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22章 天刑老人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脱光了打三十鞭?”

    张横身边一名亲卫闻言失声道:“大帅,男的还好,女的脱光了不太合适吧?”

    张横对这名亲卫斜眼向睨:“以你之言该当如何?”

    这名亲卫姓曲名典字藏龙,是张横一众亲卫里学问最高的一个,此人考取过功名,只是不曾中举,三十年来依旧是秀才身份,连养活自己都困难。

    后来穷到举家喝粥的地步,还是张横把他收留,让他在身边当一个参谋先生,应对一些颇为繁琐的事情,比如祭祀军中兄弟,寻找殷朝律条中的漏洞等等,同时也在张横身边纠正张横的一些不太恰当的举动。

    曲典为人多谋,性情刚烈,是少数敢当面顶撞张横之人。

    现在见张横行事莽撞,过于偏激,曲典问道:“大帅,这女子暗中对你出手,是她的不对,但她可有杀人之心?”

    张横摇头道:“她只是发出一道劲风,目的是让我出丑,非是想要我的性命。”

    “既然如此,那只不过是一件小事,当街罚她一些银两,抽她几鞭子也就是了,何必非要将其衣衫剥掉?她毕竟是女子之身,若是剥掉衣衫当众鞭打,怕是无颜存活了。”

    曲典对张横建议道:“大帅,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张横想了想,道:“藏龙啊,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那好,这几个人的衣衫不用剥除了,把他们吊起来打上三十鞭以儆效尤!”

    被张横打伤的七八名黄衣男女闻言齐齐松了口气。

    他们是名门大派的弟子,放在江湖上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若是今天被张横剥衣鞭打,怕是再也无颜于江湖行走。

    尤其是这些女弟子,平日里都是天之骄女,在那门派高山俯视芸芸众生,一向看不起凡夫俗子,这要是被张横这么一个黑大汉脱光鞭打,估计当场就得自杀。

    “这里是四方城!”

    张横命人将这几个黄衣男女倒吊起来,将他们周身器物收走:“你们一看就是江湖中人,修行之辈,但即便是的圣贤真人,来到我四方城,那也得遵守我四方城的规矩!”

    他一声令下,身后几名士兵手持皮鞭,将这一众黄衣男女抽打了三十鞭,将衣服都抽烂了,这才将他们放下:“再敢在城中闹事,打断你们的狗腿!”

    这些黄衣男女被放下之后,又惊又怒又是恐惧,为首男子嘴角流血,看向张横的目光中蕴含了刻骨铭心的仇恨:“敢问阁下尊姓大名,今日赐教,凤凰山上下没齿难忘!”

    张横看了曲典一眼:“你看,你非要说把他们放了,现在倒好,多了一个不死不休的仇家,依我之见,还是现在将他们全都干掉为好!”

    曲典还未说话,那凤凰山的大师兄便吓了好大一跳,刚刚生出的气势瞬间消失:“这位……这位大帅……兄弟我只是一时激愤,并无……并无别的意思。”

    张横目光定定看了这凤凰山大师兄一眼,随后看向其身后的几名男女:“你们呢?”

    其余男女急忙大点其头,如小鸡啄米,无一人敢再说一句硬气的话。

    张横嘿嘿笑了笑:“既然如此,你们都发一个心魔誓言吧,若是日后胆敢生出报复我和我身边人的念头,便神魂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凤凰山一众弟子脸色大变。

    “怎么?你们不愿意?看来还是存了报复洒家的心思!”

    张横手扶长戟,目光如同火焰一般灼烧这些凤凰山众弟子的心灵:“既然如此,就留不得你们了!”

    他眼中杀气弥漫,手中方天画戟轻轻抖动,发出一阵颤鸣,如同猛虎择人而噬一般,下一刻就要出手杀人。

    “我发誓!我发誓!”

    那凤凰山的大师兄急忙叫道:“大帅,我来发誓!”

