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33章 地宫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张横出四方城之前,就对龙珠十分的感兴趣。

    毕竟那可是传说中的龙珠,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带有种种传奇色彩的灵物,非机缘不到者,难以得获。

    他今日此来,未尝不抱有见识一下的心思,毕竟这种经验旷世难逢,既然来了,总要见识一番。

    在他心中,龙珠都是图画里那种宝珠般的皎皎明珠,或者是烈焰火球,散发种种异象。

    但今日看着洞窟顶部载浮载沉的巨大彩色明珠,张横嘴巴大张:“这般大,如何携带?”

    这漂浮在空中的明珠大的如同一间房屋,小的也得有石磙大小,散发着各种光芒,或柔和,或强烈,照耀的整个洞窟明亮无比。

    一股股奇异的波动从这些巨珠上发出,如同无形的波纹,荡漾在整个洞窟之内。

    感受到这些珠子发出的律动,张横体内真气微微运转,骨肉筋膜发出微不可查的跳动,渐渐地这种跳动越来越大,腹内五脏六腑都在轻轻颤动,心脏如同一面大鼓,每一次跳动,都发出“咚”然声响,震的张横浑身汗毛竖起,汗毛孔中都喷出细小的黑烟来。

    咚咚咚!

    他心脏跳个不停,双脚随之震动,脚下地面眼见的开裂,蜘蛛网般的裂纹向四面八方延伸开来。

    “这几个大珠子古怪的紧呐!”

    张横感受着身体的异动,抬头仰望空中几个巨大的明珠,只觉得这些明珠正与自己体内周身窍穴连同经脉运转都生出了强烈的感应,似乎只要靠近这些珠子,自己的炼体心法就能加速提升到一定地步。

    “如果这珠子真的是龙珠的话,那些修士是怎么收取,又怎么吞服的?难道是以之合药,炼制延寿丹药?”

    张横看着上空悬浮的珠子,脑中念头急转,身子陡然升空,落在了一颗巨大的赤红色宝珠之上。

    这颗宝珠足有一间房屋大小,张横落在宝珠上方,双脚刚刚触及珠体,便发现这珠子瞬间变得通红,由实转虚,化为一团烈焰,当空熊熊燃烧。

    张横身子不由自主的向火焰内掉落,真元运转之下,罡气瞬间生出,但又瞬间被高温化去,正当张横心惊之时,他的身子已经从这团烈焰中穿过,掉落下来。

    砰!

    双脚落地之后,张横怔然片刻,抬头看向上空,却发现那巨大的赤红色宝珠已然消失不见。

    一种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焚烧的感觉从张横心头涌现,只觉得心神一阵轻松,好像心灵深处一直压抑着的负面情绪,种种阴暗面,在他穿过宝珠所化的火焰时,全都被火焰化掉了。

    “咦?这珠子怎么没了?”

    张横看向刚才赤红色宝珠的位置,大感愕然:“就这么由实转虚,消失不见了?当真古怪!”

    他想了想,提气轻身,身子再次跃起,落在了另外一颗巨大的蓝色宝珠上方,待到身子降落,踏足宝珠上方时,这蓝色宝珠瞬间化为一团清水,被张横踩住之后,整个水珠荡漾起来,水面上飞出无数触须,活物一般沿着张横的脚面往其腿上急速攀爬。

    “卧槽!”

    张横身子一惊,护体罡气发出,欲要将这些水流形成的触手震散,下一刻,脚下一空,人已经穿过水珠,身子下坠。

    落地之后,仰望上空,那蓝色宝珠也已经消失不见。

    这洞窟之上,共有宝珠十多颗,有大有小,刚才的赤色火珠与蓝色宝珠最为巨大,都是房屋般大小,现在被张横一搞,不知出了什么变故,两个最大的宝珠竟而消失不见,只有小点的珠子在上空悬浮,载浮载沉,如星辰在天,不断变化方位,光芒闪烁,明灭不定。

    “一连抓了两个都消失不见,可见这些珠子与我怎么有缘。”

    张横看了看头顶的珠子,想了想,不再急着采摘宝珠,目光从这些珠子上收回,仔细打量身子所处的洞窟:“若这洞窟是地龙口腔的话,那它的肚肠在哪里?这地龙形体巨大,寿元当也极长,它能与至人打赌,那定是有思维灵智之辈。”

    张横目光在周围打量了几下,看到了不远处一处黑漆漆微微伸缩变化的洞口,其内仿佛若有光。

    “难道这便是地龙的咽喉所在?”

