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74章 戏法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也有人叫我张蛮子,因为我做事最喜欢蛮干,看谁不爽,那就先打过再说,要是再不爽,那便打杀了再说!”

    张横看着面前的白衣女子:“张某行军,有敢阻拦者,杀无赦!我三次遣人警告,你们置若罔闻,在我看来,死不足惜!”

    白衣倾城低下头来,轻声道:“这还是奴家的不对了?可是我的丫鬟和仆人都被张教头的人射死了啊。”

    张横道:“死了也就死了,关我屁事!反正死的不是我的人!”

    “……”

    倾城姑娘不再多说,伸手在琴弦上轻轻划了一下,琴音如同一股清溪在屋内流转了一圈,令听着精神一震,不自禁的坐直了身躯,面上露出愉悦之感。

    片刻之后,不少人扭头看向张横,都对张横生出了不满之心。

    觉得这粗货对如花似玉的倾城小姐实在太过无礼,若不是担心打不过他,肯定要对他饱以老拳,为倾城姑娘出一口恶气。

    不过今日张横转眼间灭掉了混天帮,八百精兵展露出的实力,足以让所有人感到心惊肉跳,现在再看他不爽,也不敢太过得罪。

    这次宴请张横,便是想要与他打好交情,真要是因为一个女人得罪了这么一个狠人,实在是得不偿失。

    只是眼见倾城小姐被这么一个夯货欺辱,心中实在不爽。

    此时仆人开始上菜。

    殷朝用餐,乃是分餐制,屋内一人面前一张桌子,桌上摆满了几样菜肴,一个酒瓶,有丫鬟穿花蝴蝶一般,为众人斟酒,阵阵香气搭配袅袅琴音,当真是别有一番意味。

    丫鬟仆人布置酒菜之时,倾城抱琴告退,待到布菜完毕,这倾城已然换了另一套衣服,白衣换成了翠玉罗衫,头戴金色发拢,青丝结成小辫,披散开来,别有一番风情。

    她莲步轻摇,来到张横面前,轻声道:“张教头远来是客,舍身不知您之所好,现有新编剑舞,还请教头多多指教。”

    张横道:“哦?快快舞来!”

    倾城:“……”

    若是换成别的男人,见她主动献舞,定会心花怒放,不胜之喜;少不了要说上几句“久闻白衣倾城大名,正要一睹风采”,或者“能一睹芳容,再见舞姿,实乃生平夙愿”等等恭维客套的话,以显风度。

    像张横这般单刀直入,丝毫不顾及形象的粗汉,倾城在这号称“连云州第一雅致青楼”的万花楼内,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亦嗔益喜的白了张横一眼,迈着小碎步快速后退,后退之际,长袖飞出,如同两条蛟龙一般在空中盘旋飞舞,而她便是控龙之人。

    旁边配乐忽然震天般响起。

    一群手持长剑的舞女从酒宴两侧迈着碎步鱼贯而出。

    这些舞女身形矫健,面容清秀,随着音乐翩翩舞动,手中长剑披风,化为层层亮光,犹如一朵朵明亮的花瓣层层叠叠相继绽放,剑光霍霍,满室生凉。

    有几个舞女剑尖不住在张横面前旋转,清光冷气之中,映照的张横须眉皆碧,似乎下一刻便会刺入张横体内,为倾城被杀的丫鬟仆人报仇。

    “大胆!”

    张横身边曲典勃然变色:“一群贱婢!你们想做什么?”

    他站起身来,喝道:“怎么?你们还想对我家大帅动手么?”

    正中间领舞的倾城小姐嘻嘻轻笑:“奴家岂敢犯张教头虎威?只是给张教头来个玩笑罢了。”

    她双手持剑站在场中,分开剑花,对张横微微一礼:“这是奴家新编剑舞,还请张教头多多指教。”

    张横道:“人美,剑也美,唯独音乐不美!”

