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35章 善缘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看着面前悬浮的十来颗明珠,张横面无表情:“这算是送我的见面礼么?”

    在与那黄衣老者相见之时,张横极其明显的感受到了来自老子的恶意,对方已心灵映像之术侵袭张横的心灵,估计是想要查探张横的记忆,明了张横的来历。

    但上次金铁匠篡改了张横亲卫记忆有一事,令张横心生忧虑,于是着手修行《混元一体合真求道经》,将自身精神与肉体相合,又结合九转还丹之术,组建最合适自己的成真之法,在修炼之时甚至感应天地,显化祥瑞。

    这等真法修行之后,张横精神与肉体混同,无分内外,由此不惧任何精神法门,那黄衣老者精神力量虽强,手段虽妙,却也难以窥视张横心灵,也由此心惊,不敢造次,这才对张横和颜悦色,平等相待。

    “他应该是把我当成了佛道两家的秘传弟子,才没有对我下手,可又想从我身上学到修行解脱之法,但又太过看重脸面,拉不下脸来求道,因此只能给我点好处,好结个善缘。”

    张横迈抬起右臂,手掌伸出,掌心触及一颗石磙大的闪烁明珠:“这般大,如何收取?若是小一点便好了!”

    那明珠有感,忽然就缩小了一圈。

    张横微微一愣,觉得眼前场景有点熟悉,禁不住脱口道:“再小点!再小点!”

    手上明珠于是再次变小,一直缩小到普通珍珠大小之后,张横方才将其装入腰间皮袋里。

    “原来采摘龙珠是这般采摘的!”

    他将面前漂浮的巨大珠子依法一一收取之后,心中生出疑惑:“那我之前踩踏的两颗最大的珠子为何会忽然由实转虚,消失不见?”

    不过事关龙珠之事,除非黄衣老者亲自解释,向别人询问,别人也未必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张横懒得多想,将珠子装进袋子里,忍不住好笑:“这才是不求财而财自来!我本不想采珠,这龙珠最后却几乎到了我手中,也不知那些采珠的修士,发现地宫之内空空如也,会是什么个表情。”

    他正欲迈步前行,目光不经意间扫视身边的青色石床,身子猛然顿住:“咦?”

    屠宰场旁边的这个石床乃是一座小山的山头,这应该是殷朝境内最小的一个山头,也就一丈方圆大小,被张横打磨成了石床,作为乘凉之所。

    上次宰杀天刑老人时,用的案板便是这张石床,那天刑老人躯体强横,稍一挣扎,便能将木质案板弄的爆碎,但放在这张石床之上后,无论他如何挣扎,却都不能伤及石床分毫。

    他体内发出的庞然大力,全都被石床化解,分散到了地下庞大的山体中。

    天刑老人即便法力高深,体能强横,却也没有担山之力,震山之能,因此被张横按在这石床之上,再难挣扎的脱。

    在张横眼中,这小山似乎向上拔高了一点,如同夏天田野里的庄稼一样,长势明显。

    “这怎么又开始长个了?”

    昨天这山头也只是达到张横胸口,现在却长到了张横肩头位置,几乎与肩平齐。

    “有点意思哈!”

    张横看着面前的山峰,伸出双手摁在青石床边,用力推了一下。

    轰隆!

    地面猛然一晃,随后便有隆隆雷声从地下响起,如同钟鸣鼓震,颤音不绝,良久方息。

    他经过地龙阳极洞热风炼体,自身体魄提升了好大一截,此时双手推出,力道大的不可思议,这山头矗立在外的部分极小,但地下极大,即便如此,被张横推了这么一把,却还是让整个山峰地面下的部分也被震的微微晃动起来。

    “难不成我这屠宰场一侧日后还能长处一座山峰来!”

    张横拍了拍这青石床,大感有趣:“花草树木长个我见过,这山头生长拔高,我却是第一次得见!”

