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44章 咒法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四方城内原本是有两座寺庙,一座道观,在城外下辖之地,也有不少寺庙和道观存在,城内富户人家有白事,做法会,便会请这些和尚道人前来做法,为先人做水陆道场,超度亡灵。

    平日里这些和尚道人以此为生,再加上些香火钱,香油钱,倒也活的滋润。

    只是最近几个月,朝廷要在朝阳帝都开一场水陆法会,为国运祈福,欲要绵延国运,让大殷朝代代相传,永世不移。

    这场法会盛大无比,广邀各地僧道名流并书院大儒,同襄盛举,共同祈福。

    便是四方城中几个有名有号的老僧和老道,都被请到帝都参加盛典,如今三四个月都要过去了,这些僧道大儒,至今不曾返回。

    如果有这些僧道大儒在城内,张横的压力要减少很多,城内若有僵尸生乱,有妖怪闹事,自然有这些僧道处理,若是地龙翻身,城内大儒也可上书朝廷,请朝廷救济,同时也可向邻近州府县城求救。

    张横平日里就只管练兵杀猪卖肉便是,修行界的事情,按道理来说,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本不应该他来掺和这些事情,结果就因为这朝廷的水陆大会,导致四方城修士形成真空,以至于张横出手,斩妖除魔,弄出几场是非来。

    “据说水陆大会要举行满满三个月,三月之后,观天象,察龙脉气运,再做定夺,至于这些僧道高人,除了那些实力高明之辈,大多数应该也到了回返的时候了。”

    曲典取出一封书信,递给张横:“这是顾西城先生给你的书信,他听闻四方城内一片狼藉,地龙翻身,摧毁房屋无数,大为震惊,说是要在京中好友那里筹集一笔善款,采买米面布匹,再以朝廷名义捐给咱们四方城。”

    顾西城是张横在幼年之时,于松塔林燃石矿场救过的一名儒生,这儒生据说因为在朝堂抨击当今皇帝醉心丹术,以头撼门柱,请求皇帝重整朝纲,结果触怒皇帝,要将其腰斩弃市,多亏了当朝太师温成平劝阻,才免其死罪,流放到了四方城。

    顾西城秉性刚直,在京城为官之时,处决了不少豪门子弟,得罪权贵无数,流放到了四方城之后,被多次刺杀,好在顾西城本人修为也高,斩杀了不少刺客。

    后来误饮毒酒,差点身死,还是张横将其“尸体”扔进小溪,痛饮溪水,逼出毒质,毒杀鱼鳖无数,方才恢复正常。

    从那以后,顾西城便留在了四方城内,教授张横习文写字,以及做人的道理,如果说张横有老师的话,那么他的老师就只能是顾西城了。

    但顾西城却因为自己是戴罪之身,仇人无数,不敢让张横称自己为老师,只说自己是张横的先生,拿钱教人,钱货两讫,双方互不相欠。

    可即便如此,在张横参加武举考试之时,还是遇到不少刁难,尤其是在朝阳帝都,被很多人敌对,最后比试射箭之时,更是突起狂风,吹飞箭矢,正中兵部尚书敖东光的人中,折断门牙两枚,以至于敖东光大怒,将张横乱棍打出武科场,削掉功名,成了白身。

    这件事让顾西城大为内疚,最近几年新皇登基,政令有变,赦免了顾西城的罪过,是以顾西城重返京都,要为张横活动关系,想要恢复张横的武勋身份。

    “顾先生要回来了?”

    张横伸手接过书信,抽出纸张看了,叹道:“他便是筹集善款,又有个屁用!沿途层层剥扣,到了咱们四方城内,十成剩不下一成,还要承受风言风语,完全没这个必要。”

    曲典道:“终究是一番好心,咱们不可冷了顾先生的心啊。”

    张横道:“冷他心的是这个朝廷,与我等何干?”

    曲典道:“说的也是!顾先生听闻四方城百姓解决了温饱问题,很是高兴,言语之间对你夸赞的很,说生平所教学生尽皆无用,那些人都钻到了名利场中,唯独张元伯蛮横无礼,不像个读书人,偏偏干了不少实事。可见百无一用是书生,他们书生气太重,空谈误国,做不了实事,感到惭愧的很呐。”

    张横哈哈大笑:“时人能得西城先生一言之褒,荣于华衮啊!”

