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57章 八部巡天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礼部尚书庞元,字梦吉,河汀州赤远县人,为人老成持重,只是极喜讲究排场,对“礼”看的极重。

    无论出行还是用餐,都要严格按照自己身份来布置。

    什么品级的官员能坐几抬轿子,什么人能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举凡衣食住行,在他这里都有一定之规。

    上下级之间,规定极为严格。

    以礼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

    此人最常说的一句话,便是“国尚礼则国昌,家尚礼则家大,身有礼则身修,心有礼则心泰。”

    他主管考吉、嘉、军、宾、凶五礼之用;管理全国书院事务及科举考试及藩属和外国之往来事。

    尤其是主管科考多年,门生故吏众多,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有莫大影响。

    此次殷朝举办水陆大会,便是由他主持召开,种种礼仪章程,也都是由他负责。

    按道理来说,四方城地龙翻身,知府身死,虽然有点严重,但相比全国各地的旱涝匪疫,其实也只不过是一桩小事罢了,就严重迫切来讲,便是连前一百名都排不到。

    朝廷随便派个京官便可,根本用不着他这当朝一品亲自出马,可他偏偏就来了,还带着不少人马,沿途大吹大擂,声势浩大,现在已然到了连云州,距离四方城已经不是太远。

    张横返回四方城后,身材瘦高的曲典迎了上来,低声道:“大帅,城内来了几名朝廷的使者,说是八部巡天使的人,要来查探知府黎德昌的死因。”

    张横点了点头,吩咐士兵解散,回营房休息,自己则与曲典一同返回刚刚建造成型的府第。

    到府里后,张横将脱掉的盔甲递给身边亲卫,屏退左右,看向曲典:“这些使者现在哪里?”

    曲典道:“正在衙门废墟里,说要查探黎昌德当时死亡具体情形。

    这些人僧道都有,以一个书生为首领,行事很嚣张,咱们街上维持秩序秩序的兄弟,就因为不听他们的吩咐,便被打了一顿,现在正躺在医馆敷药。”

    张横眼角跳了一下:“打了我们的人?”

    曲典道:“好在不算太重,但也不轻。要不是他们得你传法,都有一身本领,恐怕真的要被这些人打死了!”

    张横脸色阴沉下来:“这么说,他们出手打人的时候,就已经生出了杀人的心思了?”

    曲典道:“虽然不敢肯定,但应该便是如此。”

    张横笑道:“看来真得要会会他们了!”

    与此同时,在那知府衙门的废墟里,五名男女正站在原本的知府后花园里,目光全都集中到一株桃树下方。

    五人中,中间的乃是一名白衣儒生,此人白衣如雪,相貌英俊,站在花园之中,犹如临风玉树,说不出的儒雅风流。

    在其左边着一个明眸皓齿的绿衣少女,少女旁边是一个青年僧人,儒生右边是一个青衣道姑,道姑旁边是一个年约十五六岁一身珠光宝气的少年。

    五人中隐然以儒生为尊。

    这儒生看着桃树下的空地,对身边绿衣少女笑道:“阿青,你说这桃树下埋的到底是什么?”

    绿衣少女轻笑道:“韦大人又要考校奴家啦!”

    她笑嘻嘻道:“这桃树的树叶边缘隐带红丝,一看就是吸收了修士尸身养分的缘故,这修士应该是魔道中人,体内有魔功形成的魔元之气,被桃树吸收,才有此情形。”

    旁边青衣道姑哼了一声:“这有什么好说的,是个人都能看的出来!能看出树下尸体的身份才算是对得起咱们巡天使的身份!”

    绿衣少女道:“还请五音姐姐赐教。”

    道姑正欲说话,旁边那一身珠光宝气的少年不耐烦道:“磨叽什么?挖开不就知道了?费这么多话干什么?”

    他口中说话,手掌伸出,对着面前桃树轻轻一指:“开!”

    桃树下的地面突然裂开,泥土如同泉水一样“波翻浪涌”,将一节节骨头从地下涌了出来。

    青年儒生微微摇头:“大煞风景,大煞风景!侯兄,你行事这般粗暴,一点情调都没有,有什么意思!”

    少年“嘁”了一声:“你想跟这两个娘们睡觉,自然要讲情调,我又不喜欢女人,要情调做甚?”

    旁边绿衣少女和青衣道姑同时脸红,一个道:“胡说八道!”

    另一个道:“姓侯的,你皮痒了?”

    青年儒生儒生干笑了几声,道:“侯宝,既然这白骨是你挖出来的,你便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侯宝走到这一节节白骨旁,低下头来,双目忽然变成了金黄色,将这破碎的尸骨看了一遍,道:“这是魔天宗的弟子!”

    青年儒生走上前去,看了几眼:“还真是魔天宗的人!”

    绿衣少女道:“韦大人,你们为何这么肯定这具尸骨就是魔天宗的人?”

    青年儒生道:“你来看他的肋骨,魔天宗有一门炼体法门,叫做珠联功,能将肋骨凝结在一起,形成一面板肋,力大无穷,十分了得。此人既然修有魔功,又有板肋,当是魔天宗弟子无疑。”

    绿衣少女惊讶道:“板肋?肋骨凝结一块,他们怎么喘气?打起来真的占优势?”

    儒生道:“这是魔天宗穴修炼法门,外人不得而知。”

    绿衣少女道:“咱们八部巡天也不知道么?”

    儒生摇头道:“这是人家立教之本,岂能轻易外传?”

    几人边说边查验尸骨,待到查验完毕,青年儒生皱眉道:“这名魔天宗弟子,被人打死后剁碎了,埋在这黎昌德的后花园中。

    看其肋骨被利刃截断,致命伤在胸部,当知杀他之人心高气傲。明知魔天宗弟子板肋护体,胸口防御最强,可他偏偏要破了魔天宗的珠联功,专门从最硬的地方出手,之后杀人埋尸。”

    他看向旁边一直都不出声的青年僧人:“弘基,你说这凶手到底是谁?如何找到他?”

    弘基道:“善哉,善哉,待我做法拘他魂魄,一问便知。

    “阿嚏!”

    正在与曲典商议事情时,忽然打了一个喷嚏,随后又是一个冷颤:“他妈的,这是又发生什么事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