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51章 买棺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金铁匠眼望南方的同时,城内刑皮匠等人也扭头看向南方,目光穿过重重障碍,“看”清楚了张横

    “老金,你收的好徒弟啊!”

    刑皮匠摇头晃奶啧啧称奇:“都觉得你不会再收弟子,没想到你竟然将独门绝技偷偷摸摸传了张横这短命小子。”

    金铁匠怒道:“放屁!你个娘娘腔懂什么!老子什么时候收他当徒弟了?”

    刑皮匠道:“诶,那就奇了,张横现在擂的这套大天罡锤法难道是他自创的不成?他要是有这等天分,那我岂不是能独立成圣,潜入真流?”

    金铁匠道:“成圣?你也配?不男不***不阴,阳不阳,你能成就贤人,已是耗光了平生气运!”

    旁边绣娘走出店铺,看向远方,轻声道:“你们看不出元伯状态有点不对劲么?”

    金铁匠等人经此提醒,也发现了不对劲,邢皮匠道:“这小子像是悟道,又不像是悟道,说他悟道,此时情景比悟道差了那么点意思,说不是悟道,凭他如今修为,断不能施展出如此威力的锤法,确实有点古怪。”

    绣娘道:“皮皮,你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邢皮匠摇头道:“我不去!我看见这小子就讨厌,他死了才好,省的对我没大没小,一点都不把我当成长辈来看!”

    绣娘看向金铁匠。

    金铁匠摇头:“他偷了我的锤法,我不打死他,都算是善心大发,还想让我关心他?想都别想!”

    绣娘看向旁边默不作声的冯木匠。

    冯木匠摇头道:“你莫找我,我霉运缠身,天煞孤星,我要去看他,他没事也会变成有事。”

    绣娘点了点头:“那好,咱们且等着吧。”

    金铁匠道:“老大,你不去看一下?”

    绣娘道:“有什么好看的,反正元伯命中横死之局,早死晚死都是死,现在死了也好……”

    金铁匠等人面面相觑,做声不得。

    片刻之后,金铁匠嘿嘿笑了笑,继续在铁匠铺敲打自己的剑胚,邢皮匠也低头继续制皮具,冯木匠开始以张横的身躯为标准做棺材。

    看起来所有人都不把张横的生死放在心上。

    如此情形持续了一会儿,刑皮匠突然发出一声怪叫:“我受不了啦!”

    他将手中皮子猛然一摔,皮子还未落在案上,人已经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金铁匠手中铁锤猛然在面前剑胚上一砸,火花陡然迸溅出来,映照的满室通明,待到火光消失,金铁匠已经不在房间。

    冯木匠的棺材在呼吸间打造成型,整个棺材飞出店铺,呼啸升空,直奔南方。

    咚咚咚!

    张横双目圆睁,目不视物,无思无想,人在半空双拳擂动,震荡虚空,身下黑水沼泽泥翻浪涌,种种毒蛇毒虫狂奔乱走,悉数震死。

    金铁匠与邢皮匠同一时间出现在张横旁边,黑水大王经受不住的震荡声,对于他们两人毫无影响。

    两人对视了一眼,齐齐“呸”了一声。

    “你不是盼着这小子死么?”

    “你不是也盼着他死么?”

    “老屁股,你肯定看上这黑小子了!”

    “阿呸!人家会看上他?我是看上你了!”

    “呕!你奶奶的熊!”

    便在此时,一口棺材从四方城呼啸而来,到了众人面前,棺材盖忽然打开,棺材内部生出无尽吸力,张横双拳擂动虚空的巨大响声忽然消失,声音都被吸入棺材里,随后张横的身体也向棺材内部跌落。

    “他妈的!”

    “棺材板这个老阴逼!”

    金铁匠与邢皮匠大吃一惊,两人同时慌忙向两侧闪开,扭动身体,摆脱了棺材内的吸力,等他们回头再看时,张横已然掉进了棺材里。

    “咔嚓!”

    棺材盖轰然合拢,载着张横飞回了四方城。

    “棺材板这老阴货居然不声不响达到如此境界!”

    金铁匠看着飞回四方城的棺材,嘴里啧啧赞叹:“果然蔫人出横货,不说话的那个才最阴。”

    “你见哪个咬人的狗叫过?”

    “嘿嘿,这倒也是!”

    两人嘿嘿笑了笑,互相对方吐了,身影缓缓消失。

    黑水沼泽慢慢的平静下来,恢复到了原来面貌。

    棺材飞回四方城,落在了四贤街木匠铺后院。

    片刻之后,棺材盖打开,张横双目缓缓闭上,随后一个激灵,双目再次睁开,炮弹般冲天而起:“好法术,了不起!”

    他人在空中扫视四面八方:“咦?四方城?”

    他掠一思忖,脑子里已然涌现出刚才种种情形,毕竟他所修功法非同小可,五感六识虽然被剥夺,肉身却有记忆。

    眼中所见,身体所感,只是暂时被隔绝,如今负面影响消失,之前的感受一并涌上心头,瞬间明白起来。

    “老冯这棺材挺厉害呐!”

    张横身子落地,看着装载自己的这口棺材,对冯木匠的手艺大为钦佩:“这做工,这雕花,加上真皮就是顶配啊!”

    他走出后院来到店铺里。

    店铺里头发花白的冯木匠正骑在木凳上,双手推着刨子刨木头,木花从刨子眼里一卷卷倾泻出来,落了一地。

    冯木匠边刨边咳嗽,越咳嗽越厉害,弯腰似虾,似乎要把肺咳出来一般,好半天之后,他才平缓下来,扭头看了张横一眼:“上好的棺材,要不要来一口?”

    张横笑道:“你这老东西,每次见面就特么这一句话,你就这么喜欢卖棺材?我看你这里别的木器也不少,家具农具也都有,为什么每次都让老子买棺材?”

    冯木匠道:“买棺材升官发财啊大帅!所谓千棺从门出,其家好兴旺,孙存祖先死,兄在弟乃丧。”

    他咳嗽了几声,佝偻身子开始打扫地面:“脚下尸山血海,才能登天而行,棺材堆的越高,站的就越高。人上人,人上人,大人脚下尸骸如林!大帅,想要成大人物,得杀人啊!死人越多,棺材就越多,我一眼看去,你日后肯定是我的大主顾,天生买棺材的命!”

    张横哈哈大笑:“好!我先给我自己打一口,以我的性子,说不定哪天招惹到高手就被人打死了!”

    ps:三十来个小时,俺只睡了三小时,就写这么多吧,实在撑不住了,下次更新时间,也不敢保证,对不住书友们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