    他与曲典商议军中事务连同城内诸事,全都布置妥了,两人方才分开。

    张横府内诸多建筑都被地龙翻身摧毁,唯独他静坐的密室因为修建用心,以铁汁浇缝,坚固异常,倒是一如往常。

    张横乃回归密室,将龙珠扔到半空,以龙珠凝聚天地精华,反哺自身,修真练气,打熬筋骨,气走百脉。

    如此修行,进境明显,每一次打坐练气,都有明显变化。

    他这般夜间修行,白天率领民团兵士出城下乡查看灾情,协助百姓自救,忙成一团,暂且不提。

    且说那清水河神敖兴被张横打伤之后,拼命返回河底水府之中,命随身蟹将军为自己取出药膏涂抹伤口之上,咬牙切齿,擂胸愤恨:“这四方城张横欺我太甚,杀我二弟,斩我尾巴,此仇不报,枉自为龙!”

    于是取出燃香三根,在密室沐浴焚香祈祷:“徒孙敖兴,在清水河当差,被人族修士羞辱,斩杀随身副官,杀我水族几十名,声称要抽我龙筋做弓弦,剔我皮肉煮汤喝,诸般羞辱,着实难言。还请老祖现身,替我主持公道!”

    片刻之后,那燃香的袅袅烟气聚集成团,化为一道人影,发出隆隆声响,震的清水河面生波,整条河都在震颤:“哦?人族修士如今这般大胆了么?敖兴孙儿,我如今身在九阴山,难以冲出封印,诛杀此人。你可持我灵符,先救自身,然后去求黑水大王,其有摄魂之法,最是难防,只需将那人族修士名姓和所处方位,便可以千里咒杀,百试百灵。”

    这烟气形成的人影手掌一抬,一道灵符飞出,落在了敖兴头顶,那敖兴大喜,接过灵符,再三拜谢:“多谢祖师慈悲,我这便去求黑水大王!”

    那人影笑道:“莫要忘了给血食。”

    敖兴道:“徒孙自不敢忘,三日之后,便取人族男女,祭奠老祖。”

    人影呵呵笑了几声,渐渐变淡,消失不见。

    此时三根燃香,已然燃尽。

    敖兴手持灵符,妖气灌注灵符之内,灵符生出烁烁绿光,将其全身笼罩,片刻之后,尾巴处发痒,被张横斩断的尾巴缓缓长了出来。

    待到尾巴长出之后,敖兴乃持灵符出了水府,按照灵符中信息指示,一路向南,进入一处大泽之地,那大泽之地中心有一深潭,潭水冰寒彻骨。

    敖兴扎入深潭之内,直冻得浑身僵直,似乎连灵魂都要冻僵,好在有灵符护体,不曾身死,最后落在了潭底一处水府门前,刚要开口叫门,便见这水府大门猛然变大,露出上下两排獠牙,生出无尽吸力,将敖兴全身禁锢,吸入其中。

    敖兴大惊,这才知道原来这大门并不是真的大门,却是不知名凶兽的嘴巴,如今被吸入嘴巴之内,身子僵直难以动弹,眼看就要被咽下肚,忍不住惊惶大叫:“大王,我是青麟老祖门下徒孙,还请嘴下留情啊!”

    话音刚落,那禁锢敖兴身体的力道陡然消失,随后一股气流喷出,将敖兴从嘴巴里喷了出来,那水府急速收缩,化为一名锦衣男子,看向敖兴,双目光芒闪动:“你是青麟的徒孙?”

    这锦衣男子身材高大,穿着极为华丽,头上束发金冠,身穿百花锦绣战袍,脚下金线绣图长筒战靴,六根手指,每一根手指上都戴着镶金嵌银的指环、戒指、扳指,看卖相富贵逼人。

    只是神情漠然,双目寒光爆闪。

    敖兴被他看了一眼,只觉得浑身发冷,连灵魂都要被这男子目光冻结,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颤声道:“是,我是青麟老祖门下徒孙,今日有事来求大王,还请大王看在我师祖面上,助我一助。”

    这锦衣男子便是黑水大王,他看了敖兴手中灵符一眼,皱眉道:“青麟不在九阴山好好修行,收这般多的徒子徒孙作甚?一群废物,有个屁用!指望他们救你脱身,嘿嘿,痴心妄想!”

    他嘿嘿笑了几声,对敖兴道:“我欠了青麟一个人情,你且说,你遇到了什么事情?”

    敖兴便将自己与张横交手的事情说了一遍。

    黑水大王道:“这事好办,你给我此人名姓和所居之地,我施展法门,拘他魂魄前来,任你处置便是。”

    当下敖兴便将张横名姓连同四方城的方位说给了黑水大王来听。

    那黑水大王取出一个肉肉小人,取出朱笔,将张横名姓写在小人额头上,让小人面朝四方城方位,随后拿出一把白骨杖来,口中喃喃有声,绕着肉色小人疾走,每走一步,便呼喝一声张横的名字。

    这肉色小人如同未满三朝的婴儿,只是混沌没面目,被这黑水大王,写了张横的名字后,绕行做法,慢慢的这婴儿开始出现了眼耳口鼻,变成了张横模样。(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