你的手艺,改天请你吃饭!”

    转身大踏步离开铁匠铺,向附近的皮匠铺走去。

    在他走后,金铁匠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双目失去了焦距,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他妈的,他是怎么做到的?”(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