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20章 成长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张横走出铁匠铺,将长戟扛在肩头,大踏步来到刑皮匠的皮匠铺前:“老邢,我来看你来啦!”

    刑皮匠正在慢条斯理的缝制一个长长的皮囊,白胖的双手将一根细细的长针穿入皮子之内,随后又缓缓的拉出,偶尔将针尖在头发上抿了一下,就算是为针尖加了点油,继续缝制。

    张横一嗓子吼出之后,刑皮匠吓了一跳,手中长针掉在了案板上,手掌在胸口轻轻拍了几下,白了张横一眼:“哎呀,吓死我了!你个狠心短命的小鬼,你是想要吓死人啊?”

    他伸出兰花指,对张横虚虚点了点:“你这般粗鲁,看哪个女人会喜欢你!”

    张横哈哈笑道:“我就是没有娘们喜欢我,我也不会喜欢你这假娘们。”

    刑皮匠笑容倏然敛去,狠狠瞪了张横一眼。

    一股无形力道凭空生出,将张横全身笼罩,虚空激荡,夹杂丝丝电光,一根巨大手指的虚影,在空中一闪,对着张横胸口摁了过去。

    张横身子微微扭了扭,从笼罩自己的无形力场中如同游鱼一般滑出,随后手中长戟前挑,正中摁来的手指虚影指尖。

    轰!

    长戟与虚影相触,张横身子一震,方天画戟之上瞬间亮起一道青色电光,整个长戟急速颤抖,不待张横后退卸力,这长戟便已经通过自身的震颤将这一股巨力化解开去。

    “咦?”

    刑皮匠白胖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容:“只是两日不见,你修为竟然精进到了如此地步?”

    往常刑皮匠心情不好时,念动而力生,能将张横瞬间打飞,喷血飞出,起码得养伤半个月。

    但是今天出手,炼魔罡气罩将张横笼罩后,竟然被张横从罡气中轻轻松松便挤了出去,甚至他出去后犹有余力抽戟反击,硬碰硬而不倒。

    “是不是很吃惊?”

    张横手持长戟哈哈大笑,意态豪雄:“我自己也很吃惊,原来我已经强大到了这个地步……”

    他话音未落,只觉得眼前景物忽然变幻,身子陡然腾空而起,脑袋狠狠的扫在了旁边一根拴马石柱之上,火光一闪,将石柱砸的当场崩碎,碎石四溅。

    直到脑袋撞碎石柱,张横方才反应过来,感到自己一条腿已经被人攥住,抡圆了砸向了石柱。

    这一下实在突然,力道十足,将张横轮的头脑昏沉,思维有了一瞬间的空白,但迅速反应过来,忍不住勃然大怒:“他妈的,还来这一套?”

    他双腿陡然胀大变粗,挣脱了老邢手掌的束缚,手中长戟猛然向脚掌处老邢的胸口刺去:“假娘们,吃我一戟!”

    那攥着他右腿的老邢左手前伸,屈指轻弹,指尖正弹在了张横长戟尖部,张横身子一震,手中长戟如蛟龙般扭动颤鸣,人如苍鹰一般冲天而起。

    在张横的亲卫眼中,皮匠铺里的刑皮匠上一刻还在店铺之内,下一刻人已经攥住了张横的一条腿,对着拴马桩使劲轮了起来,随后拴马石柱爆散开来,碎石四溅之中,张横打横的身体陡然从刑皮匠手中脱离,一飞冲天,待到落地之时,手中长戟化为漫天戟影,向着刑皮匠急速洒落。

    砰!

    刑皮匠剑指前点,在漫天戟影中点中了张横长戟的真身,满大街的戟影瞬间消失,张横身子斜斜后仰,手持长戟,向后急速滑动,双脚在街道地面上擦出两道深深的痕迹,一直滑出五六丈距离之后,方才站直了身子,吐气开声:“好剑法!”

    刚才刑皮匠虽然只是剑指点中了张横的长戟,但是一股剑气已经顺着长戟传到了张横掌心,虽然有青戟自动化解了大部分剑气,却还是让张横难以承受,真气急速运转之下,将这股剑气从双脚导引向地面。

    剑气从脚心涌泉穴喷出,两只早已经没有鞋底的长靴瞬间爆散成无数碎片,如被利刃切割,蝴蝶般四散飘飞。

    “短命小子,你很不错嘛!”

    刑皮匠胖胖的身子负手而立,看向远处的张横,一脸诧异:“你现在这套心法谁教你的,很了不起啊!”

    “此乃我夜间悟道,体悟天机自创的无上法门,可能入你的法眼?”

    他说到这里脸色一变,身子一震,发出一声大叫,再次向后退去,凌空后翻了一个筋斗:“竟然还有一道剑气!”

    刚刚落地站稳又是一声大叫:“他妈的,还有一道!”

    刑皮匠在刚才一击之下,竟然附着了三道剑气,一道比一道强,张横化解了第一道剑气之后,大意之下,被第二道剑气冲的体内真气瞬间暴乱,第三道剑气更加暴烈,将张横束发丝绦冲击的爆散开来,满头长发根根挺直,一道道细微的剑气从他发丝冲出,发出嘶嘶破空之声。

    “你倒是有胆,竟然以发丝将我剑气导出。”

    刑皮匠面皮微微抖动:“你就不怕剑气入脑,死于非命么?”

    张横此时已经沿街退出了三十多丈,与刑皮匠遥遥对立,闻言道:“怕这怕那,能成什么事情?”

    他说到这里,发出一声闷哼,身子一软,差点当场软倒在地,好在将青戟戳在地面,不至于摔倒,只感到眼前一阵阵发黑,经脉剧痛欲裂。

    他虽然将刑皮匠的剑气从体内化解,但此人发出的剑气犀利无匹,锋锐难挡,自身经脉也受了极大损伤,真气大损。

    几名亲卫看出不对,急忙冲过去搀扶张横:“老爷,您没事吧?”

    张横摆手道:“无妨!”

    他手扶青戟当街站立,深深吸了口气,体内真气流转之下,很快就抚平经脉内的创伤,丹田气动,紫气升腾,片刻之后复又神完气足,龙精虎猛起来。

    刑皮匠见张横回气如此之快,如吞灵药,双目瞬间爆亮,微微刺痛了张横的眼睛:“你修的到底是什么功法?”

    张横嘿嘿笑道:“羡慕嫉妒恨?我说老邢啊,有句话叫做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早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而你还是原来的你!”

    刑皮匠定定的看了张横片刻,微微哼了一声:“短命小子,你究竟得了什么机缘?得了机缘就要沉得住气,否则的话,被人提前杀了,你便是机缘再大,终究还是一场空!”

    他返回店铺,取出几套披挂连同腰带、皮囊一起扔给张横:“滚!老子看到你就生气!明明注定命中横死的家伙,现在竟然还没死,简直是岂有此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