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28章 这个世界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自从巧手婶告诉张横将有地龙翻身,张横便一直琢磨这地龙到底真的是一条龙,还是说只是一个隐喻,比如有人将地震也称之为地龙翻身。

    但既然这地龙还能吐珠,应当真的是一条龙。

    张横在图画里和传说故事中听说过天龙、神龙、金龙、蛟龙、赤龙、螭龙、蜃龙等龙,却不知道地龙是怎么一个模样。

    思及大家口传的地震就是地龙翻身的说法,觉得及早准备为好。

    为此他特意以诛杀天刑老人为噱头,强迫城内百姓前去观看,务必使他们少在屋内,以免真的发生地震,这些人连跑都跑不出来。

    同时让亲信民团士兵去四方城下辖各县、城、村郭、传递消息,让各地保正组织村民随时应对地龙翻身的可能。

    此界有鬼狐精怪,有神仙妖魔,张横以自己的名义说将有地龙翻身,自然没几个人会相信,但他暗中威胁各地庙祝以及各村的巫婆巫汉,让他们帮助宣传,这才让下辖百姓相信确有其事,因此人人惊恐不安。

    好在这地龙翻身有或没有,三日便知,这些百姓在外搭建草棚,暂时还能对付,倒也不算是难过。

    今日大地波动,地龙翻滚,半个四方城都化为一片废墟,建筑倒塌无数,便是张横的庭院都坍塌了几排,几名丫鬟仆人也受了点轻伤。

    城内百姓纵然在外多而在家少,毕竟还是有了伤亡,整个四方城近乎被毁,哀嚎遍野,场面凄惨。

    这还是张横提前准备的结果,若无提前预警,现场将会凄惨十倍不止。

    “来人!”

    张横看着院内房倒屋塌的景象,面色阴沉下来:“取我名片,递交知府大人,就说四方城民团愿意配合黎大人救治灾民,只是民团有擅之权,若有事情,黎昌德不得干预!”

    “是!”

    眼见形势严峻,老管家张忠亲自取来张横名帖,率领几名亲卫向知府衙门走去,与他商议救人事宜。

    也就在他刚刚走出院门之时,地面又是一震。

    “啊呀!”

    张忠身子一晃,差点被颠的跳了起来,只觉得如踏浮舟,大地摇晃不止,眼前景物无一不动,有隆隆巨响从地底发出,似乎有恐怖巨兽嘶吼。

    正西方一团火球贴地而滚,大如山岳,映照的漫天通红,须臾爆炸开来,形成万千小火球,迸溅向四面八方。

    地面如颠舟,剧烈摇动之下,眼见的裂开了一条条蜘蛛网般的大裂缝,蔓延四周,沿途房屋倒塌的瓦砾横梁,滚入了裂缝之中。

    “苦也!”

    老管家张忠与几名亲卫站在大地之上,眼见着一排排建筑倒塌,一道道裂缝从地面出现,忍不住老泪纵横:“可怜我四方城上下多年心血,今朝毁于一旦!”

    这四方城下辖三城九县,统率方圆百里几十万百姓,张横这几年为了四方城的安稳,耗费了不少心血,方才勉强让这几十万百姓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不至于无家可归,无地可种,无衣可穿,无饭可食。

    天刑老祖吞吃四方城百姓时,说四方城百姓的精血远比别的州府充足,足以说明四方城百姓的生存状态已经远远好于别处。

    可是如今地龙翻身,房倒屋倾,半个四方城都化为废墟,城外百姓的房屋远没有城内坚固,相信倒塌的将会更多。

    在当今之世,穷苦人家耗费多年积蓄,方才有能力修盖一所宅院,如今房屋被毁,多年努力毁于一旦,重又变得无家可归。

    张忠是张家的老人,此时眼见局面如此,为四方城百姓痛惜的同时,也为自家少爷多年努力感到心酸。

    好不容易四方城才被张横治理的安定下来,现在却重又回到原初那种边陲小镇,穷乡僻壤之景。

    “少爷怕是要心疼死了!”