    他站在长街之上大声道:“我,凤凰山十二代弟子段于鄢发誓,如果我以后再生出报复四方城大帅的心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张横微微皱眉:“段于鄢,某家叫做张横。”

    段于鄢一愣,急忙重新道:“我段于鄢发誓,若是日后敢生出报复四方城张横张大帅的念头,让我神魂俱灭,永世不得翻身!”

    张横微微点了点头,目光看向段于鄢身后众人:“该你们了!”

    连段于鄢这个大师兄都已经发下了誓言,他的师弟师妹们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抵触心理,但在众人发出誓言之后,却再也无人看上段于鄢一眼,众人四散而开,向远处走去。

    段于鄢大急:“诶,你们等等我!”

    他快步向众人追去:“我这也是迫不得已啊!”

    他边走边向几个师弟师妹们解释:“情势逼迫,不得不如此啊!”

    看着凤凰一众人马消失,张横哈哈大笑:“你们看,这就是一些所谓修真练气之辈的嘴脸!”

    大街上这场风波被不少人看在眼里,路旁有些修士看的心中有气,对张横的所作所为极为看不惯,可是自忖又不是张横的对手,心中虽气,却也不敢动手。

    “有意思!”

    旁边酒楼邻近长街的窗户处,一名形貌清隽的白须老者探出头来,对张横笑道:“小兄弟,看你言行,你似乎对修真练气之人有点误会。”

    他呵呵笑道:“修士也是人,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自然也有贪生怕死之徒。”

    这老者说话的声音淡淡然,绵绵然,虽是轻声细语,却能跨过十多丈的距离,清清楚楚的传到张横耳内:“我看你也是修行之人,如何对同道这般诋毁?”

    张横扶戟抬头,看了那窗口的白须老者一眼:“我只是一个专职杀猪的,偶尔搞搞团练,怎敢自称修行中人?”

    他对老者道:“我不管你们什么地龙天龙,但既然来我四方城落脚,那就得遵守我四方城的规矩,你们寻宝我管不着,但若是有人胆敢在我四方城闹事,那就别怪老子心狠手辣!”

    老者目光闪动,笑道:“不劳大帅吩咐,我等自然明白。若无必要,谁又会故意欺压普通百姓?”

    便在此时一声长笑响起:“那也未必!老夫就觉得这四方城内人士正适合炼制尸魔傀儡,待我抽取城内十万精血,配合地龙神丹,当能炼制出一炉大药。”

    大笑声中,一名白袍老者浮现半空之中,手掌一抖,撒出一张大网,将一户人家笼罩,随后猛然一提,将大网提到手中,此时网内已经装了十几个男女,这白袍老者撮口长吸,网内十几个男女陡然爆散成一团团血雾,化为一道血色长蛇,被老者吞入腹内。

    “爽!”

    这老者打了一个饱嗝,悬浮在半空之中,哈哈大笑:“这四方城内居民精血竟然如此充足,比之前那些贫穷之地的贱民可是要好的太多!”

    “天刑老人?”

    城内惊呼声四起,陡然一道道宝光在空中浮现,十几个身影将白袍老者包围在空中,一人喝道:“你又来吃人了?”

    他们似乎对这白袍老者极为忌惮,虽然口中呵斥,却不敢主动攻击。

    天刑老人悬立空中,一双明亮之极的目光扫视现场众人,微微笑道:“这几天四方城内精血充足,正是打牙祭的好地方,老夫岂能不来?”

    他嘿嘿笑道:“老夫这次要抽取人族精血魂魄,炼制百鬼大阵,你们不要坏我的好事,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围绕着天刑老人的十几名修士互相看了几眼,都是默默无言。

    这天刑老人手段狠辣,性格凶残,最喜吃人,乃是纵横天下的老魔头,不惧群战,他们修为虽高,却谁也没有把握胜的过此人,万一中了天刑老人的嗜血虫,满身精血都有被吞噬一空的风险。

    众人在心中默默衡量了一番,逡巡不敢上前。

    便在此时,陡然一道清光从地面射向天刑老人胸口,随后张横的暴喝声传来,人如炮弹冲天而起,手中方天画戟狠狠的劈向天刑老人头顶:“他妈的,你竟然敢吃人!”(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