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32章 锻体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张横面前这座土黄色的山峰极其高大,形状诡异。

    别的山峰都是上细下粗,唯独这座山峰是上粗下细。

    山峰顶部比山根处要粗上不少,顶部形状峥嵘,一个大山峰上布满了细长的小山头,枝枝叉叉,斜斜指向苍穹。

    张横越看越觉得这山峰像是一个巨大的龙头,龙嘴在山崖下,而鼻孔在半山腰,龙角则在山顶,那些枝枝叉叉的小山头,应该便是地龙的巨大鬃毛。

    “如果这座高达千丈的山峰便是地龙的头颅的话,那这地龙得有多长?”

    张横手持长戟,迈开大步,向山上行走,越想越惊:“那岂不是得绵延几百里?怪不得翻一下身子,会造成这般大的动静!”

    他提气轻身,身子如同一道火焰一般,从山根处一溜“烧”了上去,虽然不如修士驾驭法宝升空的速度为快,但也并不算慢。

    片刻间到了山腰处,直上左上角处一个喷出烟柱的所在。

    山上两根黄色的烟柱直冲云霄,直径至少有十几丈上下,张横靠近喷烟吐雾的左侧山洞时,越靠近时,就越能感受到前方巨大气流飙射时带出的狂风,声音震耳欲聋,冲击的虚空之中都生出细小的电光来。

    “怪不得他们都无法从这地方进入里面,单凭这烟柱之威,估计都没有几个人能扛得住!”

    张横站在半山腰处,浑身皮甲抖动,头上戴着的头盔都差点被狂风吹走,急忙用丝绦再系了几个扣,这才气沉丹田,一步步向冒出黄色烟柱的洞口走去。

    他之所以不想等到午时三刻再去悬崖下等待地龙吐珠,一是不想与那些修行之人掺和到一块。

    他张家世代武勋,从未与这些江湖修士有过什么牵扯,在他看来,这些人不事生产,目无法纪,搅闹天下,算得上是最不稳定的一批散漫分子。

    他是好人家出身,如非必要,不想与这些江湖修士有什么接触和交往,他只想好好经营一下自己的四方城,让下辖百姓好好生活,自己也好好修炼,如此便足矣。

    二则是因为自身修为的缘故,强于肉身,但因不通道法,无有法宝,腾不得云,驾不得雾,无法飞行,若是贸然跳入悬崖,一旦发生争斗,将会处于极度的劣势,为自身安全着想,他也不可能与这些修士一样,前去悬崖排名采摘龙珠。

    龙珠总共才有那么几颗,这么多人都想要,不打起来才怪。

    在平地之上,张横不惧群战,更不惧单打独斗,若是升空而斗,张横此时修为不到,还真不欲掺和这种事情上去。

    是以最佳选择就是另辟蹊径,看能否以别的方法摘取龙珠。

    若是实在摘不到,那也没有办法,反正只要这些修士们能将龙珠全都摘下,地龙的目的达成,自然也就不再翻身动地,四方城百姓才能真正的安稳下来。

    张横的目的是解决地震,至于龙珠能不能拿到,倒在其次。

    此时攀山寻珠,也只是想早点将龙珠采摘,结束地震。

    前方风声呼呼,张横一步一步贴地前行,每走一步,便在黄石山体上踩下一个脚印,如此潜运真元,手中长戟插入山体,以长戟为扶手,走一步插一下,慢慢的挪移到了洞口附近。

    “他要做什么?”

    山脚下的红衣少女看着张横接近左侧烟洞,惊道:“那可是地龙的鼻孔,他这是想要钻进去吗?不想活了,也没有必要这么自杀吧?”

    旁边中年文士笑道:“这地龙鼻息也分阴阳,他此时靠近的乃是左侧纯阳洞,洞内蕴含极其燥热刚猛的气息,以此人修为,靠近都难,还想钻进去,绝无可能。”

    这地龙左右鼻孔的气息大不相同,左阳右阴,喷出的鼻息威力极大,昔日也曾有修士想要从鼻孔钻入地龙口窍,结果连人带法宝都被纯阳气息炼化,直接化为一股白烟,神魂俱灭。

    是以从此以后,不再有修士敢用别的方式探寻龙珠,只能选择作为稳妥的方式,静候时日,按照子午时辰,各凭机缘前去采珠。

    张横不知这些典故,自以为比别人聪明,实则也是小看了众多前人。

    “不对!”