    自从张松求他镇宅降妖之后,就像是开启了张横的奇遇之门一般,他这几天接触的尽是古怪的事情,非但斩妖除魔,便是连与地同寿的地龙都见过了,如今连自己以前栖息的石床都要开始长个,令张横生出一种不真实的荒诞之感。

    觉得这个世界与自己原来印象中的平凡世界完全不一样了,原来修士、妖魔、种种诡异事情,就发生在自己身边,之前却并未仔细查看,也不以为意,直到如今才发现这些事情的不对劲来。

    他穿过屠宰场,返回自己府中,就见管家张忠和参谋曲典正指挥仆人家丁在空旷之地搭建帐篷,堆砌简易锅灶,旁边堆着从废墟里抢救出来的不少家具和锅碗瓢盆,整个院子干的热火朝天。

    见张横出现,张忠和曲典急忙前来相迎,张横摆手道:“你们继续忙,我刚才见了地龙一面,接下来它应该不会再行翻身,这次地震到此为止。”

    张忠嘴巴大张,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什么?”

    曲典也听的大脑一片空白:“大帅,你真的去见地龙了?还真的见到了?”

    张横道:“我走之前不是跟你们说了么,你们为何这般吃惊?”

    他离开四方城之前,就曾对张忠和曲典说了自己要去面见地龙,解决地龙翻身之事,没想到此时自己归来,谈及所见所闻,张忠和曲典竟然如此吃惊,不由得奇道:“我都说了要去见地龙一面,劝阻他不要再翻身,现在事毕回返,你们怎么这般表情?”

    张忠与曲典对视了一眼,都有点将信将疑。

    地龙翻身这是何等大事情,在他们心目中,这地龙一定是隐藏在地底深处,凡人绝不可见。

    之前张横说要出城寻找地龙,解决地震之事,两人都当他是说笑,觉得他应该是与人商谈四方城灾后重建一事,所谓寻找地龙,劝阻翻身,只是随口胡诌,玩笑之言,当不得真。

    现在见张横煞有介事的说已经见过了地龙,两人都有点难以相信。

    可是平日里张横对他们少有诳语,一旦严肃起来说话,那便真的不是虚言,可若是让他们相信如此荒诞之事,一时间也有所不能。

    这不同于诛杀天刑老人,天刑老人最多只能算是一个修行魔头,纵然难杀,但最终还是被张横杀死,死后化为血浪,也没有闹出多大的乱子来。

    但地龙不同。

    殷朝所有的神话传说故事中,地龙都是不次于天龙、神龙的上古真龙,躯体大若山脉,吸取地脉精气为生,寿敝天地,神异之举无穷。

    这等天地精灵,便是圣人都未必能遇的到,张横一个小小的四方城民团教头,如何就有机缘遇到?又如何能让地龙高看一眼,听张横说话?

    那可是天地真灵,龙族中的上古血脉,传说中的传说!

    张横怎么这么容易就能见到?

    见两人迟疑,张横笑了笑:“行了,都忙你的吧。”

    他让两人继续收拾庭院,自己却走出废墟,向四贤街走去。

    到了四贤街时,去发现金铁匠、冯木匠、刑皮匠的铺子都关了门,只有巧手婶的裁缝铺还开着。

    张横大为好奇:“巧手婶,老邢他们都作甚去了?怎么都关了门?”

    巧手婶笑道:“元伯,你来啦?”

    她坐在店铺里,将手中尺子轻轻放下:“地宫开启,地龙吐珠,他们几个不甘心龙珠别人摘走,可是自己又没法亲身摘取,心中郁闷,都关了店铺,这是去附近打劫埋伏去了!一个破龙珠而已,你看他们三人兴奋的,唉,想当年他们对这龙珠都有点不屑一顾,现在却为了这些东西亲自动了抢劫的念头,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张横:“……”

    他想了想,对巧手婶笑道:“他们要是准备抢劫龙珠,估计有的等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