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73章 蛮横的横,嚣张的张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几个窑子里看大门的,狗都不如的东西,也敢如此嚣张!”

    张横吩咐身边亲卫:“打断他们的腿!”

    他身边亲卫没一个善茬,都是野蛮惯了的主,平日里休假逛窑子时个个都是大爷,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青楼看门的竟然这么蛮横,登时气不打一出来!

    得了张横吩咐,几名亲卫飞扑上前,将那万花楼看门的几个大汉打倒在地,破口大骂:“下九流的玩意,也敢对我家曲先生不敬?”

    将这几个看门大汉放倒之后,一名亲卫拿着随身铁棍,将几人的腿相继敲断。

    张横既然说要打断他们的腿,那就真的打断,不能有半点折扣。

    门口路人惊叫声响成一片。

    万花楼在丹碧城赫赫有名,与城内诸多势力交好,况且本身就是一股极大的地方势力,等闲人物绝不敢招惹。

    没想到今日居然有人如此大胆,直接上门踢馆,把看门的腿都打断了。

    轰!

    几名亲卫随手将看门汉子扔死狗般扔出,齐齐岀掌,将万花楼的大门拍碎,化作万千碎片激射四周。

    楼内传来一阵阵惊叫,夹杂痛苦呻吟之声。

    张横将长戟扔给亲卫,背负双锏缓缓迈入门内。

    此时万花楼内的一众打手护卫已然听到动静,纷纷从里面冲出,手持兵刃大声吆喝:“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我万花楼惹事……”

    待到看清楚负手而来的张横后,他们的声音戛然而止。

    张横身高迫人,相貌威严,站在万花楼内,当真是渊停岳峙,一派宗师气象,令人一见心惊,不自禁生出仰视之感。

    若是刚才要进万花楼的人是他,而不是曲典,给看门人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对张横说出半个不字。

    有些人生来与众不同,张横便是如此。

    “你……你们要做什么?”

    十几名打手护卫一阵心惊肉跳,身子连连后退:“这里可是万花楼,丹碧城城主亲自题名的地方,就不怕城主发怒吗?”

    张横不理会这些喽啰,负手环顾四周,只见这万花楼果然不愧为有名的销金窟,内里雕梁画栋,家具多有金玉镶嵌,极尽豪奢之能事。

    大厅里挂满了名人字画,摆满了名贵瓷器,桌椅板凳雕工精美,样式高雅,虽然是污秽之地,却俨然大宅豪门。

    “确实不错!”

    张横看了片刻,啧啧赞叹:“这布置大厅之人胸有沟壑,有点意思!”

    他身边亲卫大声喝道:“我家大帅前来赴宴,敢问到底在哪里相会?有个喘气的没有?”

    对面的打手们闻言一愣:“你们是来赴会的?那怎么还打起来了?”

    张横拉过座椅缓缓坐下,伸手招来一个茶壶,一个茶碗,为自己倒了一碗茶,轻轻啜饮,对面前的打手护卫看都不看一眼。

    他身边亲卫喝道:“外面看门的家伙,狗一般的东西,也敢对俺家先生不敬,自然要打一顿好好教训一下!”

    对面打手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

    别说张横,便是张横的几名亲卫流露出来的气势便已经非同小可,杀气犹如实质,非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人不能如此。

    万花楼的护卫打手虽然蛮横,却也不是傻子,眼光见识毕竟还是有点的,此时已然知道张横等人不凡,态度顿时软化起来,一人道:“这位朋友,你们若是前来赴宴,还请说一下请客之人的姓名,我好前去通禀……”

    张横亲卫笑道:“你们也配跟我家大帅做朋友?”

    一群打手敢怒不敢言,正自彷徨无计之时,楼上传来一阵青年男子的轻笑:“是什么人来我万花楼闹事?”

    这道声音飘飘渺渺,似乎是大厅里环绕响起,让人难以判断发声之人的位置。

    对面的打手听到这个声音,都松了口气,知道此人一来,万事可定。

    张横身边亲卫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齐刷刷扭头看向左侧的一根木柱子。

    眼见着柱子后转出一名中年男子来,此人锦衣华服,上唇微髭,一副白净面皮,手摇折扇满面堆欢:“哈哈,不知那个朋友来万花楼跟我等开这么一个玩笑……呃?”

    这中年男子看到大厅里张横七八名亲卫全都看向自己,似乎早就辩明了自己的方位,就等着自己从柱子后转出,心中顿时一惊,脸上微微变色,对张横等人道:“啊哈,好朋友来啦!快快有情!快快有情!”

