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25章 屠宰场中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天刑老人看着眼前的变化,眼中露出极大的恐惧之情:“大还原术!”

    他一声大叫,身子陡然冲天而起,脚下血云翻滚托着他向上飞去,鼓足全身力气,想要逃离此地。

    便在此时,又是一声打铁声响起。

    砰!

    天刑老人脚底翻腾的血云陡然消散一空,大叫一声,跌落尘埃,砸在了四贤街道之上,激起好大一蓬尘土。

    张横站在长街之上,浑身浴血,看向旁边铁匠铺里低头敲打剑胚的金铁匠:“这本领不错,你有这本事去当一个修补匠多好,保证生意兴隆。”

    金铁匠提着小锤不紧不慢的敲打剑胚,一蓬蓬细小的火星从剑胚上迸溅开来,使得昏暗的店铺明灭不定,他神情专注剑胚,似乎没有听到张横的言语,头也不曾抬起,但话语终究还是飘了出来:“我打散了他的真元法力,至于能不能打得过,杀不杀的了他,就看你的本事了!”

    张横哈哈大笑:“要是不会飞,老子早把他弄死了!若只是江湖较量,我怕过谁来!”

    大笑声中,张横手持长戟大步前行,直奔跌在地上面露仓皇之色的天刑老人:“天刑!快点喊我一声爷爷,我好让你死的通快点!”

    天刑老人从地上爬起之后,想要鼓动风云,向外逃窜,却发现一身法力竟然沉寂了下去,再也不能动用一星半点。

    “有大高手在这里!”

    他吓得心胆欲裂,转身要逃却发现连逃走都难以迈开腿脚,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巨力笼罩了他的全身,他便是想要动一根小指头也难以办到。

    眼看着张横手持长戟大步前来,天刑老人额头冷汗滚滚下落:“臭小子,靠师门长辈出手算什么英雄好汉!”

    张横淡淡道:“只要能杀你便成,英雄好汉又有几个名副其实的?”

    他手中长戟一展,对准了天刑老人的胸口:“我说了,只要你敢与我近身相搏,我能把你的屎都打出来!”

    天刑老人眼见张横长戟刺来,大惊之下,急忙闪身躲避,此时束缚他的力量也同时消失,张横这一戟竟然被天刑老人躲过,只是衣衫不曾躲开,被长戟挑出一个大洞。

    “这暗中出手之人,就是想让我与这小子近身相搏!”

    天刑老人躲开张横刺来的长戟之后,感应到束缚自身的力道消失,顿时明白过来,这出手之人应该是故意压制自己的真元,让自己腾不得云,驾不得雾,施不了法,只能以凡俗手段与这粗豪大汉交手。

    他又惊又怒又是恐惧:“这是把老祖当成陪练的靶子了!”

    可明知如此,面对张横的攻击,他也只能以凡俗手段应对。

    好在他法力不在,魔躯仍存,不灭魔躯修炼到了他这个地步,刀兵难伤,水火不侵,双手有万斤巨力,在被张横攻击时,勉强还能支持几招。

    几招过后,天刑老人再也难以招架,眼睛一花,已经被张横一戟刺中眼眸,刺的他眼皮深陷,整个眼眶都向里凹陷了下去,脑袋都变了形。

    但在下一刻,天刑的面容便恢复了原来模样,就像未曾受伤一般,张横这一戟之威,竟然未曾伤损他分毫。

    张横收起长戟,一脸愕然:“老杂毛,你这是什么功法,倒是有趣!”

    天刑老人笑呵呵道:“这是不灭魔躯,你想不想学,我教你啊!”

    他边说边往后退,刚才张横这一戟虽然杀不死他,但疼痛毕竟难忍,使得他生出了一股怯意,只盼自己能从张横手中逃出升天,再也不来四方城。

    “你教我?你也配!”

    张横哈哈大笑,身子化为一股狂风,瞬间扑到天刑老人面前:“再吃我一戟!”

