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24章 当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天刑老人当空悬立,一双明亮至极的眼睛张开,一只眼睛盯着张横,另一只眼睛则分开方向不住扫视四贤街道两侧,发出一声冷哼:“是哪位道友在此?”

    他刚才明明用血色飞镰斩中了四贤街的路面,将大街斩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就连张横都被一股巨力掀飞,跌落到了几丈开外,钻入了附近的民宅之中。

    也就在天刑老人精神感应张横的一瞬间,待到目光再次看向四贤街时,刚刚被他破坏的路面便已经恢复如初,无声无息,毫无半点波动。

    这等本领已经不是寻常修士的手段了。

    刚才张横只是打了天刑老人一个措手不及,只因天刑老人不擅长贴身近战,才被张横接连打了几下,狼狈不堪,待到他反应过来之后,与张横拉开距离动用法宝神通之后,张横立时不敌,被天刑老人轰击的毫无反抗之力,只能躲避,难以再施展近身缠斗之术。

    是以张横虽然打了他几下,伤了他的面皮,他虽然恼怒却并不将张横视为对手,知道此人毕竟是凡人手段,对自己造不成威胁,不足为道。

    倒是张横的炼体功法令天刑老人大为眼热,这小子相貌粗豪,胡须满腮,看似年纪不小,但仔细看一下便知他不过二十来岁年纪。

    如此年龄便将体魄修炼到这般地步,硬撼天刑老人重击而不死,甚至还活蹦乱跳的有余力进行反击,可见他这门功法何等了得。

    天刑老人本想将张横擒住,逼问出他的炼体功法,若是能与自己的不灭魔躯相结合,定能将自己的魔躯更进一步。

    此时眼见街上沟壑消失,四周本该被破坏的店铺竟然恢复如初,心下登时惊疑不定起来:“竟能在眨眼间回复路面建筑,复旧如新,这份本领已然不是凡间的手段了,便是老祖我亲自出手,也未必能做的如此无声无息自然而然!”

    有人暗中出手,将被血镰斩坏的路面和建筑复旧如新,竟然没有半点真元波动,这等对真元操控细致入微的境界,天刑老人是在十年前饲养出嗜血虫之后才真正掌握,在此之前绝难做到这个地步。

    他对暗中出手之人大为忌惮,悬立在半空之中竟然不敢落地,嘿嘿笑道:“这位道友,我只是来杀一个不起眼的小子,你难道要保他不成?”

    沿途街道上的百姓早就被张横吓得跑了,而在张横与天刑老人交手时,他的亲卫和下属也按照老规矩纷纷四散躲避。

    如果张横打得过敌手,洗地的事情自然交给他们来处理,如果张横不是敌人的对手,被敌人杀死,这些亲卫便要替张横收尸,然后积蓄力量,暗中修行,为张横报仇,如果敌人实在难以抗衡,那么报仇的事情也会逐渐打消。

    这是张横成立民团之后就立下的规矩,在他看来,如果正面对敌之下,自己也不是敌人的对手,被敌人当场杀死,那么他的这些亲卫下属想要为他报仇,几乎没有可能,因此并不要求这些下属为他报仇。

    大丈夫死则死而,倒也算不得什么。

    他这些下属带着张横的东西逃走之后,整条长街上已经空无一人,只有不远处的一群修士躲在暗中偷偷观瞧。

    这天刑老人凶残狠毒,法力高深,这些修士乐得见他吃瘪,但又知道张横最后肯定是落败的下场,心中虽有不忍,却也不敢出手相助,能做的就只是在暗中观察,看看这天刑老人到底有什么弱点。

    只可惜张横的近身武修搏斗,现场的修士们虽然都曾修习过战斗法门,却远远比不上张横的力量和速度,近战意识也差了太多,是以明知近身搏斗是天刑老人的短处,却也没有人胆敢动手一试,毕竟天刑老人不灭魔躯威名极大,谁也不敢断定自己的兵器就真能伤的了他。

    “不出来是不是?藏头露尾,一看就是躲在暗地里的阴暗家伙,老祖有何惧哉!”

    天刑老人见无人应答,嘿嘿笑了笑,身子倏然消失,下一刻已经到了一处店铺上方,空中血色镰刀猛然下斩。

    同一时间,张横手持长戟,破开屋顶,正迎上下斩的血镰,被血镰劈中长戟,再次跌落到了长街,砸在了金铁匠店铺门口,将街面砸出一个大坑,死狗一般躺在了坑底。

    “死吧!”

    天刑老人一声狂笑,袖内飞出一个红色的小灯笼,轻飘飘的向张横头顶落去。

    这小灯笼迎风便涨,出袖口时小如金桔,飞出之后,越来越大,落在四贤街上空时,已然大如车轮,灯笼内有几根红烛遇风而燃,发出透体红光,刹那间将整座四方城染的血红一片。

    暗中围观的修士们大吃一惊,不敢再看,纷纷后退,只有几名宗师级别的高手不曾离去,但也各自拿出防身之宝,严阵以待。

    这红灯笼乃是天刑老人的血影阴魂大阵的阵图,阵图落下,方圆十里立成鬼蜮,阵中血影只要扑到人身上,立时便能将人体精血吸干,魂魄也会被囚禁,最是恶毒不过。

    眼见这灯笼就要落在张横身上时,张横从坑底一跃而起,手中长戟化为一道青光,斩向灯笼皮。

    噗!

