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75章 大意了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你奶奶的,她这里都群魔乱舞了,你还信她是在变戏法?”

    张横一脚将身边老者踢翻,抬掌狠狠的拍打在鼓面之上。

    轰!

    鼓声如炸雷!

    整个房屋都被他这一道鼓声震的轰然爆碎,对面倾城与十几名舞女同时身子剧震,舞裙被鼓声震碎,化为翩翩飞絮,花蝴蝶般飞向四方,都光了身子,露出毛茸茸的体毛。

    整个万花楼开始倾斜倒塌,烟尘四起,碎屑迸飞。

    “张横,这里是丹碧城,不是你的四方城,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在烟尘之中,倾城与身边十几名形状各异的舞女身形飘飞远去,十几个人同时挥动手中双剑,对着张横遥遥劈斩。

    几十道黑气从剑尖发出,在空中汇合成一道黑色长龙,破开空间,直奔张横胸口。

    “还敢对老子出手!”

    张横勃然大怒,身子瞬间跨越十几丈空间的距离,背后双锏不知何时已经被他拿在手中,化为两道金光,打向为首的倾城。

    倾城大惊,双剑上举,意欲招架,“砰”的一声,双剑被双锏打的粉碎,余势不绝之下,在倾城惊骇欲绝的神情中,打中了她的头颅。

    双锏刚刚打中倾城脑袋之际,一道九色光罩凭空出现,挡住了张横双锏惊天动地的一击。

    轰!

    双锏打在了光罩之上,将光罩打的当场爆碎。

    倾城身子被余波震的凌空飘飞,头脑昏沉的发出一声惨叫,赤条条的屁股后面多出了三条尾巴,纺车一般转动,将她的身子托在半空,不曾落地。

    “公主!”

    “张横,你敢!”

    旁边十几名舞女见状大惊,同时转身撅臀,对准了张横,姿势撩人至极。

    张横大笑:“他妈的,你们这是要色诱老子么?一群横骨插心之辈,也配让老子动心……”

    噗噗噗!

    十几道黄黑相间的气体从这些舞女后臀处喷出,刹那间布满了方圆十几丈的虚空。

    “呕!”

    这些气息恶臭到了极点,张横虽然屏住呼吸,以罡气护体,但这臭味竟然无孔不入,连护体罡气都被浸染,瞬间变成护体臭气。

    即便是以张横这等平素杀猪屠狗不惧恶臭的汉子,此时也经受不住这股臭味的浸染,被熏的头昏脑涨,干呕声中,身子冲天而起,慌里慌张,一头扎进附近的水井里,在水井里使劲翻滚了好几圈,洗掉了一些臭味后,这才从井内跳出,一脸骇然:“厉害!厉害!”

    这一群妖怪本领稀松,根本不是张横的对手,但她们的放的屁当真威力惊人,臭不可当。

    连张横这等杀头都不怕的硬汉,此时也经受不住,不得不暂时避退。

    “他妈的,这就是一群骚狐狸和黄鼠狼啊!”

    张横手持双锏,身子浮空来到万花楼旁,此时这座青楼已然倒塌了一半,不少男女躺在废墟之内,鲜少有逃出之人。

    便是曲典和张横的几个护卫,也只是勉强从到倒塌的房屋内逃出,但也被妖怪的臭熏翻在地,脸都被熏黑了,哇哇狂吐,吐的撕心裂肺。

    旁边一些青楼内的宾客与妓女,全都躺在了废墟里,有的被砸死,有的被熏死,能喘气的,十不存一。

    所有人都是浑身黢黑,如在然石矿场里挖了几天燃石一般,连鼻子眼、耳朵眼里都是黑色细灰,散发出无边恶臭。

    之前的倾城与十几个舞女早已经消失不见。

    “大意了!”

    张横看到眼前景象,微微皱眉,被臭气熏的也想呕吐。

    他想了想,将随身龙珠掏出,扔在了半空,龙珠抛洒出道道白光,将整片废墟笼罩。

    片刻之后,被臭屁熏翻的男女,全都醒了过来,有那被熏死的,也缓缓活了过来,那受伤的依旧受伤,只是伤势好转了不少,不至于立时便死。

    张横心头烦闷之情在龙珠映照之下,也缓缓消失。

    “我若是一开始便将龙珠祭起,也不至于如此灰头土脸!”

    只是他与妖怪相斗,基本上都是赌神通,论手段,要么硬碰硬,如同与敖兴一般肉身相搏,要么便是斗法术,就如同与黑水大王一样,对赌神通。

    还从来没有遇到今日这般情形,十几个妖怪打不过自己,竟然以屁作为武器,实在是出乎意料。

    张横收起龙珠,叹了口气,看向爬起来的曲典和几个亲卫:“还好么?”