    砰砰砰!

    现场烟尘四起,两人一个打一个逃,两道人影冲来冲去,沿途房屋树木不住崩散,发出轰然声响。

    好半天之后,天刑老人一声痛呼,人已经被张横打倒在地,以脚踩头,再也挣扎不起来。

    “你今日吃我四方城百姓,我便将你剥皮拆骨,以飨死者!”

    张横脚踩天刑老人的脑袋,眼睛扫视四周,猛然一声暴喝:“来人!”

    从不远处十几道声音齐齐应和:“在!”

    附近围观的修士都吃了一惊,只见距离张横不远处的院子里三三两两的走出了十几条大汉,手持利刃,背背包裹,推开院门走向张横,单膝跪地:“大帅,请吩咐!”

    张横道:“取我刚打造出的绳索来!”

    他给了刑皮匠的兽皮,被刑皮匠做了皮甲之外,还有皮囊、皮带、皮绳、皮靴等物,此时一声吩咐,早有士兵翻出一根黑色皮绳递给张横。

    这些人在张横出手之时便四下散开,武功不行的直接跑路,修为可以的便散布在四周,随时候命。

    张横让他们拼命,他们便出来拼命,若是不喊他们,便是张横死了,他们也不会出来。

    张横将皮绳拿在手中,将不断挣扎的天刑老人捆了起来,以长戟将其挑起,如挑生猪:“小的们,随我去屠宰场,我要让这老杂毛见识一下他家张爷的厉害!”

    一众兵士齐齐应诺:“是!”

    天刑老人大惊:“你要作甚?姓张的,老祖我这可是不灭魔躯,你一个凡人想要杀我,势如登天!就算你身怀绝世神兵,也休想破掉我的法躯!”

    张横嘿嘿冷笑:“天下还有杀不死的人?你又不是成真入圣跳出轮回的圣贤,既然跳不出轮回,那就杀得死。”

    他一脸自信:“某家杀猪多年,遇到了不少滚刀肉的生猪,最后还不是一个个痛痛快快的切割开来?你这老东西了不起是一个老滚刀肉,只要是肉,就有被剖开的可能!”

    天刑老人见他将自己比作生猪,气的差点吐血:“我乃魔门血煞门主,你敢如此辱我!”

    张横淡淡道:“血煞门主了不起么?此时还不照样如同待杀猪狗?”

    他长戟挑着天刑老人一路穿街过巷,直奔城南屠宰场。

    附近修士又是震惊又是好奇,纷纷暗中跟随,看张横到底要如何处理这天刑老人。

    五十年前,天刑老人曾被棋盘山磐石道人擒住过一次,结果道人将其火烧水煮,刀砍斧剁,用尽了各种方法,都未能将天刑老人杀死,最后无奈之下,只能将天刑老人封入地底岩浆,日夜熬炼,后来还是被天刑老人逃脱。

    见他逃脱,磐石道人也懒得擒拿,只是放出话来,若是天刑老人胆敢靠近棋盘山五百里,他便将天刑的阴魂抽出,放在冥火中熬炼。

    经此一役,天刑老人自此再也不敢靠近棋盘山,但他能在磐石道人手中脱逃,这已经显示出不灭魔躯的惊人威力。

    现场修士之所以忌惮天刑老人,除了忌惮他的血云遁术之外,就是忌惮他的不灭魔躯,至于什么白骨阴魂阵什么的倒在其次。

    现在见张横一介凡夫,将天刑老人打倒在地,还扬言要杀他为城内百姓报仇,现场修士都想看看这大汉要如何操作。

    此时张横已然走到了屠宰场中,将天刑老人摔在了案板之上,吩咐左右:“脱光他的衣服!”

    天刑老人更是吃惊,身子扭动不休:“你要作甚!我乃血煞门主,你安敢如此!”