    倾城微感愕然,道:“愿闻其详。”

    张横端起一碗酒,起身一饮而尽,哈哈大笑:“鼓来!”

    他居高临下俯视倾城:“既然是剑舞,那就是杀伐之乐,你这曲子柔媚有余,刚劲不足,差了点意思!”

    旁边乐师急忙将一面大鼓送到张横面前。

    张横伸手托住大鼓,另一只手掌在鼓面上拍了拍,发出“咚咚”声响。

    虽只是两三个鼓点,也不如何响亮,现场众人却全都身子一震,心脏止不住的狂跳了两三下。

    这一下人人变色。

    倾城与身边舞女齐刷刷后退了一步,手中长剑横在胸前,神情凝重。

    “想要玩带劲的,岂能少得了号角战鼓?吹吹打打有个屁用!”

    张横手掌猛然在鼓面拍了一下:“让你们看看老子的将军令!”

    咚!

    鼓声炸雷般响起,整个万花楼轰然大震,灰尘簌簌落下。

    “啊呀!”

    一名老者被鼓声震的身子发颤,手一松,筷子掉在了地上。

    咚咚咚!

    鼓点越来越响,越来越密集,震的现场杯盘碗盏轻轻摇晃,鼓声传出万花楼,穿过长街,顷刻间响彻全城。

    城主府内,澹台敬明正乖乖跪在书房里,脸上几个巴掌印高高鼓起,一看便知是被人打了几巴掌。

    在他对面的太师椅上坐着一名中年男子,这男子半尺黑髯垂落胸前,丹眉细眼,相貌清隽,双眼开合间,流露出淡淡威严。

    他看着跪在面前的澹台敬明,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痛心疾首:“那张蛮子是个破落户,做事百无禁忌,一向好勇斗狠,很多人都吃了他的亏,你惹他做甚!”

    澹台敬明低声道:“那他也太过嚣张,一言不合就杀人!我报出您和义父的名号都不管用,下手毫不留情,丝毫不把你们放在眼里!”

    中年男子骂道:“我要是有他那八百虎狼兵,我也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他借道沿途州府,千里奔袭,直达康定,火烧四平山,一日间灭掉魔心宫,打死心魔老人石功明,这等威风哪个能有?”

    中年男子狠狠踢了澹台敬明一脚,将他踢的仰面朝天:“四平山的势力连我都不敢惹,却被张横转眼给平了!这等凶人,你也敢招惹?”

    澹台敬明此时还不知张横剿灭四平山的实情,闻言止不住心惊,爬起来正要说话,却见对面中年男人耳朵忽然动了动,轻声道:“你听!”

    澹台敬明不明所以:“什么?”

    他呆立片刻,方才反应过来,凝神倾听之下,只听到远处鼓声如雷,震动大地,激荡长空,似乎有绝世猛人在军中升帐,施号发令。

    整个丹碧城都好像成了一个巨大的兵营一般,连他们父子似乎也成了此人的小兵。

    感受这般鼓声,父子俩相对骇然。

    中年男子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是张横!”

    咚咚咚!

    万花楼内张横手中大鼓敲个不停,对面十几名舞女被震的同时后退,面露痛苦之色。

    倾城手持长剑在鼓声中极速舞动,娇笑道:“张教头这鼓声好生雄壮,奴家最近还编了一个舞,叫做群魔乱舞,夹杂变脸戏法,正好与鼓声相合!”

    她说到这里,身子一晃,耳朵瞬间变成了毛茸茸的兽耳,一转身,屁股后多了一条尾巴。

    其余舞女也都是纷纷变幻形状,耳朵变成兔狐鹿獐等兽耳,身子舞动,獠牙冒出,发出阵阵笑声。

    “老子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张横哈哈大笑:“妖怪,你在这丹碧城魅惑了这么多人,你要做什么?”

    旁边一名老者劝道:“元伯,倾城小姐都说了,这是群魔乱舞,还夹杂了戏法手段,才成了这个样子,你怎么还当真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