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46章 御风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张横在原地站立片刻之后,只感到眉心又是一痛,从随身皮袋里取出一枚小银镜看了看,发现自己眉心又滴出了一滴鲜血。

    “妈的,看来是缠上老子了!”

    伸手将眉心血滴擦掉,张横顶盔掼甲,周身上下收拾妥当,展开身法,化为一团幻影,向着南方奔行而去。

    他心中想的明白:“这对我施法之人,妖术高明,极难招架,想来当是一些暗中诅咒,打小人之类的法门。这人修为若是比我高明,不应该以咒术杀我,当面将我击败才对。只有本领不如我者,才会暗中施展阴险手段,暗中诅咒老子!”

    这诅咒来的突如其来,防不胜防,以张横如此强横的躯体,依旧难以抵挡这隔空而来的手段,若是被对方一直这么搞下去,怕是真有可能会被对方搞死。

    对方以咒术对他,却也被他隐隐感知到出手之人所在的位置,这个时候来不得半点迟疑,想要斩断诅咒,就得斩杀施法之人,因此张横提气轻身,运转轻身功法,循着冥冥感应,向着南方疾驰而去。

    他体力极强,真气雄浑,直似无穷无尽一般,此时焦急之下,奔行如飞,身后劲风席卷灰尘,在大地之上形成一道滚滚土龙,声势惊人。

    在奔行之际,眉心与双目接连刺痛,疼的他放声大叫,差点真气涣散,走火入魔。

    当下边跑边收慑心神,感应虚空,渐渐地无思无想,忘记了自身的存在,非想非非想,身子在奔行,精神却与无尽虚空相融,但又因为精神与肉身浑然一体,以至于精神带动肉身,使得肉身也与虚空产生感应。

    渐渐地越跑越快,双脚离开了地面,人在空中,御风而行。

    凝形释,骨肉都融;形之所倚,足之所履,随风东西,犹木叶干壳,无所住,无所停,心念念处,便是身落落处。

    就在他身心与天地合,御风而行之时,在那黑水寒潭底部,黑水大王面前的人偶忽然发生了变化,本来是张横的模样,渐渐的模糊起来,再次恢复混沌无面目,便是体型都在变小,变成了一开始那个无面目的肉色小人偶。

    黑水大王手持阴魂长针本欲前刺,见此变化,手掌登时凝在半空,将人偶拎起仔细端详,神情惊疑不定:“竟然连神魂都没了?他妈的,难道这张横已经死了不成?可他即便是死了,死后阴魂也脱不得我手,怎么忽然之间,气息全无?”

    他越想越惊:“难道有高人出手,屏蔽五感六识,锁住了他的三魂七魄?还是说他已经被人打的神魂俱灭,我这法偶才感应不到他的存在?”

    旁边敖兴小心翼翼问道:“大王,可是出现了什么变故?”

    黑水大王默然不语。

    片刻之后,问道:“敖兴,你确定这张横没有师承来历?只是人间一介凡夫?”

    敖兴此时也看出黑水大王施法受阻,当是发生了什么变故,想到之前张横与自己交手展露出的神通,自己也变得不自信起来,迟疑道:“或许是凡人吧……不过他力量奇大无比,虽是凡人之躯,却比我的力气都大,我怀疑他祖上有神兽血脉……”

    黑水大王骂道:“放屁!若他真的有神兽血脉,早就被四大宗门收入门中,成为其中弟子,岂能在边境小城厮混?就算是不被宗门收入门墙,那大殷朝的五路巡天使也是吃素的?他若有神灵血脉,怕是早就被征入朝廷,成为朝中猛将,岂能蜗居这么一个小地方?”

    敖兴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多说,脑子里想到张横当初与自己交手的情形,只觉得尾巴又在隐隐发痛。

    黑水大王骂了敖兴几句之后,低头在密室内走来走去,口中不住咒骂:“青麟那个老东西,总给老子出难题!一个狗屁杂种蛟有什么好在意的,死了也就死了,何必太当一回事!偏让老子为这么一条杂种出手,被反噬受伤也就罢了,还丢了好大的面子,真是岂有此理!”

    敖兴脸色变的极为难看,知道这黑水大王是在骂自己,但形势没人强,只能暗自忍耐。

    他出身卑鄙,是一条独角龙与青鳝交配所生,是他自幼苦修,拜入九阴山门下弟子,修行百年,吞服阴丹,方才激发体内蛟龙血脉,成就蛟龙。

    之后来到清水河内,修建水府,收罗党羽,为自家祖师出山做准备。

    这黑山大王说他是杂种,确确实实击中了他的痛处,敖兴心中愤怒至极,却又不敢发作,强自忍耐之下,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却见黑水大王原地踱步几圈之后,从随身百宝囊中取出一副小小的弓箭,抖了几下,这副弓箭陡然涨大。

    黑水大王拉开长弓,搭其羽箭,作势欲射,接连试了几次,大有不舍之意。

    他叹了口气,看向敖兴:“小子,我这副弓箭非同小可,能千里取敌性命,我总共才炼制了三根羽箭,炼制极为不易。我一箭射出,至少值万两黄金,这笔账你得记下了,日后记得还我箭钱!”

    他对敖兴道:“咱们按照殷朝当铺利息,九出十三归,三月为期限,你还钱慢的话,休怪我涨利息。”

    敖兴道:“是!一切都依照大王说得便是。”

    黑水大王这才高兴起来,在箭头上写上张横的姓名,默默念咒,在密室之内跪拜十方,之后方次弯弓搭箭,将箭矢射出。

    这一箭射出,刺破水府,钻出寒潭之后,闪电般向四方城方向飞去,穿云破风,飞跃大泽,正正射向空中御风的张横。

    感应到无穷杀气,陷入悟道中的张横猛然睁开了眼睛,手中方天青戟倏然前劈,正中羽箭箭头。

    轰!

    这一箭力道大的不可思议,张横一戟斩出,被震的身子凌空爆退,双手隐隐发麻,青戟嗡嗡颤鸣。

    “好大的力道!”

    张横独立虚空,眼望前方,本以为一击之下能将箭矢击碎,却没有想到那羽箭被青戟斩飞之后,竟然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子,如同活物一般,再次向自己射来,夹风带雷,只看威势,就知道十分难挡。

    “好家伙!”

    张横长戟挥动,再次将羽箭打飞,身子凌空飞起,长戟接连挥动,化为道道寒光,向被打飞的羽箭追赶而去,身形在空中转折如龙,上下左右,无不如意。

    “老子会飞了!”

    他长戟舞动,在空中与羽箭战成一团,神情兴奋,哈哈大笑:“老子会飞啦!”(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