    十几条汉子冲上前来,在天刑老人身上摸了一遍,将其随身之物一一拿出,呈给张横。

    张横微微点头:“且放到一边,等我杀了此獠,在将这些东西送给那些死去的百姓!”

    他手指案板上的天刑老人:“继续!”

    几名汉子手持利刃在天刑老人身上划来划去,将其衣衫划破,隔着绳索抽出碎布条,片刻间,已经将天性老人剥个精光。

    张横拿过一只海碗:“倒酒!”

    身边亲卫急忙拎起酒坛为他倒了慢慢一碗烈酒。

    张横将这碗烈酒一口喝干,哈哈大笑:“爽!”

    他站起身来,从腰间取出牛耳尖刀,想了想,又将刑皮匠送的皮围裙扎在了腰间,眼睛微微眯起,大步来到天刑老人面前,淡淡道:“我寻常杀人,最喜一击致命,最烦折磨人。但对于有些人,我却非要折磨一下才能觉得心中舒爽,不然的话,终究意难平!”

    天刑老人破口大骂:“你奶奶个的熊!草你姥姥!你便是杀人,杀便是,为何要脱老祖的衣服?你奶奶的,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杀我!”

    他纵横天下百年之久,也曾被高人抓住过几次,但像今天这样,被张横扔在杀猪的案板上,被脱得干干净,如同待宰的生猪,这还是生平第一次。

    他又是想哭,又是想笑,想他堂堂血煞门的门主,纵横天下的天刑老人,竟然落到这般地步,被如此一个凡间杀猪粗汉羞辱,这是无论如何都难以想到的事情。

    张横对天刑老人的大骂无动于衷,继续说道:“我这屠宰场内一共杀过三个人,第一个是一个叛军首领,据说叫做什么血菩萨,当时率领灾民组成叛军,沿途扫荡各县,以人为军粮。他来攻打四方城时,被我在万军从中揪出,来我这里吃了一剐。”

    天刑老人听到“吃了一剐”四个字后,身子一震,骂声停止,只觉得这四个字里包含无尽的杀气和血气,连他这个吃人的魔修都为之心中一沉。

    张横继续道:“第二个和第三个也都是在这里受了我一剐,死之前惨嚎不绝,当是受了不少大罪。”

    他端起一盆冷水泼在了天刑老祖身上,拿起毛巾为天刑老祖慢慢擦拭身体:“连畜生都知道不吃同类,而他们竟然吃人!人吃人,那就连畜生都不如了,所以我要亲自慢慢的杀他们!”

    天刑老人心中一寒,嘿嘿笑道:“吃人就是畜生吗?若是有办法,谁一开始就喜欢吃人?害的人吃人的人,才是真的畜生不如!你不杀首恶,只诛元凶,有个屁用!以后流民四起,照样人吃人!老祖我还告诉你,人要是饿急眼了,比畜生都不不如!最起码畜生不会将自己的同类的尸体分门别类,煎炒烹炸,做出诸多花样,诸多口味!”

    他对着张横冷笑道:“小子,历朝历代,哪个不吃人!这朝廷也在吃人,江湖也在吃人,名门大派也在吃人,魔山仙山,几时不死人?你有几把刀,能杀死这么多吃人的人?”

    张横道:“我慢慢杀,一点点的杀,总会杀的净。”

    天刑老祖心中又是一寒,笑道:“痴人说梦!便是皇帝老儿也没有这么大的口气!再说,这天下间,还有比皇帝吃人最多的人吗?若不是皇帝昏庸无能,这天下又岂能会有人吃人者?他们才是真凶!天下修士如云,又有谁敢去斩杀朝中奸臣昏君?”

    他对张横道:“小子,没用的!莫说你杀不了老祖我,你便是杀的了我,这吃人的事情,你也管不完!”

    张横摇头道:“以后的事情且不管他,先解决眼下的事情再说。”

    他拍了拍天刑老人的胸脯,将牛耳尖刀在磨刀石上蹭了蹭:“一会儿可能很痛,你忍着点。”(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