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36章 重建四方城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哦?元伯你为什么这么说?”

    女裁缝好奇的看了张横一眼:“你怎么知道他们抢不到龙珠?”

    张横将腰间皮袋递向女裁缝:“因为如果不出所料的话,今年所有的龙珠应该都在我这里了。”

    女裁缝面露讶然之色:“是吗?”

    她伸手将张横递来的皮袋接过,打开向里面看了一眼,面色顿时变了,伸手抓出了一颗珠子抛向空中。

    那珠子在空中迎风便涨,由珍珠大小化为磨盘大小,悬浮在空中大放光明,照耀的整条街都是一片通透,如同一枚小太阳出现在长街之上,发出一股淡淡的香气。

    “竟然真的是龙珠!”

    巧手婶抬望半空中悬浮的明珠,伸手抓回,随着她手掌伸出,这珠子也渐渐变小,化为寻常珍珠大小,被她托在了掌心,眼睛看向张横,神情少见的严肃起来:“元伯,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笑道:“我今日机缘巧合,进入了地宫,跟一名龙头人身的黄衣老人交了个朋友,他把我从地宫送出之时,顺手给了我这几颗珠子。我想了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龙珠了,不过还有点拿不准,这才让婶子帮我掌掌眼。”

    “龙头人身的黄衣老人?”

    女裁缝面容古怪起来:“那是龙神模样啊。元伯,你莫非见到了这次翻身吐珠的地龙前辈不成?”

    张横道:“或许是吧,但到底是不是这次吐珠的地龙,我到现在也难以确定下来,观其言行,当是他本尊无疑。”

    女裁缝失笑道:“好家伙,这可是仙缘呐!你若是能求龙神前辈赏赐几滴龙血,用以沐身,躯体当会强横无匹,刀兵难损,水火难侵。可惜,可惜!”

    她对张横的缘法极为艳羡:“我若是有你这般机缘,能与龙神攀谈,怎么也会求一门神通手段,用以护身。元伯,你见了龙神前辈,就没有求他传你一门神通吗?”

    张横道:“我求他吐珠之后,不要再舒展身躯,免得对我四方城百姓再造成损伤。”

    “然后呢?”

    “然后?什么然后?”

    “你没有再求别的了么?”

    “我的目的就是结束地震,只要地龙不再翻身,我便再无所求。”

    张横对女裁缝道:“我这次去西山采珠,目的也是想快点停止地龙翻身,现在既然制止了地龙翻身,那我还有什么可求的?”

    女裁缝闻言呆愣了好一会儿,方才轻声道:“元伯,人重要的是先保全自己,才能保护别人。

    人族大圣曾言道,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你有如此仙缘,为什么不为自己求一个修行法门来!

    想那地龙老祖,活的年久日深,眼光见识,自然远超超凡俗,他便是随手指点一下你,也超过等闲修士苦修百年。有此大机缘,你为什么不为自己求一点东西?”

    张横心道:“明明是地龙想向我求道,而不是我向他求道,那家伙年龄虽大,性格上却娘们唧唧,啰里啰嗦。想要学道,却又顾及面子,犹豫不定,左右摇摆,毫无求道的决心,一看就不是修行中人。以后只能他求我,我求他个屁?巧手婶估计对地龙太过忌惮,才有如此言语。”

    在他眼中,地龙老人虽然了不起,修为固然强大,气息浑厚难以衡量,但毕竟也只是一个求道而不得之辈。

    张横对其法力雄浑,体魄强悍大感讶异,但也只是如此而已,并无多少敬佩之心。

    黄衣老者再了不起,也只是一条龙而已,不曾脱壳,便有其极限,成不得真,达不到神,超不得圣,与普通修士并未有本质区别。

    但在巧手女裁缝眼中,这地龙已经是一个极其了不起的存在,其言语之中充满了敬畏之感。

    他在四贤街中,对金铁匠、刑皮匠等人的观感一般,唯独对巧手女裁缝十分尊敬。

    现在见女裁缝对地龙十分的敬重,甚至流露出敬畏表情,令张横心中生出几分怅然,原来一向英风锐气不让须眉的巧手婶,也有她敬畏的东西。

    张横也有敬畏的东西,但他敬畏的是天地自然,敬畏是古今圣贤,却绝不敬畏强大本身。

    地龙很强大,但张横并不把他太当一回事,喊他一声前辈,那也只是敬他年长而已,并不是真的会对其低头。

    他对女裁缝笑道:“巧手婶,我有自己的修行法门,用不着求人,所谓求人不如求己,适合我自己的道,不在龙神,而在我自身。”

    女裁缝又发了一会儿愣,道:“元伯,你变了。”

    她对张横道:“你现在说话竟然越来越有道理了,不像以前那样蛮气十足。只是,我还是喜欢之前的你,现在的你,我反而有点看不清……”

    张横笑道:“天地周转,日月交替,万事万物无不在变,我是张横,但已经不是昔日元伯。”

    他伸手指了指女裁缝手中皮袋:“你看这里可有你合用之物?”

    女裁缝深深看了张横一眼,嘴角一丝笑容:“元伯,你是想要把这些珠子都送给我么?”

    张横摇头道:“这里共有十二枚珠子,你和老金、老邢他们总共四人,因此只能每人一颗,剩下来的我还要拿走,等琢磨好了用法,好给我的兄弟们使用。”

    女裁缝沉吟片刻,从皮袋中摸出四颗珠子,揣进袖内,仍将皮袋还给张横:“那好,我便厚颜留下四颗珠子罢。”

    张横接过皮袋,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之后便是率众救援四方城等事,城内百姓家园被摧,张横第一时间便是要为他们搭建临时窝棚,暂供居住,抢出米面粮油、布匹、猪、牛、羊、马、狗等家畜,很是忙活了几天。

    “所谓不破不立,他妈的,正好趁机将整个四方城改造一下!”

    在城内视察了几天之后,张横命人绘制了四方城的详细地图,观看良久之后,亲自绘制了一副地下管道图,命城内匠人按照这幅图纸建造地下排污水道,发动全城百姓一起劳作,十人抽一,富户人家若是不愿干活,可以缴纳一大笔排污费。

    参加集体劳作的百姓,可免费吃饭,有油水,管吃饱,每天还要进行操练,强迫洗澡,每天干完活,可以领取十个馒头作为一天的工钱。

    如此一来,即便是家庭贫困者,只要能有人出力干活,就能赚够家里几人的口粮,最起码饿不死。

    这对灾年的百姓来说,已经是十分的优渥的待遇。

    城内重建之时,张横也不闲着,带着一众兵士前去西山烧制石灰,以供建筑使用。

    这一日,他正在山中稍息,忽有亲卫策马如飞,来到近前:“报!大帅,不好了,城里闹僵尸啦!咬死了好多人!”(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