    张横举步前行,来到这洞口附近,双手抱拳,吐气开声:“四方城人族张横,见过地龙前辈!”

    他的声音如同滚滚雷霆在这洞窟内不住回荡:“前辈这次翻身伸腿,使得我四方城化为一片废墟,百姓伤损不少,造了极大杀孽!我此次前来,特前来告知前辈,纵然地龙吐珠有益人族性命,舒展身体,地动山摇,却杀死了更多人族,如此算来,你非但没能还上赌债,还倒欠了我人族无数性命!”

    他话音刚落,整个洞窟猛然一震。

    前方洞口之中生出一股无匹吸力,将张横整个儿束缚,“咻”的一声,将其吸入黑暗的洞窟之内。

    洞窟上空悬浮的明珠齐齐大放光芒,随后前方陡然开了一个口子,那口子所在之处,正是一片白雾升腾的陡峭悬崖。

    “地宫开啦!”

    外面诸多修士看到悬崖处烟雾变幻,露出洞口,齐齐欢呼,驾驭法宝,向悬崖一侧的地宫冲去。

    之前看到张横进入地龙纯阳烟柱孔内时,俱都冷笑,无一人出声阻拦。

    这四方城的民团教头,前几日在四方城可是霸道的很,并不曾将修士们高看过一眼,竟然将他们与普通百姓一视同仁!

    这让一向高高在上的修士们如何能忍?

    他们是什么人?

    他们可是修真练气,打坐参禅,熬炼金丹,成仙了道之辈,至不济也算得上是一个江湖异人,绝代侠客!

    无论哪种身份,都是高高在上,不同凡俗。

    平日里虽然口中不曾说出自己比普通人身份要高的言语,但行为举止,无不透露出一股子超然气度,自然而然的就高人一等来。

    偏偏到了四方城之后,张横真的就把他们与普通人一般对待,谁敢触犯律条,还真的就按照凡间律条来治罪,说杀就杀,说打就打,连天刑老人那等魔头都敢当众处决,极其残忍的杀死。

    这般做法令身处四方城中的修士们既感新奇,又觉震撼,同时也生出了一种被冒犯的奇怪羞怒心理。

    他们毕竟是修士,高高在上,飘然出尘,如何就非要遵守凡间律条?

    这四方城的团练实在太过蛮横霸道,杀猪屠狗的家伙,徒具蛮力,无有脑子,着实可恨!

    因此明知张横钻入阳极洞内必死无疑,却无有一人出言提醒。

    不过看到张横竟然真的能顶着阳火烟柱钻入洞内,众人遥望之下,又是快意又觉震撼,没想到此人竟然真的能顶着火柱钻入进去,躯体当真强横到了极点。

    “阿七,别看了,咱们也进去吧!”

    山脚下,白衣文士看了身边红衣少女一眼,叹道:“此人自己作死,死便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这世间除了圣贤之外,又有谁人不死?区别只在早晚。”

    红衣少女阿七看着张横在阳极洞内消失,心中一片怅然之感,连地宫开启都的事情都忘到了脑后。

    此时得老师提醒,她急忙收拾心情,站起身来:“是,老师!”

    她看向不远处的悬崖所在:“这地宫已经开启了么?龙珠归属,如何来定?”

    白衣文士笑道:“如何来定?自然是论拳头大小了!走,且去跟他们比一比,看看到底谁的拳头大!”

    他取出一张红毯,扔在半空。

    这红毯扔出之后,悬浮在空,竟不下落。

    这文士乃携手红衣少女,身子跃起,落在红毯之上,脚踏红毯,缓缓向地宫飘去。

    张横眼前光线变幻,周身气血沸腾,欲要挣脱束缚自己的巨力,几次震动身躯都难以做到,于此焦急之时,陡然想起道门九字真言法咒来,当即开口暴喝。

    “临!”

    一股莫名力道被他口中箴言勾动,凭空而生,将束缚住张横躯体的力量瞬间打散,失去束缚躯体的力量之后,张横双脚踏空,不由自主的向下跌落。

    “咦?”

    一道惊奇的声音从虚空中响起,随后束缚住张横的力量再次生出,将其牵引到了一个奇怪的房间里。

    这所房间建造在一处悬崖边上,窗临悬崖,悬崖下火光闪动,岩浆喷涌,热气蒸腾。

    房间里一盏小灯如豆,一张石桌,一张短床,一名黄衣老者站在屋内,负手看向窗外。

    张横出现在屋内之后,那老者也不回头,低沉的声音响起:“小子,刚才有明珠十几颗,你为何只采两颗,而不是全都收取?”(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