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31章 采珠西山外,云深不知处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当民团众人在城内救人,为黎昌德等人收尸时,张横已然走出了四方城,直奔西山方向。

    他这次为了保险起见,将随身兵器全都准备好了,又穿上了刑皮匠为自己做的皮甲,背背双锏,手持长戟,腰悬长弓,脚踏皮靴,身子另一侧则掖了一把弹弓,蛇皮袋里装着弹丸。

    他这弹弓也是新进打造出来,钢铁为骨架,蛇皮为弓弦,拉开弹弓之后,弹丸飙射之下,威力惊人,墙壁都能打穿,条石都能打出小坑来。

    真要是论便携性而言,这弹弓其实比弓箭都要适合,只是相比弓箭而言,不能及远,杀伤力相对差了一点,因此只能作为辅助工具,做不得主要武器。

    张横出了城门之后,迈开大步,身化狂风,向西山狂飙突进,身后烟尘翻翻滚滚,犹如贴地巨龙,席卷路旁草木,发出隆隆声响。

    到了西山山脚下,张横狂飙的身子倏然停止。

    他狂奔之下的身子说停就停,由极动到极静,只是眨眼的事情,期间毫无半点缓冲,这等本领,若是放在江湖之上,已然是开宗立派的武学宗师修为了。

    身后跟来的滚滚烟尘发出呼啸声响,从他身子两侧向前冲出,一直冲到森林之内,激起漫天尘土,良久方息。

    烟尘四散之后,出现在张横视线内的西山景象已然与前几日大为不同。

    他这些年经常来山中打猎,训练士兵,前天更是率众前来西山杀妖,斩杀毒蛇和巨兽懈獠,对于西山的山形极为熟悉,不说一草一木都记在心中,但起码对山中环境有极为深刻的印象。

    可现如今,印象中的几座山峰竟然都没了,只有崩碎的一块块巨石和一根根杂杂乱倾倒的树木。

    山体崩裂,断崖处处。

    不远处的一颗山头直接从中截断,滚落到了远处,碾压出一片长长的坦途,树野兽都成齑粉。

    此等情形当真是可敬可怖。

    轰!

    地面又是一震,前方地面眼见着龙蛇起伏,一座座山凭空生出,原来的山却相继崩落,掉入巨大的地表裂缝中,激荡出无数岩浆浓雾,热气直冲高天,使得半边天空都变了颜色。

    有两道黄色的烟柱粗若山峦,如同昆虫触须,八字形冲向天际,隐然夹带雷火,发出隆隆声响。

    张横站在山脚遥望前方,心中终于生出了一股惧意。

    人类面对如此天灾,便是以张横的胆气,也感到了自身面对天地的渺小无力。

    他在原地矗立良久之后,方才迈步前行。

    走了片刻,前方无端生出一道巨大的地底裂缝,可以看到裂缝下的赤红岩浆,不住翻滚涌动,热气升腾。

    张横乃提气轻身,脚踩雾气前行,将这雾气作为空中行走的凭借,人如冯虚御风,忽忽然越过悬崖,径直向前。

    八步登空的轻功心法,被他修炼到了极致,但凡有半点上浮之气,都能成为他踩踏的支点,足以在空中前行。

    如此急速奔行,逢山过山,逢水过水,张横如同一股狂风一般,向着西方急速奔行,一直奔走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前方出现了一座巨大的黄色山峰,之前远远看到的两道黄色烟柱便是从这山峰两侧喷出。

    此时山峰下已经站满了人,分成上百个群体,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小声交谈,不时有人驾驭法宝飞起,去那山峰下方悬崖处探视,但片刻之后,又一一返回。

    “老师,你看!”

    山下一处凉亭里,一名红衣少女正与一名白衣文士在一座凉亭内的石桌旁相对而坐,当张横持戟走来时,惊动了那名凉亭下的少女,她看清张横的模样之后,大吃了一惊,对文士道:“他怎么来了?”

    中年文士转头看向张横,也是极为惊讶:“他来作甚?”

    他们师徒两人自从在酒楼隔窗看了张横几眼之后,便即离开了四方城,直接来到这西山林中,采摘草药,捉拿灵兽,静待地龙吐珠的时机到来,并不曾见过张横在城中诛杀天刑老人的情形,更没有认识到张横的强大。

    此时见张横前来,都感讶异,不知这么一个四方城中的民团教头,为何要来凑这么一个热闹。

    “地龙翻身,天翻地覆,沿途地形大变,地裂处处,更有岩浆沸腾,毒气升空,他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

    红衣少女看着张横一步步前来,沿途修士纷纷避退,讶然道:“这些人怎么看起来还有点怕他?”

    张横手持长戟,身穿皮甲,俨然沙场征战的将军,与现场这些神态潇洒不着一物的修士截然不同。

    “你过来!”

