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40章 开启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那河怪手掌刚刚触及龙珠,便有一道光芒凌空飞来,斩向他的脖颈。

    吼!

    那河怪手中三股叉挥动,将飞来光芒磕飞,圆睁二目,看向前方,瓮声瓮气道:“人族修士,你要抢俺的宝珠?”

    此时光华闪烁,一道道人影浮现在半空之中,为首一名老者笑道:“你是哪家水府的精怪,竟敢在这四方城外兴风作浪!”

    他手捻胡须,一副仙家道骨模样:“这龙珠乃是神龙之物,地龙大圣所吐,有缘者自得,岂能是你这个小小精怪所能拥有的东西?”

    这精怪睁大眼睛喝道:“我乃此地清水河的河神,隶属九阴山盘环洞青麟老祖治下,这龙珠既然出现在我水府附近,合该我有!你若是胆敢抢夺此宝,我九阴山门下,定然与你等不死不休!”

    为首修士脸上微微变色:“九阴山?”

    九阴山是阴阳界黑山山脉中的一座大山,山中多有大妖,等闲难进人间,可一旦有妖魔冲破阴阳界,从九阴山的九道阴河潜出,基本上都会引发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暴乱,几万年来,出了不少事情。

    这河怪若真的是隶属九阴山的精怪,现场修士有一个算一个,还真没有勇气敢动手杀他。

    远处已经退出几十丈距离的黄圆觉等七八个士兵便退边互相交流:“这九阴山是什么地方?咱们这清水河啥时候有河神了?”

    “估计九阴山就是妖魔鬼怪的大本营!”

    “别管他们,咱们先退到安全地带再说!”

    “可是大帅的宝珠……”

    “咱们且静观其变,先看他们狗咬狗,趁机再做计较!”

    几个士兵手持刀枪弓箭,一直退到一座河堤旁一座小山头上时,方才顿住脚步,看向前方的妖怪和修士。

    “不对!”

    空中安静片刻之后,一名修士喝道:“九阴山九道阴河都被封印,你身在连云洲,如何能与九阴山的老妖王联系?定然是欺骗我等!”

    其余修士也都反应过来,叫道:“大胆妖怪,扯虎皮做大旗,饶你不得!”

    骂声之中,一群人手持法宝向那浪头的河怪打去。

    河怪大怒,手中三股叉化为团团清光,与一群修士战成一团。

    现场修士虽多,但这河怪实力竟然极强,操控水流环绕周身,既能当盾牌,又能当甲胄,还能当武器,再配合手中的三股叉,在这些修士中间冲来杀去,几十名修士刚从地下逃出,外加手中值钱的法宝都被强人劫走,战斗力下降不小,现场呼喝不断,但合力之下,竟然短时间内难以降服此妖。

    这些修士心存贪念,都想着让别人出力降妖,他们好暗享渔翁之利,准备偷偷抢夺空中悬浮的龙珠,人同此心,战力又减了三分。

    如此打来打去,现场呈现胶着状态。

    一名修士施展替身法,分身留在人群中战斗,真身却化为一团黑影,暗中去抢宝珠。

    眼看就要得手之际,不远处几名民团士兵弯弓搭箭,趁机将其射杀,尸体跌向精怪,将河水染红。

    这是双方交手以来第一次死人。

    “还有人?”

    无论是修士和河怪都被射杀的尸体吓了一跳,齐齐住手,扭头看向站在不远处山头上的几名兵士,面露讶然之色。

    “你们好大的胆子,连我仙门弟子也敢出手!”

    那名死去修士的师弟怒气冲天,人在空中,取出一把飞剑,指了指山头上的几名士兵:“死!”

    手中飞剑化为一道白光,斩向几名民团士兵。

    几名士兵怡然不惧,舞动刀枪棍棒,化为层层幻影,迎上斩来的飞剑。

    砰砰砰!

    接连几声暴响,火花四溅,那修士发出的飞剑竟然被几名士兵挡了下来,更有一名士兵手持大铁榔头对着飞剑狠狠砸下,“噹”的一声,砸在剑脊之上,将飞剑整个儿砸断。

    噗!

    飞剑与修士心神相连,那发出飞剑的修士身子一震,当场喷血,缓缓向地面坠落。

    几名修士见状大吃了一惊,便是那河怪都感到诧异:“这是哪家的兵士,倒是有点本领!”

    几名士兵砸断飞剑之后,为首的班长黄圆觉看着天空中的修士,大声喝道:“我乃四方城民团第一营三班班长黄圆觉!我不管你们是哪里的山精野怪,还是哪家的仙长修士,这空中的宝珠是我家大帅之物,只因我误触河水,才让宝珠生变,悬浮空中。”

    他手中长枪举起,枪尖斜指天空众人:“这是我们大帅的东西,谁都别想抢走!胆敢抢劫他人钱财,性质恶劣,数额过百金者,劳改十五年起!若是持刀抢劫,杀伤人命,定斩不饶!”

    “现在我将实情告知,若是你们还敢抢劫,将会被我四方城全天下通缉,任你神仙妖怪,都是难逃!”

    黄圆觉看向天上的精怪和修士,一脸严肃:“莫谓言之不预也!”

    那绿毛蓝脸的河怪嘎嘎笑道:“什么狗屁四方城,还能管得了我水府不成?”

    他大笑声中,催动身后暴涨的河水,掀起滔天巨浪,浪涌如山,向身前修士重重拍打而去,连几名士兵也涵盖其中。

    “好大的胆子!”

    “先杀妖怪,再诛蛮兵!”

    面对冲来的巨浪,一群修士大怒之下,不敢再隐藏实力,人在空中祭起法宝,挡住轰来的洪水,同时合力向河怪出手。

    轰轰轰!

    现场电光四起,水花四溅,夹杂河怪惊天动地的吼声,整个清水河都翻腾起来,生出滚滚波涛,向河堤两侧蔓延,一路翻滚,冲向附近的农田村庄。

    山头上的几名士兵大惊:“修士见财起意,其罪尚小,这河怪做法,水淹八方,却是死罪!”

    又想到:“只因我等不尊号令,擅自行事,以至于修士兴风,河怪做浪,我等也是死罪难饶!”

    想到这里,都是又惊又悔,又是担心:“可怜清水河畔百姓,都要受到我等连累,这个罪过大了……”

    张横出了东城,便看到了眼前清水河面暴涨的情形,登时吃了一惊,随后大怒:“这是哪家妖怪敢在老子的地界兴波作浪?”

    抬头看向空中与一众修士作战的河怪:“难道是这河怪做的?还是这一群修士施的法?”

    他做事雷厉风行,却很少武断行事,吃不准之下,身子跃起,踏波而上,来到半空之中,对不远处小山头上几名士兵喝道:“黄圆觉,这是谁兴起的波涛?”

    黄圆觉大声道:“禀报大帅,是河怪兴风作浪欲夺宝珠,修士见财起意,也要夺宝!”

    张横道:“原来如此!”

    人在空中,踏浪穿行,瞬间来到河怪身边,长戟闪电般探向河怪脖颈儿,“噗”的一声,将这河怪的脖颈一戟扎透,猛然一抖,将其脖子抖断,脑袋也崩的飞掉,一丈高的无头尸体呆立浪头,片刻后连同水流一同向地面摔下。

    张横伸手虚抓,将河怪头颅抓住,踩在水气之上,扫视面前众多修士:“尔等当真好大的胆子,连我的宝贝你们也敢抢,真不怕杀猪台上走一遭么?”(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