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53章 聖人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看到没有?什么叫专业?这才叫专业!”

    张横手掌晃了晃,正在流血的伤口登时止住不流:“你空有技法,没有胆略,畏畏缩缩,打造的东西总是差了点意思!”

    他手指红光流动的剑胚:“大病还得猛药攻!受得了就活,受不了就死,不就是一个剑胚么,毁掉了重新回炉便是,值什么?”

    金铁匠嘴角抽动了几下,默然不语。

    他打铁几十年,一直不能把这剑胚打的更好,没想到张横只是打了几下,就硬生生的把这剑胚打“活”了。

    他沉默了好大一会儿,忽然开口:“不错!想要出神兵,须得要见血!”

    当下提膝抬腿,脚踩矮凳,将烧红的剑胚空手拿起,放在了膝盖之上,以膝盖做砧板,拳头为铁锤,不住夯击剑胚。

    砰砰砰!

    他每砸一次,这铁匠铺子便整个跳动一下,随着他的不断击打,铁匠铺子跳动的越来越快,震动逐渐蔓延到整个四贤街,整条街都跳动起来,如同一条长期潜伏在地下的巨蛇活了一般。

    本来在四贤街买东西的百姓大吃了一惊,奔走嚎叫,四散而逃。

    他们早已被上次的地龙翻身下破了胆子,此时见到地面再次震荡,无人不怕。

    邢皮匠等人都被惊动,全都从店铺里走了出来。

    绣娘抬脚轻轻跺地,正在跳动的街道陡然安静下来。

    邢皮匠一脸赞叹之色:“这把剑是真的要活过来了!”

    冯木匠淡淡道:“就算是彻底炼成,也未必能进得了人家的身。”

    邢皮匠对冯木匠怒目而视。

    冯木匠视而不见,不紧不慢道:“凭一把破剑,就想杀死敌人报仇血恨?开什么玩笑!你连人家的身都近不了,拿把剑有个屁用。剑再锋利,会自己杀人么?”

    邢皮匠道:“老金的这把剑就能自己杀人!”

    冯木匠嘿嘿冷笑:“那请问,这把剑能不能自己杀聖人?”

    邢皮匠顿时沉默下来。

    所谓“聖人”,乃知行完备,至善之人。

    “聖”字左有“耳”以表闻道,通达天地之正理;上右有“口”表以宣扬道理,教化大众;下边的“王”代表统率万物为王之徳,德行遍处施行。

    才德全尽谓之圣人!

    这种人乃是有限世界的无限存在,超脱物欲,超脱名利,追求完美自我。

    这种达于至善至美的圣人,在中古时期已然尽绝。

    中古之后,对于圣人境界的追求和定义已然发生改变,要求也在降低,变成了“凡一事精通、亦得谓之圣”,只要在某一种事物上达到极致的境界,也会被称之为圣人。

    就连人皇也被称为圣人,臣子称呼人皇为“圣上”。

    但是有儒生不服,对于“圣上”二字极为不适,于是想方设法把“圣上”改成了“陛下”,削了一削。

    当今之世,有资格称聖之人,大都是在某一种修行上达到极致之辈。

    这种聖人虽然比不了上古大圣们通天彻地的惊人神通,但也极其了得,赶山搅海,截江断流,念动杀人,飞天遁地不在话下。

    除了这种聖人之外,如今人族还有另一种成圣之法,那就是朝廷“封聖”,以一个朝廷的气运,来封赏某一些名望本领极高的人为“聖人”。

    这些人中,有文聖,也有武聖,有兵聖,也有法聖,能力各有不同,但无一不是影响深远之辈,无一不是党羽众多之徒。

    此时冯木匠开口提及聖人,邢皮匠登时哑口无言。

    金铁匠打造的这口剑,即便是再厉害,再神异,也不可能杀得了聖人。

    所谓五百年始有聖人出焉。

    即便是被朝廷册封的圣人,也是非同小可之辈,天难灭,地难葬,唯一能够打败他们的,就只有时间了。

    “好了,小金这把剑还未彻底成型,一旦成型,持之斩聖,也不是不可能。”

    绣娘看了冯木匠一眼:“天天聖人挂在口,小心真有聖人来找你!”

    冯木匠一惊,脸上微微变色:“我又没提及他们的名姓,他们如何就会来找我?”

    邢皮匠道:“四方城内有真法显世,真人练法,天降祥瑞,又有地龙翻身吐珠,嘿嘿,这些事情全都在几天内发生在同一个地方,你说这是巧合,还是四方城真的有点问题?”

    冯木匠默然片刻,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这四方城自从张员外家女儿撞妖,张横出手之后,厉害的事情一波接一波,便是他们四人在这座城待了好多年,也没见过如此阵势。

    真人练法,地龙翻身,张横遇龙,赠送宝珠,一桩桩,一件件,每一件都是世上少见的事情,平常人若能遇到一件事,便足以吹嘘一辈子。

    但却在短时间内全都发生在四方城。

    使得连云州这么一个边陲小城,引来了无数高手的目光。

    因此邢皮匠一开口,冯木匠顿时心事重。

    邢皮匠这番话说中了他的心事。

    他们隐居此地避祸,最怕的就是被仇人发现自己的形迹,如今四方城名动天下,怕是真的要暴露了。

    就在冯木匠心情大坏之时,金铁匠黑漆漆的铺子里猛然射出一道白光。

    这道白光刺破铁匠铺屋顶,贯穿天地,直冲云霄,在空中化为匹练般的光华,割裂虚空,与日争辉。

    张横的声音从铁匠铺里传出:“啊哈!这把剑很不错啊,老金,这剑里已经有了我的精血,早就姓张了……”

    砰!

    下一刻,张横的身子从铁匠铺里飞出,狠狠摔在地上,爬起来后,眉毛胡子被烧光的脸上浮现出一个大大的脚印,五趾宛然,似乎是被金铁匠光脚踩在了脸上。

    “他妈的,你这老东西一点都不知道感恩!”

    他骂骂咧咧的对着铁匠铺子当众撒了泡尿,这才穿上裤子走人。

    这道剑光在半空搅动漫天风云,引发出一道道雷电,震荡虚空。

    便在此时,一只巨大的手掌凭空而生,向着剑光缓缓抓来。

    铁匠铺内,金铁匠冷哼一声,天空中的剑光忽然一分为二,两股交叉,化为一把剪刀,向着巨手狠狠剪去。

    血光崩现中,这巨手齐腕而断,从空中坠落,化为一座五指山,砸向大地。

    鲜血从空中洒下,化为一片血雨,飘飘洒洒,随风飘散。(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