    张横来到一名修士面前,招了招手:“这地龙吐珠,到底怎么个吐法?”

    他询问之人乃是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青年修士,他是在四方城见过张横诛杀天刑老人情形的人,见张横询问自己,忍不住头皮一阵发麻,急忙道:“原来是张大帅来了!没想到大帅对这龙珠也感兴趣……”

    张横微微皱眉:“啰里啰嗦,这地龙吐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现在没人去取?”

    青年修士心中一突,急忙解释道:“地龙吐珠,当在今日午时三刻,地宫开启,地龙张嘴,我等才有机会前去采珠,待到子时,又有一次机会采摘。”

    他对张横道:“此时距离午时还有一个时辰,地宫不开,悬崖难进,因此大家只能在此等候。”

    张横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你说的地宫在哪里?”

    青年修士手指前方:“前方山峰处的断崖下,便是地宫所在,只有子午两个时辰,地龙大人才会在悬崖探头,张口吐珠,那时候才是采珠之时。”

    青年修士解说之时,张横扫视现场众人,发现这些人都转身看向自己,面露惊容,有人更是对自己指指点点,似乎是向身边之人解释什么。

    他拍了拍青年修士的肩膀:“多谢兄台解惑,改日去四方城,我请你吃酒。”

    随后看向现场注视自己的众人:“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帅的老大?”

    现场修士面面相觑,整个场地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凉亭内的红衣少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老师,这家伙好嚣张!”

    中年文士此时已经看出不对劲来:“不对,为什么这些人看起来都对这张横十分的忌惮?被他呵斥之后,竟然无人敢反驳,当真是奇哉怪也!”

    现场修士刚才为了争夺去采摘龙珠的排位,很是打了一场,折损来几个修士之后,方才安定了下来。

    可以说,来到现场准备采摘龙珠的人,几乎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一言不合,翻脸无情,说动手就动手,但现在面对张横这个四方城的民团教头时却全都学会了忍气吞声,竟然无一人出面教训张横。

    这令中年文士极为纳闷,不知为何会有如此诡异情形发生。

    此时张横已经穿过三三两两的修士群落,来到了红衣少女和白衣文士所在的凉内,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旁边,取出随身酒囊,对两人道:“喝不喝酒?”

    又从包裹里取出烧鸡、烤肉、五香豆干等佐酒小菜:“吃不吃肉?”

    中年文士眼角抽动了一下,笑道:“张教头,你来这里做甚?”

    “当然是采珠啊!”

    张横将手中酒囊递向红衣少女:“小娘子,你不来两口?”

    红衣少女急忙摇头,笑嘻嘻道:“大个子,你怎么这么粗鲁?这凉亭是我们的,你说进来就进来,说坐下就坐下,一点规矩都不懂。”

    张横见她不喝酒,大为遗憾,自己对着酒囊咕嘟咕嘟喝了几口之后,哈出一口酒气,笑道:“某家想要吃饭喝酒,总不能蹲着吃,我身穿皮甲,多有不便,坐在你们这里,才最为舒坦。”

    少女笑道:“你就不怕我们不让你进来坐么?”

    张横道:“不怕!”

    他坐在凉亭里,将烧鸡、烤肉等东西风卷残云般吃了将近一半,方才重新用油纸将吃剩下的包了,塞进包裹里,抹了抹嘴巴,又喝了几口水,对凉亭内的两人笑道:“承蒙让座,叨扰,叨扰!”

    起身扶起长戟,向不远处山崖旁走去。

    中年文士自从张横进入凉亭之后,便凝神默默感应张横体内气息,却发现对方骨肉凝实,神魂如一,整个人浑然金刚一般,坐在自己的凉亭内,如定海神石,生出无匹压力,自己的凉亭想要收走都有点困难。

    中年文士禁不住脸上变色,惊疑不定的看着张横,竟不敢多说话。

    直到张横起身走出凉亭之后,他才将凉亭缩小收起,放入随身储物袋里,对红衣少女郑重道:“阿七,这人有点邪门,无事不要招惹他!”

    他喃喃道:“没想到咱们看走了眼,市井之中,也有高人呐!”

    此时张横已然来到了山脚旁的悬崖边,往下看去,只见悬崖如壁,陡峭笔直,下面热气翻腾,深不见底,便是视线都被雾气所阻,难以及远。

    张横低头看了几眼,什么都没有看出来,他也不想跳下查看,万一摔死了连个收尸的都没有,想了想,转身看向山头上两个喷向天空的巨大烟柱。

    “他妈的,这悬崖下面若是地龙的嘴巴的话,那么这两个冒烟的地方怎么看,怎么像是地龙的鼻孔。”

    张横手持长戟向山顶爬去:“一群蠢逼,谁规定采龙珠就一定去龙嘴巴里去采摘?难道就不能从鼻孔里走过去么!”(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