    他运足功力,将声音搞得飘飘渺渺,为的就是先声夺人,让听者知道他的厉害,却没有想到没有吓着来人,反倒是被来人吓了一跳。

    张横身边这几个亲卫实力极强,比民团的草头兵的修为要高出一大截来,若之前张二河拦截的开路兵士是这几个前卫,怕是用不着请大队人马出手,他们自己就能把混天帮给平了。

    这些亲卫得张横真传,日常修真练气,精气神三宝圆满自洽,日日蜕变,更兼杀伐不断,气势惊人,放在江湖上,已然是一流高手。

    这万花楼中年男子修为虽然不错,但比之张横这些亲卫,毕竟还差了一点,搞得装逼不成被反杀。

    现场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好在这男子应变迅速,眼中惊讶之色一闪而过,随后满面笑容,对张横与曲典等人礼道:“这位大人相貌威严,气度超群,身如古柏苍松,一看便是当世猛将,日后开疆破土,裂土封侯,不再话下。这位先生犹如临风玉树,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一看就是饱学鸿儒,有朝一日定能封王拜相,位列三公,啊呀,两位都不是凡人呐!”

    他恭维了张横与曲典之后,话头一转,看向张横身边亲卫:“便是两位随身的这些朋友,也是气势不凡,如同下界天兵,不类凡间气象。我万花楼何等荣幸,竟然引得这么多英杰前来捧场,当真是蓬荜生辉,荣幸之至!”

    他小心翼翼的对张横询问道:“小人何不干,斗胆请问这位大人,您怎么称呼?”

    张横此时身穿皮甲,背负双锏,完全是一副武官打扮,多年勋贵世家弟子,又是民团教头,天然便有一股“大老爷”的官家气度,这白衣男子凭感觉询问,自然而然的就将张横当成了朝廷中人。

    张横笑道:“你叫何不干?身在窑子里,身边那么多娘们,确实是何不干那娘的。这名字起的好!”

    何不干一愣,讪讪道:“大人可能误会了,我名字的寓意可不是这样……”

    张横耳朵动了动,站起身来,拍了拍何不干的肩膀:“不用解释了,我觉得这人名字挺好。”

    他将何不干轻轻拨了一下,何不干身子被拨弄的陡然转动如陀螺,在原地急速旋转开来。

    待到好不容易站定身子,忍不住弯腰一阵干呕,平复下来,睁眼观瞧,便发现大厅里的张横等人早已经消失不见。

    此时张横已经率众到了一个装饰豪华的包厢里,他与曲典在里面入座,十几名亲卫站在门口和楼道口,随时等候吩咐。

    屋内琴音袅袅,一株燃香明灭,淡淡香气配合袅袅琴音,令人俗念顿消,不自禁的安静下来。

    “来来来,元伯,这位便是咱们万花楼的花魁倾城姑娘。”

    一名微胖老者手指端坐前方弹琴的白衣少女,对张横低声笑道:“这位倾城姑娘,琴棋书画,诸般皆通,尤善音律,被咱们丹碧城几名大儒誉为当世大家,十分的了不起。你仔细听,这琴音铮铮然,如潺潺小溪,声音从耳朵眼里流进心眼里,又从汗毛眼里流出,听着就如同泡了温泉一般,说不出的舒爽。”

    张横点头道:“这小娘们挺漂亮呐,跟她睡一夜得花多少钱?”

    他天然便是一个大嗓门,此时虽然压低了声音,依旧如同别人正常说话的音量一般,说出话来,满屋皆闻。

    琴音顿止。

    正在弹琴的白衣女子轻轻叹了口气,两只纤纤玉手轻轻摁在琴弦之上,咬着嘴唇幽怨的看了张横一眼。

    旁边微胖老者怒道:“元伯,你还是这般粗俗!在如此雅致的房间里,说出此等粗话,当真是焚琴煮鹤,牛嚼牡丹,大煞风景!”

    张横奇道:“这是青楼妓院,兄弟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娘们上床,你竟然跟我在这里谈高雅?是你脑子坏了,还是我脑子坏了?”

    整个屋子里的人都对张横怒目而视。

    都觉得张横如此粗人,这般言语,实在是太过冒犯佳人。

    弹琴女子一双妙目看向张横,轻轻起身,行了一礼,微启樱唇:“这位便是张教头么?奴家倾城,见过教头。”

    她对张横轻叹道:“前日张教头率领虎狼之师,清理沿途阻碍,但凡不让路者,统统射杀。乱箭之下,射杀了奴家好几个朋友,连奴家丫鬟仆人也都不幸身死。好在奴家身在车内,勉强活了下来,至今想来,尤自后怕。”

    她俏脸之上浮现出一副后怕之色:“张教头,你们四方城行事,都一向这般霸道么?”

    张横深深看了倾城一眼:“你可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倾城道:“我已从几位大人口中得知张教头名姓,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张横笑道:“某家张横,横是蛮横的横,张是嚣张的张!”(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