    大红灯笼猛然一晃,瞬间被青戟破开了一道口子,里面血气喷出,几道血色虚影闪电般向张横扑去。

    “啥玩意儿!”

    张横收起长戟,换为凹面金锏,向着扑向自己的血影打去,“噗噗噗”接连几下,将血影打爆,化为一蓬蓬烟雾,发出凄厉嚎叫,缓缓消失。

    “啊呀!”

    天刑老人见自己阵图被破,大吃了一惊,心都在滴血:“我的阵图!”

    刚才张横以青戟劈斩他头颅,就将他喷出的一道血气斩开,此时一戟劈下,竟然将血影阴魂大阵的阵图都给斩破,当真是匪夷所思。

    他这阵图以几名炼体修士的人皮炼制,夹杂地狱阴铁,十分的坚韧,少有法宝能破,却没有想到竟然被张横一戟斩破,这一惊非同小可:“这小子的兵器有古怪!”

    天刑老人一惊之后便是一喜:“我这法宝非神兵不能破,这小子手中的青色方天画戟难道便是一件绝世神兵不成?”

    普天之下神兵难遇,几百年都未必能打造出一件来,每一件神兵都是当今宗门的镇门之宝,威力无匹。

    眼前这张横只是一介凡夫,单凭他的个人武力和凡间武器,绝无将阵图斩破之理,问题肯定就在他手中的兵器上,只要他手中的长戟是一把神兵,才有可能以凡人之躯,行神魔之能。

    又想到刚才那青戟被自己打飞,竟然还悬浮半空追随张横不落的情形,天刑老人心中一片火热:“天可怜见,没想到老祖我有朝一日也能得到一件绝世神兵!”

    纵然他纵横天下百年,此时也感到欢喜不尽,一伸手将破开的灯笼收回,身子缓缓落在四贤街上,看着张横将一个个血影阴魂打爆,笑道:“小子,你这方天画戟从哪得来的?”

    张横手持双锏,看向站在远处的天刑老人:“你想知道啊?”

    天刑老人笑容满面:“你说便是。”

    张横收起双锏,换回长戟:“来,喊声爷爷听听!”

    天刑老人脸色一僵,浑没想到张横会说出这般话来,不由得勃然大怒:“小杂种!”

    他大怒之下,一张大网从身上喷出,化为涵盖方圆百丈之地的巨网,向张横罩下。

    张横手持长戟怡然不惧,看看大网到了身前,长戟化为道道青光,将大网斩出一个大大的口子,迈步从内钻出,嘿嘿笑道:“你就这点本领么?”

    他擦干嘴角血迹,伸出食指对天刑老人勾了勾:“你过来呀!”

    张横扶戟挺立,对天刑老人一脸不屑:“你敢过来,老子非得弄死你不可!打架都不敢近身,狗一般的东西,也配当什么魔头!要我看,你连狗都不如,最多也只是一只缩头缩脑的鼠辈罢了!”

    天刑老人又是心疼又是暴怒,这大网是他采集玄天金线加以尸魔污血炼制而成,乃是困敌的至宝,唤作金丝红线阴风网,最是厉害不过,只要被网罗其中,从未有过逃脱之人。

    可是今天,却又被张横手中青戟破开,钻了出去,现在更是对他冷嘲热讽,丝毫不惧。

    “不能用法宝对付他了!怕是祭出一件便有可能被毁坏一件,只有我这血镰是我魔气与血气所化,非实非虚,才能不惧这小子的长戟,但也不能太过依仗……他妈的,先抓住他再说!”

    他身子再次凌空,祭出血镰斩向张横:“受死!”

    血镰斩出之时,与之前大为不同,一化为二,二化为三,顷刻间充斥了整个街道,密密麻麻的向张横冲了过去,沿途商铺被血镰穿进穿出,纷纷爆碎,店内之人吭都没吭一声,全都被血镰穿体,带走了一身精血。

    眼看就要到了张横面前时,旁边铁匠铺里陡然传来一声清脆的打铁声。

    砰!

    漫天血镰登时爆碎开来。

    砰!

    打铁声第二次响起。

    爆散的血镰化为一股股血气冲入沿途商铺,将吸取的精血全都返还给原来主人,那些人被血镰穿身,尸体尚还未倒地,随着精血返还,他们还未来得及死去,便已经复活。

    只是毕竟神魂有损,纵然精血返还,也还是得有一段时间的昏迷才能恢复过来。

    砰!

    第三次打铁声响起。

    沿途被破坏的店铺连同地面,瞬间恢复如初,一如先前模样。(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