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59章 谁给你们的勇气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韦大人!”

    “大胆张横!”

    青年僧人弘基、锦衣华服的侯宝、五音道姑以及绿衣少女,眼见青年儒生被杀,全都叫嚷起来。

    现场众人谁都没有想到,张横竟然如此强势,说动手就动手,更没有想到的是,众人中修为最高的韦大人,竟然连张横一招都抵挡不住!

    他们来四方城之前,便已经对张横有了一番了解,知道他世代武勋,几年前曾参加武举,武科场单臂举万斤,威震群豪。

    比试射箭之时,狂风骤起,不慎射伤兵部尚书敖东光,被削掉功名,打成白身,永生不得录用。

    当时那阵风起的蹊跷,疑是有人借张横之手,刺杀敖东光,但真相到底如何,至今无人知晓。

    张横自那以后,性情大变,在四方城内纠集乡勇,组建民团,称霸一地,成了净街虎一般的存在。

    前段时间更是斩杀狐妖蛇妖,诛杀血煞门主天刑老人,威慑四方城满城修士,与清水河河神相斗,诛杀河妖,擒拿水族,又围剿僵尸,被方圆百里之内的百姓传为武曲星君下凡,对其十分的敬畏。

    这些事情中,斩杀狐妖长蛇,都只是寻常小事,斩杀河妖也算不得什么,唯独诛杀天刑老人一事令巡天八部都为之侧目。

    当初因为天刑老人杀人过多的缘故,招惹了不少仇家,朝廷巡天八部众奉命捉拿天刑老人,却屡次被他逃脱,被他报复之下,杀了不少部众。

    有一次好不容易被阳天部的人抓了,却一时半会儿杀不死他,正要去镇狱借用法宝斩杀天刑时,却又被他给跑了。

    为此巡天八部众大失颜面,几十年来一直没放松过对天刑的追捕,但一直未能将天刑再次抓住,却没有想到这天刑老人竟然死在了四方城这名不见经传的边陲城镇内。

    他们五人来到四方城前,对于天刑老人被斩一事特意调查了一番。

    不过因为当时现场修士被张横凶威所慑,不敢稍有触犯城中律条,只能忍气吞声,事后出城之后,都觉丢人,不想多言此事。

    即便是说起此事来,也只是说张横有高人相助,破了天刑老人的不灭魔躯,才使得张横一个民团教头,一介凡夫,捡了个便宜,杀死了天刑。

    他们重点说的是四方城有高人,对于张横却轻描淡写,无人着重提及。

    又加上之前巡天八部众对天刑的实力认知,觉得确实没有那个凡人能杀的死他,别说是凡人,就是修真高手,也不可能打杀天刑。

    当初棋盘山磐石道人,将天刑放在地狱岩浆里浸泡了半年,都没能杀死他,张横一个普通凡人,武力值就算是再高,也不可能杀得了他,这里面当是有高手暗中施法,张横只是捡了个便宜。

    综上种种,以至于所有人都对张横的实力有了极其错误的认知。

    是以他们入城之后,并未将张横太过放在心上,甚至觉得因为张横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凡夫俗子,使得他们大费周折了一番,都生出一股莫名火气来。

    也因此缘故,进入四方城之后,侯宝第一个向四方城民团兵士动手,挑衅张横。

    他们身为巡天八部使,位高权重,一向嚣张惯了,即便是对上大派宗门,也因为背后有朝廷撑腰,那些宗门也不会对他们太过无礼。

    四方城一个小小的民团教头,自然不会被他们放在眼里。

    直到张横此时出手,一击打死为首的韦大人,剩下四人方始心惊。

    几乎同时生出一个念头:“我们这次大大的错了!”

    不待他们后悔,张横的两根金锏与家将们射出的箭矢已经到了他们面前。

    两根金锏,一根打向弘基,一根打向侯宝。

    “善哉,善哉!”

    弘基面对飞来金锏,一脸慈悲之色,双手合十:“张先生,我等乃朝廷巡天使者,你若杀我,其罪不小。”

    他头顶佛珠金光大作,化为一口虚幻金钟,将其全身笼罩,挡在了他的身前。

    与此同时,侯宝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根镔铁棍,硬碰硬的砸向了飞来的金锏。

    两人不分先后的感受到了来自金锏的巨大压力,一身实力毫无保留,护身法宝瞬间激活。

    噹!

    金锏打在弘基护体金钟罩上,只是一击,将金钟罩当场打碎,速度不减的打向了弘基的光头。

    弘基脸上变色:“竟是绝世神兵?”

    他头顶佛珠忽然分散开来,化为一根长长的葫芦鞭,被他持在手中,迎向飞来金锏。

    鞭锏相交,发出轰然巨响,葫芦鞭瞬间爆散成一颗颗佛珠,迸溅向四面八方,弘基僧袍爆碎,身子从原地消失,再出现之时,已经到了半空之中。

    迸溅出去的一颗颗佛珠在半空中重新结成一串,将弘基托住,载浮载沉。

    旁边侯宝镔铁棍与另一根金锏相触,“咔嚓”一声,被金锏当场打断,侯宝发出一声厉啸,身子迅速后退,腰间悬挂着的一面小小铁牌飞到他的面前,化为一面混铁盾,将金锏挡住。

    砰!

    火光爆闪之中,盾牌被打的变形,旋转着向后飞去。

    侯宝身子跃起,踩在盾牌之上,顺势向远处飘飞:“好反贼!待我禀报上部,定将你剥皮拆骨,打入天牢!”

    他身子在半空中化为一道道虚影,飞向四面八方,令人难以看出那个是真身,那个是虚影。

    张横哈哈大笑:“想逃?”

    他弯弓搭箭,“咻”的一声,射向前方:“临!”

    这道门九字真言的“临”字刚一出口,侯宝所化的漫天残影瞬间消失,体内真元凝结,不由自主的向下坠落,此时箭矢破空,正中他咽喉,将其钉在了一株大树之上,手脚抽搐,嘴里嗬嗬有声:“张横,你不能杀我!”

    张横一箭射出,扫视四周,只见前方绿衣少女和青衣道姑已然躲开了家将们的箭矢,见势不妙之下,身化狂风,分开方向逃窜。

    “明知某家的本领,竟然还敢招惹我!”

    张横口中接连暴喝:“临!临!临!”

    前两个“临”字喝出,正在逃走的两名女子顿时气息一滞,当空坠落,被张横两箭射出,穿背透胸,钉在了地面之上。

    最后一个“临”字喝出之后,空中被佛珠托举的僧人弘基,只感脑袋一晕,从空中一头栽倒,待到清醒过来时,人已经站在地上,一脸骇然。

    张横手持青戟,威风八面:“你们连天刑老人都对付不了,竟然还敢招惹某家!他妈的,谁给你们的勇气?”(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