    曲典举起袖子擦了擦脸,心有余悸道:“大帅,千防万防,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今日竟差点死在狐妖的屁下。”

    几名亲卫也心有戚戚,又羞又恼,无论是谁,差点被妖怪的屁熏死,都不是一个值得回味的事情。

    “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一座楼,怎么说塌就塌了?”

    一名白衣中年男子从废墟中钻出,来到张横面前,一脸的惊疑不定:“张大帅,我在昏迷前,曾看到倾城小姐和她的舞伴全都变成了妖怪,撅屁股放屁,把我都熏晕了……”

    他犹豫了一下,似乎觉得自己问题有点古怪,但还是继续道:“这是真的吗?”

    张横道:“你说呢?”

    这中年男子便是之前装逼不成反被杀的何不干,他做事干练,心思灵透,在这万花楼内乃是众多打手的首领,与花魁白衣倾城也十分相熟,彼此兄妹相称。

    却没有想到今日会有如此变故,心中震撼可想而知。

    他有心怀疑自己之前所见都是假的,但内心却知道定然不假,可还是存了一丝渺茫的希望,想要从别人口中得到一点欺骗性的安慰,以暂时缓解太过震惊之情。

    曲典见他神不守舍,叹道:“何兄,自古人妖殊途,你若是与这些母妖精有什么牵扯的话,还须赶紧脱身,以免遭到血光之灾。”

    何不干双腿微微发颤,道:“真……她们真的是妖怪啊?”

    曲典道:“你不都看到了么?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何不干心头狂跳:“曲先生,你们现在要去作甚?可有小可效劳之处?”

    曲典看向张横。

    张横摇头道:“走吧,今日本想降妖除魔,斩杀这万花楼的妖精,却没想到大意之下,被她们给跑了,下次再想杀她们,可就难了。”

    他伸手召过自己的青戟,将青戟扛在肩头,向城外走去:“这万花楼都塌了,饭也吃不成了,妖怪也跑了,待着还有什么意思?走罢,及时赶路,天黑之前,应能回家。”

    他在丹碧城外遇到了张二河之后,就觉得这万花楼的花魁不简单,因此特意想要见识一下这白衣倾城的本事,若是妖怪,顺手打杀便是,若不是妖怪,那就只能由她。

    此时虽然揭露了倾城的真身,却也没有杀的死她,此次堪称是劳而无功,是张横生平少有失手之事,令他大为不爽。

    如今只想着赶紧返回四方城,总结一下经验教训,闭关修行,提升一下自己的实力。

    他说走就走,曲典等人自然不敢反驳,在后紧紧相随。

    何不干见他们说走就走,不带丝毫犹豫,惊道:“大帅,曲先生,你们这一走,这烂摊子谁来收拾?”

    没人理他。

    何不干暗中咒骂了几句,快步冲入废墟之中,从自己之前的房间里找出金银细软,又从别处翻出金银珠宝,装了一大袋子之后,向张横等人追去:“等等我!张大帅,兄弟我对您一向敬仰的很,如今想要弃暗投明,投奔明主,不知您可否收留一下?”

    张横扛着长戟大步如飞,对于何不干的请求懒得理会。

    反倒是曲典边走边笑道:“何兄,你是真心要加入我们民团,还是为了躲避妖怪?”

    何不干微微一愣,旋即道:“实不相瞒,兄弟跟楼子里的不少姑娘都有点亲密,彼此都坦诚相见过……实在是没有想到,她们都是妖怪,我想要投奔大帅,确实是想要借助大帅伟力,抵挡妖邪害命。”

    曲典笑道:“你能如此说,倒也不失为一条汉子。也好,你且跟着吧!”

    张横率领众人出城,与先前队伍汇合,一路疾驰,奔向四方城。

    到了天色稍晚,红日下坠之时,众人已经到了城外的清水河畔,四方城已然在望。

    “我前几日曾在这里打杀水族妖怪,当时事务繁忙,没来得及下水查探,今日凑巧,大家伙都在,且随我去河底走上一遭,看看这清水河下,到底还有什么东西没有。”

    众人来到清水河畔,张横取出龙珠,抛在半空,珠光将众人笼罩,随后率众跳入河内,吩咐道:“若是这河内还有妖怪,全都给我捉了,免得日后祸乱四方城,残害城内百姓。”

    与此同时,一名锦衣男子正从河底一座水府内心满意足的走出,一脸兴奋之色:“那杂种蛟果然没有骗我,这水府内真有几万两黄金,还有不少珠宝,啧啧,有这般多钱,便是再多娶几个婆娘,也尽够了!”

    他手持狼牙剑,嘴里哼着小曲,分开河水,向外走去。

    迎面正看到跳下水的张横等人。(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