    张忠拿着拜帖,等到地面不再颤抖之后,方才双腿发飘的向衙门走去,沿途房屋几乎不存,满街人如同无头苍蝇奔走嚎叫,也有哭喊着救人的,以手刨地,欲要从废墟挖人,夹杂婴孩哭声,妇女惊叫,整个城市犹如末日。

    张忠不忍多看,一路走到知府衙门,发现连衙门也塌了,知府黎昌德与是仆人钱演等人正站在院内发呆,十几个仆人正在废墟里救人。

    “老大人!”

    张忠来到黎昌德身前,弯腰施礼:“今日地龙翻身,我家主人唯恐老大人有失,特命小人前来探望,今见老大人安然无事,小人这颗心才总算放了下来!”

    黎昌德脸色发白,此时还未从巨大的惊吓中恢复过来,兀自心有余悸:“天威如此!天威如此!地发杀机,龙蛇起陆!刚才若是本府反应稍慢,怕是已经成为废墟下的一具尸体了!”

    他喃喃道:“这等大劫,为何本城的城隍不曾示警?城隍庙内的庙祝怎么也没有得到什么消息?”

    殷朝在各个州府县城都修建有城隍庙,尊当地有德性之人为城隍,以求保佑地方,震慑妖邪,各村也都修建有土地庙,以土地照应本村。

    基本上各地的城隍几乎都有几分灵异,万一有个什么天灾人祸的,城隍偶尔也会显灵,告知下辖百姓,早做准备。

    这些神灵都是人族先人所化,经过本地人的香火祭祀,口口相传,以至为一地城隍,法力神通不一而足,但提前示警一般能够做到。

    这次地龙翻身,无论是城隍还是土地,都没有显灵,黎德昌到任第三天就祭祀了本地城隍,祈求风调雨顺,却没有想到如今这城隍屁用没有,发生了这般大的天灾,城隍庙里的泥塑毫无半点警示。

    他虽然不怎么信神,但偶尔遇到难事也会求助鬼神,今日地龙翻身吓到,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本地城隍。

    张忠见他此时还念叨城隍,忍不住道:“老大人,若是神佛都乐于助人,我等百姓又拿来的天灾人祸?旱涝蝗瘟,哪一样不是天降灾祸?这个时节,还信什么狗屁鬼神!还是先去拯救百姓再说!”

    黎德昌摇头道:“你不懂!世人生死皆有前定,今日天降灾祸,地龙翻身,乃是我四方城注定有今日一劫,从来生死由天定,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我便是去搭救,他们该死也得死,不去搭救,他们不该死,也死不了!”

    张忠愕然道:“老大人,城内如此情状,你就不派兵施救么?”

    黎德昌道:“救肯定是要救,但如何救,却是要好好商议一番才行。”

    他喊来几名正在忙碌的仆人:“去,把冯员外,黄老先生等人请来,与我商议一番,看看该当如何处置。厨房并不曾坍塌,你们顺便让厨子多做几个菜,我好款待他们……”

    黎德昌吩咐半天之后,方对张忠道:“此时并未有雨,也不算寒冷,百姓须自救,待到我与本地乡绅商议妥当了,再做计较。”

    张忠急道:“老大人,人命关天啊!须得从急从快处置才行,耽误越久,这人死的就越多啊,你身为本地父母官,救人难道还用与人商议?”

    黎德昌脸色一沉:“放肆!本官做事,自有道理,你一介白丁,能来见我,已经是给足了你家老爷颜面,你还敢对本官说三道四?就不怕王法吗?来人,给我轰出去!”

    废墟里黎德昌的几个家丁犹豫了片刻,对张忠低声道:“张管家,我家老爷估计被地龙翻身吓的糊涂了,才会有此言行,要不您先回去吧,别让小的们难做。”

    他们不敢违抗黎德昌的命令,却也不敢真的就敢轰走张忠。

    张忠可是张横的老管家,四方城内也是一号人物,这些家丁都是本地人,自然知道张忠的厉害,因此只能好言相商,恳请张忠通融。

    张忠叹了口气,看向黎德昌:“黎大人,你可知民心似铁,如此惨状你若不及时相救,四方城内百姓怕是不会答应!”

    黎德昌笑道:“你可知官法如炉?本官做事,还能由你置喙之处?你也配?左右,还不把他推出去!”

    张忠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此时想到了最近张横平日里说的一句话:“这狗日的世界,打破了才好!”(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