    他靠近烟洞口时,感受到几乎要融化自己身体的高温,心中生出一种明悟来:“这些修士能参悟修行之道,不应该想不到从地龙的鼻孔探查,他们之所以乖乖等待时间,按照规矩行事,肯定是前人经历过极大的教训之后,方才循规蹈矩起来。”

    这烟柱蕴含极高的温度,洞口甚至都有岩浆滚动,张横靠近之后,须眉都被烤焦。

    “不过老子修炼的乃是九转大还丹,熬炼躯体,以至万劫不磨,正缺少一个炼体的好地方,这地龙的鼻息正合我用!”

    张横只是靠近烟洞这一会儿,呼吸热风,吞吐热气,便已经感到了体内真元的急速运转,整个人被热风吹拂,似乎体内残渣都被热风吹走了一部分,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变得通透起来。

    “舒爽!”

    此等感觉就如同泡澡,初始洗澡水尚热,人入其中颇有不耐之感,一旦适应了洗澡水的温度,便会觉得舒爽无比,搓泥洗尘,得其所哉。

    张横此时情形,便如泡澡,寻常修士惧怕地龙鼻息不敢靠前,唯独他不惧高温,哈哈一笑,迎着赤黄色烟柱,顺着山洞,紧贴洞璧,以长戟为扶手,向内大踏步走去。

    在他步入山洞的一瞬间,护体罡气已然从他体内生出,形成一股无形的蛋壳形气罩,将自身包裹,在高温下不住震荡,随时都要崩散,但却一直不曾崩开。

    张横体内真元急速运转,牵引周遭热力,以锻打自身,一颗颗细小的血珠从他毛孔中喷出,加入外喷的气流之中,随着他迈步前行,他的体型眼见的消瘦起来,双目精光吞吐,皮肤泛起微微光泽,每呼出一口气,便有淡淡血气随之而出。

    他穿在身上的皮甲、头盔以及手中的诸多兵器上,都有符文急速闪动,俱都颤鸣不止,如同活物一般在龙息中吞吐不休,光芒不断闪动。

    “果然带劲儿!”

    张横体内心法运转到了极限,越往里走,越是感到燥热无比,脚下所踏之地依然变成了滚滚岩浆般的热质,整个山洞都在微微颤动,如同巨兽打鼾,发出隆隆巨响。

    张横运功抵抗热流之时,还要施展轻功脚踏熔岩,不使自己坠落,一步步前行之时,每一步踏下,都感到自己前方的热流难以抵抗,可真往前走时,自身体魄也相应的进行加强,勉强能够抗衡而不被炼成飞灰。

    如此且走且停,走了片刻之后,前方燥热更甚,顺着山洞转了一个弯,一路斜斜向下,渐渐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之中,酷热之气迅速消散,只觉得遍体清凉。

    在这山洞里有一潭清水,发出诱人清香,洞窟顶部有明珠子在空中载浮载沉,发出种种色彩,整个山洞中隐约有奇妙的声音响起,令人如聆仙乐,张横凝神倾听片刻,自己的的躯体都随着乐声微微律动,似乎整个人都要与这座洞窟甚至整个山峰融为一体。

    刚才一身火气在律动中缓缓吐出,整个人说不出的舒爽。

    “我这是到了地龙的口腔里了?”

    张横站在洞窟之内运功良久,只觉得周身精气如沸如煮,似乎连一座山都能扛的起来,双目之中精光爆闪,心念动间,身子陡然一闪,已然到了十几丈开外,激起一股强风,吹的一潭清水荡漾不休。

    “这潭清水是什么?”

    张横看着洞窟内的清潭,想了想,伸手探向腰间,将蛇皮水袋拿到手中,欲要灌上一袋。

    却发现这潭清水竟然十分的粘稠,犹如浆糊一般,清香气扑鼻而来,令张横精神大震,差点忍不住俯身喝上几口。

    “如果这洞窟是地龙的嘴巴的话,那这清潭的潭水就有点古怪了,大约便是地龙的涎水,据说龙涎有诸般妙用,可老子身为四方城民团教头,怎能喝它的涎水?”

    若是吃屎可以长生,你吃还是不吃?

    张横站在清潭前犹豫再三,终究还是没有喝上一口的勇气。

    将水袋灌满之后,他抬头看向洞窟顶部载浮载沉如同石磙般大小的几颗发光珠子,嘴巴咧开:“这应该便是龙珠了!只是未免太大了一点……”(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