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50章 打铁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正在急速飞行欲要逃走的张横,被黑水大王用狼牙剑一指,登时全身气息凝滞,身子僵直,御风术瞬间失灵,身子直挺挺的向下摔去。

    黑水大王哈哈大笑,手中狼牙剑化为一道黑光,斩向张横双腿:“斩!”

    便在此时,张横正在向下摔落的身子从原来位置倏然消失,出现在黑水大王身侧,长戟化为一道寒光,斩向黑水大王腰部。

    黑水大王知道张横能破解自己的定身术,却没有想到破解的这般快,眼见长戟斩来,吓了一跳,狼牙剑急忙格挡。

    轰!

    两人身子同时一震,张横借势飘飞,黑水大王却化为了一团黑气,卸掉了张横劈斩之力,随后凝结身形,瞪眼看向张横:“小子,你竟然还会飞?你是哪家修士?好大的力气!”

    张横持戟笑道:“这御风之术,我也是刚刚明悟其中道理,运用多有不妥,见笑见笑!”

    黑水大王哪里能信:“你这腾空术意动而身动,转折如意,如臂使指,没有几十年的火候绝不能达到如此境界。他妈的,敖兴说你是一介凡夫,骗的老子血本无归!”

    他说到这里,身子后退,手中狼牙剑猛然指向张横,大声喝道:“夺!”

    张横登时眼前一黑,视野中一片黑暗,暗叫不好,长戟舞动护住全身,耳听得黑水大王不住大喝:“夺!夺!夺!夺你五感六识,夺你心花一朵!夺你平生气运,夺你三魂七魄!张元伯,还不归位!”

    张横身子不住抖动,眼不能视,耳不能听,五感六识尽数被剥夺,思绪都停滞了下来,心灵之中,一片漆黑,进入到大寂静之中。

    就在这大寂静之中,金铁匠的身影忽然浮现,还是那间铁匠铺,还是那个身材削瘦的铁匠。

    砰!

    金铁匠正在打铁,一锤下去,火花四射,发出轰然声响。

    那是张横记忆中有关金铁匠最为熟悉的场景,张横每一次去铁匠铺,都看到金铁匠在那间铺子里敲打一个剑胚,从来没有例外。

    年久日深,这一幕便烙印在心灵之中,当此心灵一片漆黑之际,忽然就浮现出来。

    黑水大王眼见张横呆在当场,浮空不动,不由得啧啧称奇:“等闲修士被我夺走无感六识,早就跌落云头,这条大汉竟然漂浮空中,并不下落,真是奇哉怪也!”

    他口中称奇,动作不停,刹那间来到张横身边,手中狼牙剑狠狠刺向张横胸口。

    便在此时,张横持戟右手食指忽然动了动,轻轻的敲击在戟杆之上。

    砰!

    发出一声清澈的敲击声。

    这敲击声也不如何响亮,但黑水大王听到之后,却是身子一颤,发出一声怪叫:“他妈的!”

    他满头长发炸开,身子忍不住抖动,人在空中极速后退:“什么玩意!”

    砰!

    张横食指再次敲击戟杆。

    后退的黑水大王如遭重击,头顶猛然凹陷了一块,似乎被一个无形铁锤夯了一下。

    “啊呀!”

    黑水大王两颗眼珠被夯击的往外凸出一寸多长,一根手指上的戒指轰然爆散开来。

    “你奶奶的!”

    黑水大王怪叫连连,一脸骇然:“这是什么法术?”

    此时张横食中两指同时敲击戟杆,发出一轻一重两道截然不同的声音,就如同铁匠用大锤小锤击打铁块一般。

    这两道声音响起,第一声重音尚且能挡,黑水大王心神乱了一乱,微微迷糊了一瞬间,便即清醒过来,正欲破口大骂,第二道轻音便传了过来。

    这一道轻音飘飘渺渺,若有若无,似乎响又似乎没响,正正击打在黑水大王魂魄之上。

    黑水大王神魂摇动,身子再次后退。边退边骂:“这他妈到底什么玩意儿!杀猪的家伙怎么成了打铁汉!?”

    他惊怒交加:“这家伙怎么这么古怪……”

    砰!

    砰砰砰!

    张横两根手指不住敲击戟杆,轻重缓急的击打声接连响起。

    黑水大王身子连颤,脑袋上接连凹陷出一个个小坑,口中吼声不断,再次向后急退。

    他生平遇到过不少敌手,也见识过无数法术神通,却没有见过眼前张横这般手段。

    他此时已经连退百丈,脑袋上一个个小坑缓缓平复,看着漂浮在空中的张横,眼中冒出无穷怒火:“今天老子非得弄死你不可!”

    他取出两个小小肉球,堵住了自己双耳:“这次我自封双耳,定住魂魄,看你怎么弄!”

    当下身化黑风,跨过百丈空间,手中狼牙剑点向张横眉心:“定!”

    对面张横正在敲击戟杆的手指猛然顿住,撒开长戟,双手握拳,两个拳头犹如两把铁锤,狠狠夯在虚空。

    轰!

    黑水大王狼牙剑还未刺下,便被虚空中猛然爆发的巨大力道震的眼前一黑,“呱”的一声大叫,变成一只巨大的三足金蟾,鼓起双腮,虚空吐气,猛然一个弹跳,消失在虚空之中。

    现场只剩下张横一人悬浮半空,以双拳为大锤,虚空为砧板,不住夯击虚空,发出隆隆巨响,犹如雷鸣,震的黑水沼泽泥翻浪涌,黑水四溅。

    那黑水大王逃回寒潭之内,沉入水底之后,尤自感到心惊肉跳:“厉害!厉害!”

    他独坐水府,感应到连碧水寒潭被雷声震的微微摇晃,忍不住骇然变色:“这张横修的什么邪门功法?五感六识被封,反而越发的厉害了!”

    他在水府内负手低头,走来走去:“不行,这地方不能待了!一个张横便如此难缠,他身后的师门长辈可想而知有多厉害!万一找上门来,老子十死无生!”

    想到这里,不敢犹豫,急忙收拾行李,将金银细软全都装了,跳出了寒潭,一剑斩断寒潭石碑,发出一声叹息,迅速远去。

    而在远方虚空,张横依旧双拳擂空,“打铁”不停,雷声隆隆,响彻四方。

    他凝视黑水大王,道:“你是敖兴的什么人,为何要参与我跟他的恩怨?竟然暗算你家大爷,真是岂有此理!有本事别用术法,咱们真刀实枪的较量一场!”

    黑水大王晒然:“修士相斗,谁会单纯的肉身相搏?”

    两人(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