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56章 碧螺山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张横曾“见过”黑水大王的本体,知道对方乃是一只三足金蟾,手段极为了的,真要是双方单挑,张横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要不是张横福至心灵,有意无意间悟透金铁匠的打铁手法,估计还真有可能死在黑水大王手里。

    可惜自从上次虚空悟道,张横短时间内再难打出昨日那种震荡风云的锤法。

    那是超出他本人境界的施法手段,以他此时修为,非机缘巧合不能施展。

    所以为保险起见,他才会率领手下民团弟兄一起前来助阵,剿杀妖邪。

    以他此时修为,再配合几百炼气修真的弟兄,那黑水大王便是本领再大,邪术再厉害,也会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

    此时到了小山之上,寒潭旁边,只见潭旁石碑被利刃斩为两段,旁边草木破碎,如被狂风吹,凌乱不堪。

    “咦?这难道是弃家而逃了?”

    看着寒潭旁的情景,张横颇为讶异:“这大蛤蟆不至于这般胆小吧?”

    有士兵请愿道:“大帅,我世代操舟,颇通水性,愿下寒潭探视究竟。”

    张横摆手道:“不急,这寒潭水凉,贼人法力高深,不要鲁莽行事。”

    他站在潭边想了想,命人架上铁网,开凿山石,一块块扔进寒潭之内,眼见的投入了几十块大石,寒潭内却是毫无动静。

    张横心道:“难道真的逃了?”

    于是挑选几名精通水性的士兵,让他们持了龙珠,换了水衣水靠,拿着分水刺,相继跳入潭中,查探究竟。

    寒潭外面几十名士兵架好铁钩网,拉起弓弩,严阵以待。

    只要张横一声令下,便会乱箭齐发,铁网收拢,等闲妖绝难走脱。

    当今之世,人道昌隆,别说是一般妖邪,便是绝世大妖,在面对人族精锐之士时,也难抵挡。

    妖魔鬼怪在面对诸多大军形成的精气狼烟时,妖法自然而然的就被克制,很多术法在面对大军之时,都变成了摆设,威力降低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什么山精野怪,蛊惑人心的妖狐蛇虫,在大军面前直接就被蹚平,平素影响人心智的邪术,在杀过人见过血的兵士面前,一概无用。

    只有那些真正的巨擘魔头,才有实力抵挡大规模兵士的围剿,但一般也不可能与人类大军缠斗。

    从中古至今,就没有一个邪魔能当的住人类大军的攻击,能挡得住的,就绝不是邪魔。

    就像是地龙这等存在,人类无论多少大军,都难以对他造成伤害。

    但到了他这般层次,对于一般的妖族和妖族根本就懒得看上一眼,多看一眼,就算他输了。

    也不会故意与人类为敌,他们追求的东西与普通人类追求的,已然没有了交集。

    而张横遇到的黑水大王虽然厉害,但在张横看来,自己手下的弟兄完全能够应付得来。

    所谓人多力量大,军中杀气深,等闲妖邪只是被军中杀气一冲,就足以破了他们的妖术,到时候唯有肉搏一条出路。

    就如同张横在西山斩杀的巨蛇,便是如此。

    且说几名士兵跳入深潭之中,过了好半天之后,有兵士浮出水面:“大帅,在潭底有一水府,此时已然人去楼空,不见任何器物,只留下书信一封。”

    张横大奇:“书信?拿来我看!”

    他戴上皮手套和护目镜之后,方才接过书信,抽出信纸看了,只见泥金信纸上写着几行大字:

    修行打坐千年多,

    功成破开阴山河。

    而今暂离寒潭府,

    他日再斩张元伯。

    张横看罢,哈哈大笑:“没想到这三条腿的蛤蟆这么有意思,还是个打油的!”

    旁边亲卫问道:“大帅何出此言?一个连大帅都应付不了的妖怪,为何要出去打油?”

    张横抖了抖手中信纸,笑道:“这家伙喜欢做打油诗,自然是一个专职打油的!”

    亲卫陪着笑了几声,心中却是一片茫然,不知道大帅因何发笑,他毕竟只是苦练对敌功法的亲卫,对于诗词歌赋一窍不通,不明白这几个字有什么可笑之处。

    “既然他跑了,那么这座小山就姓张了!”

    张横见这三足金蟾逃走了,心中大为遗憾:“都说三足金蟾能够招财进宝,我还想捉了,将其摆在书房案上做一个招财摆件,没想到这家伙如此谨慎,竟然跑了!”

    心中虽然如此想,实则对这金蟾十分的钦佩:“当断则断,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是一个人物!”

    倘若这三足金蟾跑的稍微慢上一点,被张横率领的兵士捉住,少不了被剥皮烹吃的下场,就算是不吃了他,也会把他做成摆件,放在书案之上。

    但他这么一跑,登时消除了一场大劫,令张横出师无功,难以报仇雪恨。

    这等敏锐心性,又加上果断的行为,便是一个凡人,也会做出极大成就来。

    “他还想日后斩我,嘿嘿,我等着便是!”

    张横将这书信收了,吩咐民团兵士:“而今这座小山姓张了!日后将会分出一批人来,在此山中训练,浸泡寒潭水,探查沼泽地。这里灵气逼人,最是适合修行,大家伙分批来此锻炼,倒也不错!”

    当下在山上安营扎寨,修建营房,将整个小山都清理了一遍,留下几个士兵看守小山,张横率众回返四方城。

    临走之际,守山的兵士道:“大帅,你让我等看守此山,若是有人问我等此山叫什么名字,我们该当怎么说?还请大帅为此山起个名字,也好让我等有个说法。”

    张横站在此山之上,环顾四周,只见黑水翻腾,瘴气弥漫,唯独此山郁郁葱葱,形如海螺,成为黑水中的一点绿色,想了想,便道:“便叫做碧螺山罢!”

    众人齐齐赞叹:“大帅起的好名字!这座山可不就像是一枚碧螺么!”

    张横笑道:“走罢!”

    带着众人沿着来时道路,回返四方城。

    路上有人建议道:“大帅,这黑水沼泽地方不小,虽有瘴气毒虫,可若是填土埋石,将其填平了,未尝不是一处好农田,若是在此地种庄稼,定能丰收。”

    张横道:“日后再说,先忙眼前的事情。”

    他已然得到了消息,朝廷赈灾的礼部尚书庞元已然到了连云洲,不出三日,将会来到了四方城,到时候少不了几场事情。

    ps:岳母刚刚从昏迷中苏醒,俺现在医院陪床,老婆还有孕在身,忙的焦头烂额。

    唉,独生子女遇到这种事情,真的分身乏术,码字更新不及时,大家体谅一下吧。(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